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三十七章 我要生十个!

我的书架

第三十七章 我要生十个!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万兽秘境,风域,光明郡。

   呼……

   寻意持印倒退间,本是鼓圆的腮帮也渐渐瘪了下去。

   自那樱桃小嘴呼出的紫色怒焰威力极大,只是瞬间便将众人眼前那些鳍生双翼、身长斑纹的飞鱼群烤成了焦炭。

   花智脸色一变,挥手急道:“寻意小姐快停下!停下!”

   听到这话,寻意迷糊道:“花智,怎么了?”

   “山海经书曾言:流延飞鱼,诸界味最,你都烤烂了,那我们怎么吃?”花智引经据典,振振有词。

   砰!

   他刚说完,身形便不由地飞上了天空,随即头朝下插在了草地上。

   灵鸳看着正在‘拔葱’的花智,没好气言道:“瞧你那饿死鬼投胎的德性,本喵都没馋嘴,你这破食人花怎么好意思?唔……”

   她说着说着口水却是流了出来,身形一晃,飞扑向了那些受火势影响较小的流延飞鱼处。

   刚挣扎起来的花智瞧见这一幕,暗道卑鄙,随即火急火燎奔了过去。

   看着正宛如‘狗抢屎’般的两个活宝,寻意与温馨动作一致,皆是扶额轻叹。

   真丢人……

   与此同时,码域的连接通道前。

   熊鸿与桜照鳕正在试探。

   夫唱:“夫人抓紧!”

   妇随:“好的夫君!”

   熊鸿深作呼吸,一手牢牢抓住桜照鳕的纤手,一手缓缓触向那粼粼似水面的光圈。

   两人身形逐渐透过‘水面’,消失不见。

   画面一转。

   他们出现在了与以往的不同的世界中。

   风再也不似刀,也没有遮天蔽日的乌云,湛蓝的天空清晰可见,不时还可以瞧见有鸟兽飞过,它们眼中毫无戾气,一片祥和。

   山水在云雾缭绕若隐若现,树景葱郁得如梦幻的画卷般。

   熊鸿与桜照鳕迎着明媚的骄阳,眼睛微眯、神色恍惚地欣赏着这个曾幻想过无数次的世界。

   许久,脑子空白的两人终于缓过神,面面相觑片刻后相拥在一起。

   “夫人,这不是梦,我们真的出来了!”

   “嗯……”

   轰隆隆!

   正当两人浓情蜜意时,远处忽然传出一阵巨响。

   寻声望去。

   只见方才静谧缥缈的云雾似乎受到某种力量的波及,正翻滚激荡,逐渐显露出一个润薄如气泡的大阵。

   ‘气泡’中充盈着疯狂涌动的鲜红,正不断扩大外张。

   啪!

   随着一声脆响,不堪重负的‘气泡’胀裂成无数零碎薄片,依着鲜红的背景纷纷而落,好似一阵血雨。

   这番变故顿时让熊鸿与桜照鳕刚放松不久的心又警惕起来。

   “看来身处何界之中,世道似乎都不太平,夫人,我们还是得小心些。”

   熊鸿边细心捋着桜照鳕鬓前的发丝,边对她喃喃嘱语。

   “嗯。”依在熊鸿怀里的桜照鳕闻言轻嗯,随即便把心思重新扑在了自己的观想中。

   好温暖……

   那以后生几个孩子呢?三个?四个?

   嗯……叫什么名字好呢?熊大熊二?

   唔……不好听。

   熊霸、熊铁蛋?

   ……

   “夫人?夫人?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?”

   熊鸿喊了几声,仍是没听到回答后不禁有些纳闷,低头一看,却只见怀中的桜照鳕闭着眼,面容恬静,似是睡着了。

   他哭笑不得。

   少顷,熊鸿却是听到桜照鳕讲话了。

   “我要生十个!啊不是,夫君你刚才说什么?”

   熊鸿大有深意地望着脸色通红的桜照鳕,忍俊不禁道;“生二十个都没问题。”

   桜照鳕听到这话,小鹿乱撞间脸色更红,白了熊鸿一眼,又锤了一下他的胸口,娇嗔道:“讨厌,懒得理你!”

   说罢她挣脱熊鸿的怀抱,转过身去。

   也就在这时,方才那发生变故的地方忽然飞出一个模糊物事,朝着两人冲来。

   “夫人小心!”

   这话刚落,熊鸿便闪到了桜照鳕左侧,灵力奔流间抬手划下一道透明屏障,眉间隐见铜色一张一翕。

   那物事速度极快,才是眨眼间便‘咣’地一声撞在了屏障上,滑落时还在透明的屏障画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。

   那是一个面目惊恐,七窍流血的干枯人头,还可以感觉到其中迅速流逝的仙人气韵。

   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快走!”

   熊鸿说话间拉起桜照鳕的手,单手横在胸前作出剑指,沉喝道:“遁!”

   也就在此时,一道忽高忽低的难听声音落到了两人耳中——“无我法相,真龙结界!”

   随着如牛叫的阵阵龙吟响起,便只见本应遁去的熊鸿与桜照鳕像是无头苍蝇般,在方圆十几丈的空间内上蹿下跳,却始终无法逃离出这虽虚其实的‘规矩’之外。

   远处的血雾中忽然炸起两道模糊的影子。

   随着延伸此地的道道残影开始井然有序湮灭,便只见驼背老人和一个血球,出现在熊鸿与桜照鳕头顶之上。

   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们。

   驼背老人旁边,那散出刺鼻腥味的硕大血球钻出一个小脑袋,雀跃道:“爷爷,两个成仙的妖兽哎,我们捡到宝了!”

   “外世人迹中游荡的仙兽可不多见,要么苟且偷生做了某宗门的看门狗、附属,要么是逞着铮铮铁骨成了飞灰;

   瞧这两只仙兽境界不稳,似乎是刚晋升不久,而且气质带着凶厉,跟其他大有不同,定是从秘境中跑出来的,小美,你又有口福了。”

   驼背老人负手于后,言语不急不缓。

   他身上丁尘不沾,丝毫不像一个刚从修罗场出来的人。

   结界内的熊鸿与性照鳕如坠冰窟。

   不是因为驼背老人看透了他们的出身,而是因为似乎是爷孙关系的两人那毫不掩饰、汹涌如渊般深不可测的波动。

   灵识才稍稍触及,竟是生出了‘他为浩瀚天,我为微蜉蝣’的恐怖观想。

   若是仙人与凡人之间有这种想法,那定然正常,但……他们可是已经越过枷锁,超脱成仙的兽啊!

   如何不让人、哦不,兽悚然?

   熊鸿前阵勉强修复的道心,此时又开始摇摇欲坠。

   啪!

   那纤手又落在了他的脸上,似曾相识。

   熊鸿恍惚着望去。

   一张满是坚毅的娇颜近在咫尺。

   眸子如同璀璨星辰般,正透着无尽的能量,渐渐把他指引到正确的地方。

   “夫君,一叶障目难见大道,世事当如是,既然已是黑夜,我们更要努力争渡黎明。”

   “夫人……”

   ……

   红衣女童好奇地看着下方那两只相拥在一起的妖兽,伸出雀舌舔了一下血球,含糊不清问道:“爷爷,这两只是不是天气门跑出来的妖兽?还有,他们在做什么呀?”

   驼背老人望了眼远处那尘埃落定的残垣断壁,沉思片刻。

   回道:“有这个可能,方才你也见到了,人与妖共处的天气门竟然见不着妖兽,或许,是知晓了风声逃了出来,毕竟它们对危机有着天生独到的先见,只是……”

   “只是什么?爷爷你快说啊,真是急死个人了!”

   瞧见爷爷又在做思索状,红衣女童顿时有些不满,耸动着小身子一阵撒娇。

   “也没什么,就是有些遗憾天气门人与妖之间的难以为继的关系,妖跑了,却没有通知人,实在是冷血,唉……”

   驼背老人虽是惋惜嗟叹,可是不见他露出半点怜悯,就像是……不能一锅端的不满足。

   红衣女童似懂非懂点了点头,心道爷爷自从跟那个肥胖青年打过交道后,谈吐就变得高深莫测起来。

   这难道就是皇上所说的近墨者黑?

   果然好高大上的说!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昊圣宗满目疮痍的废墟中,仍有一处稍显完整的地方,上面躺着这个门派唯一的活人。

   在那对爷孙走后不久,这昏迷的活人手指忽然动了动。

   “啊……”

   卫方艰难直起上身,迷迷糊糊愣一会,随即打了个激灵。

   要是门主知道自己昏迷这事,指不定以为是自己偷懒!

   心念至此,卫方慌忙起身,刚回头,那如惨烈战场的画面便清晰地落在他眼中。

   卫方张着嘴想说些什么,却如鲠在喉,仍是不死心地揉了揉尚显惺忪的眼睛,再看过去,眼前景象还是没变,他这才后知后觉地瘫倒在地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 四肢绵软无力的卫方在地上与恐惧挣扎半晌,用尽全身力量挤出了一句话语:

   “这究竟……是……怎么回事……”

   没有人回答他。

   宗门的残垣断壁上,宛如饿殍般的干尸一茬接一茬散落在各处,不断地冲击着卫方的心神。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天气门,议事厅。

   京蝴因为丈夫进了秘境,而不得不执掌门中事务。

   她仔细听了北面连绵不断的闷响许久,向众长老问道:“你们怎么看?”

   话语刚落,在场紧急召集的六位长老中,出列了一个身高八尺、面如冠玉的中年人,朝京蝴拱手作揖。

   “禀夫人,依着方才的灵力波动,约莫玄仙,或者更上一层的净仙,还只是保守估计。”

   “保守估计?”京蝴不免一愣,随即重板脸色。

   中年人还未说话,一个身形矮小,神采奕奕的老者抢先接道:“禀夫人,卞狄师兄说的没错,能轻松施展出如此惊人的法能,起码玄仙往上,不确定那个仙人是否保留实力,或许天仙或者大罗都不一定。”

   听到这话,京蝴极力抑制情绪,朝其余四人问道:“对此你们可有何异议?”

  随后四声“附议”先后响起。

   就在这时,北面传来的声响戛然而止。

   众人惊疑不定。

   “舒长老务必警惕,说不定他已经朝我们这里过来了。”

   京蝴稍加思索,便下达了指令。

   “是!”

   身形矮小的老者拱了拱手,随即盘坐下来,闭起眼睛。

   一股强大且隐蔽的仙人灵识,悄然向北面延伸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