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三十八章 买卖

我的书架

第三十八章 买卖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如果把王位比作茅坑,那王则是上茅坑的人。

   无论他是选择一泻千里,还是拉裤裆里,又抑或占着茅坑不拉屎,横竖全凭意愿。

   除却一些实力强横的猛士可以把锁紧的门拉开,雀占鸠坑外,其他排队的人全得老老实实等着。

   还有两种情况,一:旧王主动出来;二:发生不可逆的情况,稀里糊涂掉茅坑里死了。

  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,后继的队伍将会进行取缔。

   而万兽秘境现在很不凑巧,上述的因素全部具备,于是,新的五域王诞生了。

   琅域,某灯火通明的地宫内。

   正中那用百兽骨搭成的椅子上,坐着此域的新王,龙冥。

   他着一件开襟的黑红色短衫,领子立得很高,几乎到了耳尖。

   下面是一条不知何种兽皮制成的分叉式的黑色裤子,脚下没有穿鞋子,露出非常大、类似鸟脚的脚板。

   头部最为明显的特征,是两只从眉心开始,沿着耳上两边弯飞到后脑勺处的冷硬长角。

   其下那张刚毅人面的鼻子高且大,眼睛狭长,宽阔的嘴巴正勾着一抹上扬得非常夸张的弧度。

   那跟辣椒水泡过的手爪正握着一只细长脚的透明杯子,轻轻摇晃。

   龙冥轻抿了一口杯中绿水,问道:“如何了?”

  跪在地上的妖兽听到这话赶忙回道:“回禀王上,已经找出他们新的所在位置。”

  “去,不留活口。”

   “是!”

   风域某棵巨树上的华美宫殿中,也在进行着类似的一幕。

   “回禀王上,全死了。”

   本来半躺在铺满绒绒皮毛王椅上的女子听到属下报告,不禁坐直身子问道:“先锋全死了?”

   自她双眼下,一条黑色的纹路从鼻翼延伸而下,汇聚在下巴。

   “派遣增援。”

   “是!”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某地。

   温言正朝着那条有些弯曲的通道极速穿梭。

   过了半晌,他渐渐发觉有些不对。

   无论自己以何种速度飞行,竟看不见左丘菊的背影,而且最为诡异的是飞了这么久,居然看不见尽头。

   鬼打墙?抑或是迷宫?

   这都不是什么好消息……

   正当温言想停下暂做忖量时,却看见忽然出现的拐角开始明亮起来。

   出口?

   正当温言惊疑不定时那面墙上突然闪过一个影子,照其体型来看,似乎是属于左丘菊的。

   “前辈!”温言叫了一声,随即向前飞去。

   随着豁然开朗后,一个与之前那个房间几乎一模一样构造的房间便呈现在他眼中。

   只是相比于前者的四通八达,这个房间只有来时的通道,显得极其单一,但也就是这么个屁大的地方,竟还是看不见左丘菊的人影。

   她仿佛是人间蒸发一般,消失在这个有些封闭的空间里。

   “前辈!你在吗?说句话好吗?……不要生气了!……喂!”温言双手作喇叭状,朝着四周不断呼喊。

   听不到回音,就像左丘菊并没有来过。

   抹了把止不住的冷汗,温言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,思考此事的种种可能性。

   照目前这个情况,左丘菊定是遭遇了某种诡异难言的状况,这才导致她莫名消失在这个房间中。

   又或者……

   温言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。

   可自己明明很清楚地看见她就是朝这走的,且这条通道的构造没有分叉,绝无可能出现选错岔口致使迷路或者跟丢的现象。

   这到底……

   于是温言便想等后面的一本是道刀追上来后一起商讨,但等了半天也没看见它的影子。

   “……”温言有些无语。

   这下不仅是人,连刀也不见了?!

   就在温言怀疑是不是自己迷路时,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瞄到了房间中一条非常不起眼的缝隙。

   这缝隙连两寸都不足,顶多可以伸进一条伸直手板的手臂,且还是侧着手臂的情况下才能做到,但他心底却不可遏制地生出——‘前辈会不会钻进里面了?’的想法……

   无论温言怎么摇头晃脑,这个想法就像扎根般经久不散,鬼使神差地,他走到那个缝隙前用肩头一挤,但与想象中被卡住的情景不同的是……

   竟然钻了进去!

   周围传来的柔软感让温言微微一愣,随即只觉天旋地转。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昊圣宗的废墟中。

   一个身材肥胖的青年正朝着那座硕大的坟堆郑重其事地跪拜着。

   三拜九叩后卫方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衫,攥紧拳头平静道:“列位同门,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。”

   说罢他瞥了一眼远处打得正欢的三道身影,随后便朝着北面飞去。

   也就在这时,一道难辨位置的话语飘进了卫方耳朵里。“年轻人,想报仇是好事,但以你的本事可是难以做到哦。”

   “谁?”卫方赶忙拉开架势,灵识警惕地向周围四散铺盖而去,但却没有察觉到任何的生命波动,仿佛方才只是一厢情愿的错觉。

   他松了一口气,正欲重展身形,耳畔竟又听到了那苍老嗓音所说的话语:“别那么紧张,我呢,并无恶意,只想跟你做笔你最擅长的买卖。”

   “买卖?”卫方一愣,随即拱了拱手,“敢问前辈何许人也?”

   “我?哈哈,不足道也,实在不足道也。”

   卫方听着那龟缩某处的人拐着弯故弄玄虚,不禁来气,冷哼道:“你找别人去吧!我没空陪你装十三!”

   他说完便冲上天空。

   那苍老嗓音急道:“哎哎哎,万事好商量!”

   卫方懒得鸟他,速度全开一路向北,还没飞远,一张极其猥琐、邋遢的面容忽然出现在他面前。

   接着便听那人埋怨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浮躁,弄得我生意都不好做了。”

   眼看自己的肥脸就要跟那猥琐面容亲密接触,卫方赶忙刹住身形,随后又与那人拉开一段距离。

   有些破烂的道袍,一柄没几条毛的拂尘,头上的道冠歪歪扭扭,根本束不住那有些成茬成辫的白发,眉毛与胡须很长,依稀可见上面的污迹。

   “……”卫方有些无语,心道就你这穷样还想做生意,做梦吧!

   邋遢老道似乎读懂了他的心思,黝黑猥琐的面容荡出一抹自以为仙风道骨的笑意,温声道:“山不在高有仙则灵,水不在深有龙则灵,年轻人,你的眼光很世俗啊。”

   卫方没好气道:“少说屁话,我赌你口袋里连一枚灵元宝都没有!”

   “谁告诉你我没有?”邋遢老道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卫方,随后在怀中摸索一阵,拿出一个黑不溜秋的物事。“噹噹噹!这不就是?”

   “……”卫方看着那枚似乎是从老道身上搓出的泥丸,原以为他是隐藏高人的想法逐渐破灭。

   这人是修仙修疯了!

   卫方拱了拱手,“你可拉倒吧,告辞!”

   邋遢老道赶忙拉住他,“哎哎哎,年轻人不要急躁嘛,就算是万丈波澜都需要前奏不是?你且看来。”

   “别耽误小爷行程!我……”卫方正欲挣脱,却看见老道手上忽闪光芒,随后只见那泥丸竟变成了一枚充满灵韵的灵元宝!

   他惊骇道:“点……点泥成金??”

   “不错。”邋遢道人抚了抚有些逆手的胡须,很满意卫方的反应。

   卫方双腿一软虚跪在空中,随即他的身形划出道优美的弧线,抱住了邋遢老道的大腿。

   “大佬!”

   ……

   未久。

   几道身影悄落此处。

   京蝴皱着眉头看了眼残垣断壁与那座极为显眼的坟堆,转身朝那个身形矮小的长老问道:“舒长老,你不是说还有一个活口?”

   舒长安也皱起了眉头,疑惑道:“奇怪,刚才还在的……”

   后方的卞狄上前拱了拱手,仍是不死心道:“夫人!”

   “何事?如果还是叫我回去,那就免了。”京蝴头也不回地说道。

   卞狄苦笑一声,随即便不再劝说了。

   与此同时。

   距离这里不远处的天上。

   随着红衣女童伸出的白嫩食指不时摇晃,便只见熊鸿与桜照鳕身形缥缈如烟,在真龙结界中起起落落。

  脱离战场的驼背老人神情恍惚,心思明显不在这里,少顷,他忽然咧嘴笑了起来。“小美,你慢慢玩,爷爷我去会会下面那几个人。”

  “哦!”红衣女童含糊不清地应了声,随即咽下。

   包裹她的血球,越来越小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