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三十九章 天上掉下个小美人

我的书架

第三十九章 天上掉下个小美人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万兽秘境,某地。

   一个苍发如雪的老者正在小茅屋后面的菜地耕作。

   他用有些破烂的铲子一刨一填,略微思索,不放心地踩上几脚,这才满意地拍了拍手。

   白发老者象征性抹了抹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,叹道: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,当真妙哉。”

   顿了顿,他接着喃喃道:“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母的都孵不出,嘴里都快淡出真鸟了……要是天上掉下个美人儿,那该多好……”

   这话刚落,只见白发老者后面的绿色虚空泛起细微涟漪,紧接着落下一个女子。

   砰!

   女子身形一动不动跌落在地,似乎此前就已经昏迷。

   白发老者转身看去,不禁大喜过望,心道这肯定是上苍听到自己没日没夜无数次的夙求后,终于舍得垂怜自己!

   他喉咙动了动,随后舌头呲溜着嘴唇,搓着手,两条腿像是蛤蟆开胯般蹦跳向那个不省人事的女子,“美人~~老夫来也!”

   白发老者一溜烟跑到女子近前,啧啧奇道:“蓝色头发?莫不是北冥出身?看来老夫时运虽然稍显不佳,但福缘倒是很深厚啊!”

   紧接着他拿起女子的右臂,褪去柔绸大袖,赫然可见白皙手臂上那形似奔狼的蓝色图案,正中微不可见的小痣隐隐透着霞光。

   “居然……还是完璧……”白发老者激动得身躯颤震,言语都有些不利索。

   他细细抚摸女子柔弱无骨的纤手,看着那隐有痛苦之色的娇颜得意道:“小美人,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夫君了!”

   “唔……”白发老者嘟起嘴唇,不断向那张樱桃小嘴靠近。

   也就在这时,方才落下女子的绿色虚空蓦地透出一个屁股,随后以迅雷之势不偏不倚坐压在白发老者身上。

   “哎哟……哎哟……”陷地几寸有余的白发老者不断扭动身躯,阵阵痛苦的呻吟接连响起。

   对此浑然不觉的温言正仰望着绿色天幕发怔。

   这到底是哪里?

   白发老者眼看自己挣脱不出那似有千斤重的屁股,不禁大为恼怒,“你这猪做的小伙,起来!快起来!压得老人家我好痛!”

  有人在说话?

   听到这话,严重出神的温言不禁纳闷,随后手作喇叭状朝前方空旷景象大喊道:“喂!前辈,是你吗?”

  白发老者闻言顿时七窍生烟,大骂道:“我是你大爷!别他鸟的装聋!”

  “咦?”

   温言似有察觉般看了眼身下,故作疑惑道:“老人家,你莫不是怕我砸伤,故意躺在我身下让我以作缓冲?”

  “滚你大爷的!撒手!不是,撒屁股!”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琅域,焦恩郡。

   夜已深。

   月色浓。

   浩荡如黑潮的镇煞军正在奔袭。

   漫漫尘烟四起,八千血眸如炬,肃冷得犹如地狱阴兵。

   无论翻山,越岭,过河,渡江,征途皆是笔直。

   未久,震天动地的脚步声戛然停顿。

   咻!

   一面大旗划出不紧不慢的弧线,插在了扶南阳与丈二面前不远处。

   ‘镇煞’二字随风猎猎作动。

   紧接着军前将士拔出鞘中黑刀,蓦地定指两人。

   “杀!”

   随后只见八千镇煞军化作道道洪流,或是奔向天上,或是散作三翼阵,或是遁入大地中。

   无孔不入。

   “梵沉天地!”

   怒喝声中火光冲天而起,膨胀成仿佛顶天立地般的巨大火球。

   纵使身处扭曲的炽烈火浪中,镇煞军却是不闪不避,神色自若。

   丈二无往不利的法式,陷入了式微之境。

   但他木讷的脸对比镇煞军的毫无波澜,也是不遑多让,那摊向两旁的手心忽如漩涡,恐怖的气机撕裂虚空,碎石如暴雨,从四面八方吸纳出一团宛如星云般的能量。

   绚丽的星云涌动起伏,轻轻盖落在镇煞军井然有序的阵型上。

   呲呲呲……

   不吃此前火势的镇煞军,现在竟是兽马仰翻,身上突兀出现的焦黑不可遏制地蔓延开来,逐渐湮灭皮肉,露出那有些泛黄的骨头。

   八千之数只剩七千。

   玎玲!

   一声仿佛是玉石碰撞般的清脆声响蓦地响彻这方天地。

   随后只见那些不过五尺多高,人形虎尾的镇煞军军士甲胄猛然开裂,紧接着瘦小的身板疯狂变大、拔地而起。

   才是眨眼间,竟变成了一尊尊身高四十多丈的巨人。

   饶是扶南阳阅历惊人,看见这些身形遮天蔽日的巨人也不禁愣住片刻,喃喃道:“这已经脱离人的范畴,变成巨灵种了吧……这秘境到底怎么回事,新品种的猛兽四起啊……”

   不过他虽愣却不惊,转身朝那个高大男子快速说道:“敢长这么高,打断它们的腿!如若不凑效,着重攻击腹部妖丹!”

   在那些巨人已经抡拳砸下时,丈二却是不慌不忙地对门主拱了拱手,“弟子领命!”

   噹!

   随着丈二一扬手,便只见那些巨人的攻势顿时挡在了五丈高的空中,接着他把手板往上猛然一掀,巨人们竟是纷纷翻飞倒去。

   趁这个空档,丈二身形模糊片刻,闪出十道分身,朝着四周奔袭而去。

   分身贴地而飞,顷刻间到了那些还没缓过身形的巨人脚底处,随后道道速度极快、似刀光剑影般的华芒沿着粗糙脚板螺旋而上。

   一时间遭殃的巨人皮开肉绽,血光四溅。

   惨象此起彼伏,分身却仍是不肯罢休,挟着耀眼的澜光朝着巨人腹部妖丹处狠狠捅去。

   紧观战场的扶南阳见状大感欣慰,心道丈二的榆木脑袋总算是开窍了一回。

   也就在这时,昏暗的巨大阴影忽然笼罩两人。

   呼!

   风声炸耳。

   扶南阳赶忙闪避而去。

   轰!

   伫立原地的丈二以扛鼎之姿,竟是接下了那轻易可开山的数只硕大拳头。

   “喝!”

   “吼!”

   看着正以力量与巨人们‘掰手腕’的丈二,扶南阳不禁扶额,“得,又变回原样了,算了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   说罢他手腕轻抖,接下从袖中透落的细剑。

   细剑剑身湛蓝,透着宛如光照水般的波光,灰色护手镶嵌着一颗似蓝色竖瞳猫眼的玉宝。

   整把剑流光溢彩,美轮美奂。

   除却好看的模样外,它还有个好听的名字。

   名曰:照粼。

   扶南阳接下照粼后,气质相较之前有些道不明的变化,特别是眼神,显得格外清澈。

   他从上至下轻抚照粼,细细感知它的冰凉体感,似跟爱人打着商量道:“老伙计,且让这些不知所谓的爬虫,见识一下你的威能可好?”

   剑如通灵,柔光弥漫。

   扶南阳大喜过望,伸直照粼就往就近的巨人堆里冲,身形如酩酊大醉,摇摇晃晃,也不知是人随剑,还是剑随人。

   “慢点慢点,让开!”

   正在与诸多巨人拼力的丈二一看这阵仗,使灵力推开敌手后消失在原地。

   “海依*化涛”

   话语落,照粼剑身波光更甚。

   隆隆隆……

   小小的照粼剑中,竟是泛起一阵似是怒潮般的声响,紧接着它剑身狂颤,消失不见。

   这水声大,雨点也不见一点的古怪现象,致使原先警惕的巨人军团不禁觉得有些被耍、和就这?的感慨。

   不过它们是经常厮杀边境的铁血军士,早已见惯各种阴诡法式,很明白越是看似美丽缥缈,或是看不透的东西,越是危险,短暂的感慨过后,则是更为小心。

   且不论是有诈,还是哑火,都不能延误千金一刻的进攻战机,因为……

   倍化秘术快要到时了,接踵而来的副作用很严重。

   全体巨人忽然高举双手,作托天之势。

   静谧的长空忽有光芒闪烁,接着光芒急速壮大。

   顷刻间,一轮巨大的浩瀚元气球代替天上的四方月,照应着这方圆几千丈的黑色大地。

   隆隆隆……

   就在‘新月’刚诞生时,姗姗来迟的百丈多浪潮终于从四面八方收拢而来。

   皎洁的‘月色’中,浪潮那晶莹淡蓝的水色显得秀丽异常,粼粼波光忽闪忽明,有些诗情画意。

   瞧见浪潮,巨人们便再也不顾丈二分身的骚扰,秉持着先下手为强的想法齐齐向下挥手。

   元气球骤然发出类似旋风的嗡鸣,泰山压顶般急速落下。

   丈二身形掠起,竟是迎了上去。

   原来那些散落各处的分身,正如同燕归巢般向他身体里飞钻而去。

   他要使用全力。

   扶南阳看见此景一甩袖子,骂道:“丈二,你没看到我的法式已经来了吗?”

   “太磨蹭。”

   听到这话扶南阳更为生气,“你是不是真的看不起你师父我?回去自己去禁地受罚!”

   “回去再说。”

   扶南阳没了脾气,兀自扶额。

   不过他也明白,就自己那看似唬人的法式,确实徒有其表,若是真的对上那光球,难挡其威。

   罢了罢了,权当给丈二辅助。

   心念至此,扶南阳站起身来,紧盯着准备上演的好戏。

   此时,丈二‘瘦弱’的身形已经撞上那颗几乎是镇煞军倾巢而出的巨大元气球。

   明明没有发出任何碰撞的声响,遮天蔽地的元气球却跟泄了气般越来越小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