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四十一章 众长老的隐晦之事

我的书架

第四十一章 众长老的隐晦之事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昊圣宗废墟以北两里外,是参天的古林。

   风吹呼呼,摇枝如浪。

   某棵树上。

   一邋遢老道,一肥胖青年讨价还价半天,终于谈妥前事。

   但对于卫青而言,仍有后事并未落定。

   “年轻人,你要这把金枪,还是银枪?”

   邋遢老道抚须微笑。

   他面前,悬浮着两件颜色迥异的长物事。

   听到这话,卫青眉心的肥肉顿时纠结成一座小山,有些怔然的目光在两把长枪间来回游荡,却始终不敢妄下抉择。

   生怕他后悔的邋遢老道赶忙游说道:“想清楚,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!”

   也不知是不是邋遢老道言语所致,卫青迷茫的眼神忽然变得清明,问道:“金银两枪谁的威力更大”

   “行家!”邋遢老道挑眉咧嘴,朝卫青竖了个大拇指,“算起来,金枪更霸道一些。”

   卫青眼睛一亮,欣喜道:“那我就要这个!”

   邋遢老道表情古怪,若有所指,“你可想好了?”

  卫青一愣,疑惑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银的反而强些?”

   邋遢老道伸出破袖中的糙手,轻轻摇晃食指,“非也非也,常言道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因果报应也屡试不爽。”

   卫青点点头,大抵明白了老道的意思。

   此事因果的大小,取决于此。

   他走上前将金色长枪拿在手中,抛掂其量,“如何使用?有无忌讳?”

   邋遢老道摇了摇头,言道:“没有,你平时如何,那便是如何。”

   “明白了。”卫青小心翼翼地举枪过头顶,生怕折断这得来不易的物事。

   金枪与料想中的万钧重并不搭边,反而有些轻飘飘,就跟一根枯芦杆差不多,很难跟老道描述的什么‘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’的威能联想起来。

   微颤的枪头又在两处战场摇摆不定。

   昊圣宗废墟,和西南上空。

   到底……杀谁?

   也就在这时,卫青瞧见西南上空忽然流光四溢,华丽丽得宛如群星陨落。

   鬼使神差地,他将金枪狠扔了过去。

   咻!

   微弱的破空声中金枪渐飞渐远,直至销声匿迹……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秘境某地。

   有些焉了神的温言仍不死心,问道:“真不是?”

   早被问得不耐烦的白发老者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道:“骗你是旺财!”

   语出如冰水,把温言心底的熊熊幻想之火浇灭。

   简陋的小屋内,一老一少大眼瞪小眼,无言以对。

   ……

   从进入这个似乎独立在秘境某处的地方,瞧见这个白发老者起,温言不免萌生出——‘隐居着高人之宝地’的魔幻憧憬。

   因为……

   这跟某些小说轶志中描述的奇遇场景太像了!

   按照里面的剧情发展,主人公无不是因此而获得了泼天的机缘,致使境界暴涨,神功大成,出世便是无敌。

   既然有了前车惯例,且自己现在也算是主角,那是不是……

   于是乎。

   温言跟白发老者扯东扯西,殷切地打探着此地的情报。

   俗话说梦想虽丰,现实却是很骨感……

   “宝地?不毛之地!”

   “隐居仙人?小子你想多了!”

   “掉落悬崖就能获得遗留的秘籍?进山洞就能遇到高人?照你这么说,意外死亡是不是可以穿越时空?”

   白发老者这连环的反问噎得温言如同吃了死鱼,却又吐不出来。

   我去……

   小说竟果然都是骗人的!

   温言恍惚片刻终于冷静下来,正欲说话,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虚弱的低哼。

   “前辈,你醒了?”

   储物法宝闪烁的阵阵华光中,左丘菊身影从小到大,不偏不倚落在温言怀里。

   蓝发如海浪,娇颜似天仙,配上尤其婀娜的身段,却是极为端正的红颜祸水。

   一旁,白发老者喉咙蠕动,禁不住吞了口口水。

   砰!

   “啊~~~”

   他从小屋的窗口飞了出去。

   少顷,阵阵囊括各种辈分的骂声从外面传来。

   温言怀中那意识混沌的左丘菊对此毫不知情,兀自抚额,愁眉苦脸。

   随着重影的视野渐渐清晰,与之前青铜房间大有不同的小屋面貌尽收眼底。

  她禁不住疑惑道:“这里是哪里?”

   也就在这时,一阵男子气息突然钻进了左丘菊的鼻子里。

   有些熟悉……到底是谁?

   一时间,她却是想不起来正主是谁。

   嗯?后背和肚子怎么越来越热?

   莫非是……

   恰此时,粗重的温热鼻息吹袭而下,蓬松的蓝发轻轻颤动。

   左丘菊猛然抬头,顿时瞧见一张正在嬉皮笑脸的俊秀面容,不免愣住片刻,似有觉悟,低头看了一眼……

   温不大的恶手正环在自己腰肢上!

   此情此景,她水灵眸子却是越睁越大。

   “啊!你这色魔!”

   “咳咳!前辈!你听我说,这是一个偶然的事故,你也知道,我是个正经人!”

   “去死!”

   一阵兵零乓啷的响声后,这间小屋轰然倒塌。

   瞧见陪伴自己多年的老伙计遭了殃,远在十丈外的白发老者顿时吹胡子瞪眼,唉声叹气,不过看见温言上蹿下跳的狼狈模样后,却是笑出声来。

   小子,手段有些拙劣啊……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昊圣宗废墟。

   八道身影错落无序,起起伏伏。

   无论是缩进阵眼,亦或是四散而开,始终保持着莲花阵型。

   以‘单对单有一手’闻名小满洲的天气门长老们,面对独独一人却合阵对待,说出去恐怕没人敢信。

   虽被众敌团团围住,驼背老人却怡然不惧,只是闪电般几个抬手,自那玄阵扑面而来的恐怖气机便散成云烟。

   如此斗了几个来回,竟都是单枪匹马的驼背老人占据优势。

   不太对!

   六长老无离投有些发白的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

   平时里能发挥十成十威能的莲心妙阵,此时竟是只有半数……

   心思缜密的他思来想去,得出了一个结论——

   临阵加入的夫人拖后腿了!

   话说夫人是一片好心,但……

   “咳!”

   无离投假意咳嗽一声,朝卞狄使了个眼色。

   意思是你是大长老,这事你来办!

   卞狄顿时察觉老六那沉重的意愿传来,不禁苦笑,再望了眼为了跟上他们步伐,异常认真去维持灵力输出的夫人,苦笑更浓。

   起先不让夫人跟来,他当然自有道理。

   不仅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,也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。

   因为,夫人的境界实在太低了……

   她一个位居三花境的修士对于此番仙人之战来说,确实毫无裨益,甚至形同累卵。

   以至于他们六人为了顾全夫人,不得不分些心思去保护她。

   而且为了做到心、灵同步,他们这几个境界高的人,反而成了迎合者……

   于是……

   此时的莲心妙阵有些屈才。

   少顷。

   瞧见对面那六个仙人互相交流着诡异的眼色,驼背老人不免有些疑惑。

   难道他们要发大招了?

   呵!

   驼背老人手势如雾,恰出一个雷诀。

   霎时间,此地乌云盖顶。

   “雷令,赦!”

   这话一落,乌云中透出许多白得刺眼的粗壮雷蛇,轰然而下。

   隆隆隆!

   莲心法阵衍生的淡青护罩摇摇晃晃,似要承受不住。

   瞧见此景,脸色潮红的京蝴慷概激昂说道:“众长老,且随我迎敌!”

   忽然。

   一道细微的闪电透出护罩打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 “啊!”

   京蝴远远飞了出去。

   与此同时,莲心法阵蓦地绽放出摄人心魄的霞光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