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四十二章 大风起兮坟飞扬

我的书架

第四十二章 大风起兮坟飞扬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万兽秘境,风域光明郡,四角麋鹿领地。

   夜色中,一道唯美的倩影在妖兽丛中翻飞曼舞,道道妳留的黑色残影似是花瓣般涣散、飘零。

   随着无处不在的残影幻作花雨落下,来势汹汹的妖兽们便如同狂风吹麦浪般成片成片倒去。

   寻意的仙人之威恰逢其会,表露无疑。

   等她击溃不知多少波奔袭而来的怪兽后,它们终于低下嗜血与毫不畏惧的头颅,陆陆续续往后方狂逃而去。

   虽然仍是成群结队,却跌跌撞撞,已然没了刚来时的井然有序。

   寻意静望妖兽军远去的身影片刻,捋了捋鬓角那被风儿吹乱的发丝,转身飞落。

   也就在此时,她那独对千军仍淡然的娇颜却是浮起了怒色。

   少顷。

   寻意手上那从灵鸳借来的直性鞭欲落未落,神情凌乱。

   温馨与花智跪坐在她身前,正如做错事的孩子般耸拉着脑袋,各自腹部那握紧的手中不时传出悦耳的声音……

   花智转头偷瞄了公主一眼,双手举过头顶自告奋勇道:“这件事都是我一时冲动,跟殿下毫无关系!绝对没有!”

   与此同时,温馨握紧的双手蓦地竖起大拇指,对花智护主的行为悄悄点赞。

   听花智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辩解,饶是寻意也嘴角泛乐,若有所指道:“秘境中危机四伏,任何一缕看似不起眼的苗头,说不定都会致我们于死地。”

   一旁,灵鸳含糊不清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,你这自顾游玩的食人花一点也不懂得审时度势!”

   花智闻言翻了个白眼,纠正道:“这位小姐,我是食灵!不是食人!”

   灵鸳脑袋微歪,故作疑问道:“有区别?!”

   “你……”

   “好啦好啦。”瞧见两人又有吵架之势,寻意赶忙打断两人,随即默念清心咒,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。

   复而叹息道:“正如我方才所说,此地危险无处不在,希望你们不要做些无意义的事情,不然就算我是仙人,也带不动你们……”

   这话说完,她威严的眸光从在场的三个活宝一一扫过。

   忽然。

   “呱!”

   一只背生兔子图案的白蛙,从花智松开的手中蹦跳而出。

   解决一个,寻意又把目光定格在温馨身上,螓首微抬,“无忧小姐,嗯?”

   “知,知道了……”温馨嘟了嘟粉嫩的薄唇,扭扭捏捏半刻,这才不情不愿把手松开。

   她的双眼随着白蛙一蹦一跳,逐渐失去光亮。

   温馨这恋恋不舍目送白蛙的痴样,看得寻意兀自扶额,感慨万分。

   平日里多么正经的人啊,居然对这些奇形怪状的怪物情有独钟……

   这难道就是少主所说的恶趣味?

   恰此时,一道小闪电从她心底划过。

   差点忘了还有一个!

   寻意似笑非笑地看向正饶有兴致看戏的灵鸳,‘恶狠狠’骂道:“还有你!再嘴馋把你舌头割下来!”

   “哦……”灵鸳委屈地应了声。

   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并未维持多久,却是禁不住诱惑又舔了一口嘴角……

   看着小嘴周围全是焦黑污迹的师妹,寻意不由地叹息——

   真心带不动!

   随后只见她纤手一扬,将一只几近透明的鸽子送上天空。

   略微思索,又留下一个隐蔽的标记。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昊圣宗废墟。

   随着莲心妙阵骤放光芒,六位长老气机变得更为圆润,凶猛。

   炸开的无形的气浪一波接一波,吹袭四周。

   刮得卫方急挖粗造的坟堆尘土飞扬,不时便可见到遗留的干尸。

  这个场景

   嗯……

   大风起兮坟飞扬?

   无离投百忙中摇头晃脑,看得众同门以为他抽了什么疯。

   而高空上‘不小心’掉队的京蝴也是难挡仙人威压,身形正止不住地往后掠退,等到了两里之外才堪堪稳住。

   随后她的目光在战场处逐渐坚定,咬了咬牙。

   长老们需要我!

   正当京蝴想重返战场时,一些微弱的气机又将她震退开来。

   她虚跺一脚,边散出灵识边双目泛光遥遥望去。

   卞狄松了口气,接着手指翻飞,沉声道:“我持乾兑位,舒师弟守离震位,其余的人按老规矩就位!”

   “明白!”

   “了解!”

   “收到”

   ……

   应声才落。

   莲心玄阵那稍显虚幻的灵体顷刻间犹如实质,莲台中心不断衍生出一些尖锐的莲子,密密麻麻。

   处在当中的驼背老人微微蹙眉,当即手势连决,虚按而下。

   轰!

   一面泛着土黄光芒的墙壁凭空出现,砸在了莲台上。

   满是青苔的古老墙壁威能甚晦,竟压得欲作攻势的莲台卡了‘嗓子’。

   忽然。

   六道法器携着蒙蒙光团,向驼背老人袭杀而至。

   “呵,雕虫小技尔。”驼背老人轻笑一声,手指朝众法器闪电虚点。

   嗡嗡嗡……

   几件法器顿在空中,颤动不止。

   也就在这时,莲台趁着驼背老人无法维持墙壁威能的空档,将墙壁顶飞。

   光芒频起,气机弥漫。

   咻咻咻!

   驼背老人伛偻的身躯瞬间成了马蜂窝。

   “这是残影!注意防御!”朝前虚抬手臂的卞狄适时提醒,随即喝道:“换雨之阵形!”

   话语刚落,只见六位长老身形向后直掠三丈,随后齐齐掐诀。

   他们手势停止之时,伫立原地的小型阵法光芒四溅,似是暴雨梨花,又像是深海中的鱼群。

   密集的光点在气泡莲台中左右翻飞,竟是渐渐组成了无孔不入的旋风龙卷。

   很快,位于莲台角落,一个突兀的透明区域便显现出来。

   噹啷!

   透明区域突然响起了镜子破碎般的声音,‘镜片’散落,当中的人物清晰可见。

   先前的驼背老人。

   只是此时的他竟是再也不复老态龙钟,腰杆挺直,皮肤紧绷有光泽,已然变成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模样。

   众人这才发现,这个老人的身板原来还是挺高的。

   “这老魔,终于舍得以真面目示人了?”无离投嗤笑道,对这个名为‘独孤翰’的装十三行为十分不满。

   易容隐藏真相,呸,下贱!

   卞狄闻言,眉头不禁蹙成川字,沉声道:“小心了,他这副架势,肯定要使出真本事了。”

  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所说,只见独孤翰身形静转灵动,双臂交叉于胸,随即猛向两旁一张,“喝!”

   咔咔咔……

   光雨顿歇,凝如实质的莲台自他脚下寸寸龟裂。

   纵使众长老极力维持,但莲台上的裂缝却不可遏制地蔓延到各处。

   叮……

   微弱的悲鸣过后,它化作了泡影。

   “呵呵,你们一起上吧,我赶着照顾孙女呢。”独孤翰洒然而笑,自信仿佛是镌刻般,蒸蒸于面。

   这是——

   久战无敌的气质!

   “装草原羊驼呢?”无离投再也抑制不住,破口大骂。

   听到这话独孤翰却是没有生气,反而笑意更浓,道:“口舌之利,是井底之蛙才会挂在嘴边的酸道理,腐朽难闻。”

   轰轰轰轰!

   西南远处的上空忽然炸出一阵密集的爆响。

   声响之大,以至于在场众人不禁伸头望去。

   “我去,难得一见的流星雨!众位师兄,我们快许愿!”

   无离投浑然不顾自己的仙风道骨,兀自蹦跳。

   “……”他的师兄们一阵无语,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   老六什么都好,就是骨骼十分清奇!

   嗯……

   脑子也是十分清奇……

   一个养猪的,非要装作没见过猪跑的样子,不是闲得慌么!

   望了一会,独孤翰乐呵呵道:“这种程度,对我的宝贝孙女可产生不了什么威胁。”

   说完他不慌不忙地把左手袖子卷起来,露出那在凹凸之间蠕动不停的手臂。

   “这就是天魔手?看起来好恶心。”无离投头皮发麻,禁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   卞狄忽然福至心灵,对各位师弟传声道:“先静观其变,等下,听我提示,杀!”

   灵识能力格外出众的舒长安也似有所觉,点了点头。

   另一边。

   随着独孤翰在手腕、内关节、肩膀缓缓连点后,他那蠕动的手臂渐渐通红,宛如烙铁。

   这次,可是六位仙人!

   孤独翰战意昂扬。

   就在此时,他突然听到了一声惨叫。

   那是……

   独孤翰猛然回头。

   只见小美那小小的脑袋上,竟然穿插了一杆金枪!

   他心底不禁一惊,随即却是放下心来。

   以小美那千年难得一见的吸血储体质,生命源极为浩瀚,恢复能力也极为变态,加上屠血录带来的‘掠夺’属性,只要不是形神俱灭,区区穿颅之伤,不过瞬息便能痊愈!

   就比如以前,他们对上一名实力异常恐怖的仙人时,小美的身体前一刻都快烂掉了,下一刻却跟没事人一般,嗷嗷冲了上去。

   生命力之强悍,连他这个高她五六个境界的仙人也自叹不如。

   而且,这还只是没有修习屠血录之前的事!

   如今有了屠血录之后,吸血储加持屠血,攻防浑圆一体,生机与死亡完美并存,她无疑是生命之神的宠儿,是死亡之神的梦魇!

   所以,他才敢接下其他使徒不敢接的灭门任务,才敢放任孙女跟两只仙兽‘玩耍’。

   并非是盲目,而是自然而然的底气!

   按照惯例,孙女下一刻便能活蹦乱跳。

   但……

   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独孤翰巅峰了先前固有的认知。

   他的孙女被穿颅之后,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拔出,嘻嘻而笑,而是……

   眼中的神采逐渐暗淡,身形湮灭成血红的烟雾。

   风一吹。

   渣也不剩。

   怎么……可能?

   独孤翰愣了一会,目眦欲裂痛呼道:“小美!”

   咻咻咻!

   恰在独孤翰心神剧动、魂不守舍时,一道道锁链从他身体穿插而出。

   随后只听几句话语声响起:

   “趁他病,要他命!”

   “师弟!加把劲!”

   呼呼呼!

   锁链将独孤翰绕成了一个粽子后,六个链头衔接成一个整体,致使他再也动弹不得!

   这是道门秘宝——捆仙锁!

   “贼子尔敢!”独孤翰仙力被封,脚下一个虚晃,差点跌倒。

   但他心神摇曳间仍是临危不乱,猛然扬起通红的左臂。

   呲!

   宛如冷水下热锅的声音从独孤翰的手臂中响起。

   “不能让他得逞!”卞狄边祭出几道符箓贴在那条通红手臂上,边招呼其他长老。

   咻咻……

   在众长老的连绵不绝的符箓攻势下,那通红手臂上动静愈发微弱,颜色也归回正常。

  ……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