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四十三章 一路火花带闪电

我的书架

第四十三章 一路火花带闪电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另一边。

   紧观两处战场的卫方微微一愣。

   报仇……

   就这么简单?

   邋遢老道含糊不清啧啧道:“年轻人你运气真好,这么好的牌都能被你翻到。”

   卫方转头一看,只见邋遢老道咬着一个形似太极的两色果实,汁水飞溅。

   像猪般的吃相中,却也颇为讲究,那便是只吃白的。

   果实散发的奇异香味让卫方喉咙动了动,觍着肥脸道:“大佬,能不能把黑的那瓣给我?我三百天没吃饭了!”

   听到这话,邋遢老道狼吞虎咽的动作顿时愣住,猥琐的面容更为古怪,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卫方。

   “你确定?这黑的虽然味道也好,但它可是烂的,重申一遍,烂的!”

   馋意上涌的卫方耸耸肩,故作无所谓道:“饿汉不论嘛,有得吃就行。”

   “诺!”

   话语落,一个物事飞跃而起。

   本来不抱希望的卫方一把接住,肥脸不禁颤动,大喜过望。

   这个不肯在买卖上做出让步的牛鼻子老道,在小事情上还是挺慷慨的嘛!

   他正欲动口,却听老道低声嘟哝道:“真是活久见,做这买卖这么久,竟还有提出这种奇怪要求的卖家!”

  这莫名其妙的话语让卫方有些纳闷,疑惑道:“大佬,你在说什么?”

   “咳咳!”

   邋遢老道咳嗽两声,接着道:“没什么没什么,贫道一时的无聊感慨罢了,年轻人切莫放在心上。”

  “哦。”卫方应了声,转念猜想,笃定是老道——

   后悔了!

   但已经到自己手中的鸽子还能放了?没门儿!

   卫方当机立断,咬都不咬,囫囵吞下那连半拳都不到的小巧果瓣。

   咕噜!

   果瓣沿着蠕动的颈脖顺流而下,进到了温暖的胃中。

   忽然。

   天地色变,雷声震耳。

   卫方下意识抬头望去。

   皎白的明月已经不在,似是晚霞般的云层正紧锣密鼓散向周围,竟像是——天劫的模样!

   他奇道:“这又是哪个牛人的成仙劫?”

   “咳咳咳……”邋遢老道咳得脸红脖子粗,随即招了招手,“年轻人,你过来我这里。”

  卫方纳闷道:“干什么?”

   “别问了,过来!”

   看见老道神色焦急,卫方心底泛暖,暗道苛刻如你,也会担忧别人的安危吗?

   “这就来这就来!”

   少顷。

   一邋遢老道,一肥胖青年,几乎是紧紧相拥在一起,难闻的气息相互交织,冲天而起。

   也就在此时,天幕上火烧般的云层华光闪动,落下一条犹如实质的雷龙!

   雷龙在天际翻腾身躯,吼出阵阵恐怖的龙吟。

   竟如同活物!

  卫方大感惊奇道:“这到底是哪个牛人,居然惹得天劫都化形对待?!”

  “咳咳!”

   接着,卫方的脸色绿了。

   因为……

   那雷龙似乎……貌似……可能……铁定就是冲两人的位置来的!

   “我太阳你个仙人板板啊!”卫方颤着肥脸骂了一声,转头看向那个有头号嫌疑的邋遢老道,“是不是你?!”

   亏得自己前几刻还感恩戴德,原来是被拉来垫背的!

   卫方刚说完拔腿就跑,恨不得自己生八只脚。

   好家伙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!

   “哎!年轻人别跑啊!”邋遢老道朝卫方的背影虚抓,向后一扯。

   “啊!”卫方惊呼中复而又投进了邋遢老道的怀里。

   此时,骨瘦如柴的老道横抱着一个比他大五六圈的肥胖青年,场面不禁有些滑稽。

   小鸟依人般的尴尬处境顿时让卫方脸面无光,边剧烈挣扎,边恶狠狠怒道:“撒手!小爷没空跟你玩什么天劫二人转!”

   可不论他怎么动作,却始终无法脱离那仿佛是囚笼般的……嗯,温暖怀抱。

   “年轻人,那是你的天劫,出去便是死路!在我这里,尚可护你周全!”邋遢老道低头,‘含情脉脉’地看着卫方。

   瞧见老道那古怪的眼神,结合他说的话语,卫方不免打了个冷战。

   随即他惊疑加之鄙夷道:“我的?拉倒吧,我距离成仙,少说也有十万八千里!”

  邋遢老道猥琐的面容荡出一抹异笑,反问道:“谁让你吃了坏因果?天劫不找你找谁?”

  听到这话,卫方顿时恍悟。

   感情自己不经意间被骗做了此番因果的替罪羊!

   他咬牙骂道:“我太阳你个仙人板板,你个牛鼻子坑我!”

   “什么叫坑,明明是你自己要求的,这可怪不得我。”邋遢老道表情无辜。

   “你……”卫方气得无语。

   这破事确实是自己要求的,无法反驳……

   邋遢老道接着道:“而且我这不是正在救你吗?只要你待在我这里,准保你无事。”

   “……”卫方泛着红光的脸此时已经变得煞白,显然气得不轻。

   现在的情况貌似是……

   自己被这牛鼻子老道莫名其妙坑了,还要对他感恩戴德?

   这……

   不过,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   自我安慰了阵,卫方心安理得地往邋遢老道怀里挤了挤,一双满是肥膘的手死死箍在他的颈后。

   卫方此时的念头也很简单,那就是——

   要死也要拉牛鼻子一起死!

   恰此时。

   雷龙已至,怒涛卷雨般的龙吟清晰地落在了卫方的耳畔里。

   他赶忙闭起眼缝,额头贴在老道满是污迹的胸口,心底这才稍稍安定。

   竖起耳朵等了一会,却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对轰声响传来,反而是静悄悄的,格外安静。

   安静到天上那仿如炸裂般的电闪雷鸣声也听不见了,十分诡异。

   难道……

   卫方睁开一只眼睛,歪头瞄去,却只见万里无云,明月当空。

   此情此景,他神色恍惚地喃喃道:“我这是做梦吧?又或者刚才的景象是梦?”

   “年轻人,醒了?”

   自上方传来的话语似是沸水般,将卫方冻住的心神瞬间融化。

   他应了声‘嗯’,赶忙从邋遢老道身上下来。

   正欲说话,却听老道正在兀自叹息:“唉……常在河边走,果然会湿鞋,想不到我竟然也会沾上因果……”

   卫方定睛看去,只见邋遢老道摇头晃脑,神情懊悔。

  他不禁开怀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,你也有今天!”

   邋遢老道白眼一翻,没好气道:“笑个屁,你也有一份!”

   卫方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   少顷,他耸拉着脑袋道了句:“走吧。”

   “年轻人急什么?戏还没看完呢。”邋遢老道抚须淡笑。

   “嗯?”卫方有些疑惑,“还有啥可看?”

   邋遢老道一甩没几根毛的拂尘,呵呵回道:“憋屈仙人的落幕,是充满不甘的。”

 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所说,南边的昊圣宗废墟突然光华大作,霎时胜如烈日,紧接着,一股悍暴惨烈的毁灭气机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。

   隆隆隆……

   摧拉枯朽的半圆波动势不可挡,竟足足纵横了三十多里!

   半晌。

   久经不散的辉煌终于散去,漫天的尘埃落定,一个五十丈深的圆润巨坑赫然在地,好似瞪圆的黑眼睛。

   然而也就在这种毁天灭地的威能中,却有一处安然无恙的净土,像是一根针般插在了‘眼睛’里。

   随着邋遢老道心念一动,此处那满是符文的光罩消失不见。

   躲在邋遢老道身后的卫方吞了口口水,喃喃道:“绝望,果然是最能爆发力量的诱因……”

   邋遢老道一甩拂尘,招呼道:“走吧,没戏可看咯!”

   恰此时,他忽然看了眼西南,“嗯?”

   顿了顿,拍着不修边幅的脑袋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 片刻后……

   一邋遢老道,一肥胖青年,朝北飞去,沿途不时有雷光毫无征兆落下,隐有嚎叫与谩骂传出。

   与此同时。

   位于巨坑南方边缘的高空中。

   “老大!”

   众长老扶住挡在京蝴面前的摇摇欲坠的卞狄,面容悲怆。

   又与此同时。

   ‘针地’西南。

   “夫人,我们走!”

   显出本体、伤痕累累的苍铜熊与凤彩蛇往西飞去。

   背上的闪电标志一闪而逝。

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万兽秘境,某地。

   白发老者正在小屋的遗址……哦不,基础上盖房。

   随着似雪的胡须不停颤动中,却只听他嘴里喃喃自语:“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节约,也不想想这个不毛之地哪来的木材?还不是从我的储物法宝里掏!”

   说罢他看了眼远处的两个背影,神色在艳羡,嫉妒,幽怨,愤怒等等不同的情绪中来回转变。

   而白发老者的目光里,更多的关注点则是落在那抹窈窕的倩影上。

   想到某些‘喜’事时,他下意识就欲吞口水,随即猛然惊醒,硬生生把这自然而生的反应缩了回去。

   打不过打不过!

   唉……

   白发老者在心底长长叹口气,暗道要不是自己只是投影之身,能力着实有限,非把那后来的两人摁在地上摩擦!

   男的自然不用多想,吊起来打!

   至于女的……

   哼哼!

   “嘿嘿……”想到得意处,白发老者怪笑一声,然后瞬间收敛。

   与此同时。

   左丘菊莫名打了个冷颤,禁不住地往温不大那边挪近了点。

   接着幽幽说道:“与你不同,我不是自己钻进来的,而是有人在后面推我……”

   “什么?!”温言正欲挪动的屁股顿时愣住,急忙道:“你看清那个人的面貌了吗?”

   “看不清,”左丘菊摇了摇头,随后仔细思索当时的情景片刻,“我的视野里没有出现任何人的身影,张开的灵识也是空空如也;

   本来,我想在那里等你们来找我的,哪知道等着等着脑袋遭了闷棍,背挨推搡,醒来,就在这个破地方了。”

   她说话间用嫩白的纤手一通比划,学着当时的等待姿势。

   向前一划,表示这是墙壁。

   点了点胸口,表示这是当时的自己,

   然后挨着‘墙壁’蹲下。

   “……”温言好气又好笑,心道前辈你可真是个活宝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