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四十七章 赠物

我的书架

第四十七章 赠物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万兽秘境,琅域永巴郡。

  这里,位于琅域的中心,气候并不像其他郡那般恶劣多变,反倒是单调的温和,就连阴晴两面,也总归是晴天居多。

  且放晴的时候,也不像其他地方般呈现出昏沉沉的晴,出奇的风和日丽,阳光如苏。

  此处,是望之不尽的平原,畅达东南西北,交通端得是便利,按理说,占据如此先天的地理优势,无疑是落址王都的首要之选。

  事实也确实如此,这里正正是琅域的王都所在地。

  跟其它四个王都将建筑全盘造于地面上不同,它呢,一股脑朝着地底大开工程,整个就是地下城的构造。

  至于为何这般行事,上任琅王、始建者桜照鳕对外美曰其名躲避流灵弹。

  其余四王自是不信,几番刺探之下,终于知晓了一些相关的秘辛,随后却是不免哑然失笑。

  说透了,是桜照鳕为了让自己肌肤更显白而造就的产物。

  于是,又或是种族使然,她已然白到在秘境中独树一格的地步了。

  啧,肤如凝脂,傲雪如霜,欲罢不能……

  咳,这一切都是过去的往事了,现在的琅域王,是龙冥。

 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那么新王呢?不抖擞抖擞王威,对得起屁墩下的那把华椅?

  好巧不巧,此时域内正好有几个人族游来荡去,明目张胆的模样极为可恶。

  “报告大王!是仙人!”

  咦?是仙人?

  那可太好了!

  他大手一挥,“去!且让所谓的仙人,看看儿郎们的雄武之风!”

  之后的事情嘛,不外乎四个字,以卵击石。

  再后来,也就是现在。

  龙冥被吊在了宫殿上,庞大的身躯滴溜旋转,如同烤鸭。

  灵鸳朝他狠狠甩了一鞭子,怒道:“你说不说!”

  听到这话,痛定思痛的龙冥不禁咧嘴苦笑,“咳咳……大爷,大娘、哦不不,仙子!你到底让我说什么啊?”

  “嗯?”灵鸳那双水灵似秋波般的眸子睁得更大了些,接着又是一鞭子,“还嘴硬!”

  啪!啪!啪……

  正遭受酷刑的龙冥心里那个苦啊,不足为外人道。

  ——你想问什么你就直说啊!你不说我怎么知道!上来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毒打,哪有这样逼供的……

  “我说我说!”龙冥遭不住了,凄厉叫喊着。

  灵鸳刚欲落下的鞭子顿时停止,随即收在手心提搭把玩,“这就对了嘛,我师兄说过,识时务者为俊杰!”

  龙冥心绪凌乱,脑子昏沉空白,茫然道:“仙子,我到底要说什么,您才满意?”

  啪!

  鞭子复而落下,紧接着便听灵鸳娇哼道:“我叫你不说!我叫你不说!”

  一旁,看戏良久的温馨有些不忍,“灵鸳妹妹等等!”

  灵鸳闻言手势顿止,疑惑道,“怎么了,无忧姐姐?”

  当事人龙冥眼睛一亮,心道这莫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?

  但,‘女菩萨’接下来的话语,却让他如坠冰窟。

  “妹妹你这般使用蛮力,打人不仅不痛,而且还很累人,来,姐姐教你如何把气力与灵力融作巧劲,四两出千斤!”

  那小人儿的身高明明不过三尺又六,却让龙冥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,他甚至出现了幻觉——她头上那双角比自己的还长!

  “啊!啊!啊!”

  比之前还要惨烈的哀嚎从这个宫殿往外蔓延,升到了郎空,随又被依依风儿吹散。

  外面的守卫们虽仍各司其职,却是目不斜视,而且这也只是极少数的忠心,更有甚者,已经开始打包行李,投奔其它王去了。

  宫殿内,扶南阳来回踱步有一阵了,蓦地他脚步一顿,指着龙冥,“你要是再不说,我就对你使用搜神法了!”

  听到这话,龙冥身躯止不住颤了颤,凄声道:“大爷,你到底让我说什么啊?给个准信,我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!”

  正此时,扶南阳旁边那蹲在地上,紧盯着黑不溜秋命牌的丈二忽然站起身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门主,师弟的生命波动又恢复正常了。”

  “别打扰我!”扶南阳下意识猛抡手臂,接着快速转身,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  “你看,”丈二将那闪着稳定光芒的命牌递到了扶南阳手中。

  扶南阳颤颤巍巍接过,神情激动,喃喃道:“我儿没死,哈哈!我儿没死!”

  他这话,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般,引得其余人争相围观,欢天喜地的高呼此起彼伏。

  片刻后,在半空中陀螺旋转的龙冥听到了这样一句话:“我们需要一张详细的新地图,最好是有注解的!”

  接着他只觉天旋地转,重新落到了踏实的地上。

  再接着,龙冥借着旁边的旧地图,在新的地图上伏案奋笔,既快又稳。

  不多时,一张墨迹未干的硕大地图便出现在扶南阳手中。

  轻使灵力烘干,他这才细细打量,期间频频点头,“出入不大,看来并没有变化到翻天覆地的地步。”

  一旁,龙冥点头哈腰,不断地搓着紧张的手爪。

  扶南阳看了一会,转头对丈二问道:“可有什么提示?”

  丈二把椭圆命牌平放于手心,接着使寻觅之法缓缓将其旋转,如此这般好几息之后,上面边缘处慢慢浮现出一个箭头般的光点。

  “大约是西北方向。”

  “西北吗……”扶南阳那放在地图上的手指沿着这个方向逐步挪移,来回几番后,他猛地在朱域特郡的位置一点,“就这里了!上古青铜之地!”

  花智紧盯的目光也随之顿住,蹙眉道:“亲……咳,伯爷,你怎么知道温兄就是在这里?”

  他的话语刚落,一声讥笑随之响起:“榆木脑袋?这条方向上的凶地虽然很多,但只有那里拥有屏蔽生命波动的古怪法能,我看你这粉色食人花是食人食多了,脑子得了病!”

  “你!”花智气得直哆嗦,作势欲扑。

  正捋着耳边发丝的寻意见状,赶忙打了个圆场,“好了好了,不要吵了。”

  说着她走到灵鸳面前,使青葱玉指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,“师妹你也真是的,说话没个分寸!花智他又不是在门中长居的人,对此不知道那不是很正常?”

  灵鸳挠了挠不疼不痒的额头,嘟嘴道:“哦,知道了寻意姐姐。”

  温馨微微一笑,扯了扯灵鸳的衣角对寻意道:“没事,妹妹说得出这个推理,说明她已经进步很多了,这是好事。”

  两人红脸白脸唱了全,以至于灵鸳一时间不知道是喜还是忧。

  扶南阳大袖一挥,将地图收了起来,“我们走!”

  说罢,他略微思索,走到肌肉霎时紧绷的龙冥身前,拍了拍它的肩膀,“好好干!说不得以后我们就是盟友了!”

  龙冥如小鸡啄米般,连连应是。

  片刻后,众人在龙冥‘恋恋不舍’的目光中飞上了天际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青铜之地。

  看着那个正在快速愈合、直到重归平静的缝隙,温言一阵后怕。

  幸亏自己这些人在它缓慢愈合时,就已经逃了出来,不然说不得会出什么妖异的变故。

  这里的斑驳青铜虽然有些讨厌,起码比那个绿油油的地方来得实在。

  第一次瞧见此情此景的白发老者,正饶有兴致地四下打量,惊叹声纷繁响起。

  看了少顷他不禁抚须微笑,对温言说道:“小友,你我终须一别,临了呢,我就满足一下你的幻想吧。”

  听到这话,温言有些奇怪地回望着白发老者,“什么?”

  “接着!这算是饯别的礼物!”白发老者说着向温言扔出一个物事,随即消失在了昏暗的青铜通道内。

  呼——

  温言扬手接住,放在面前细细打量。

  这件物事被黑布包着,长约莫六寸,宽三寸又四,四角方正,看样子似乎是一本书。

  难道……

  真的是可以让人一飞冲天的秘籍?

  说不得还是浩澜宗的成名之法——【坐禅十八式】!

  温言吞了一口口水,颤巍着手,极为缓慢地掀开黑布。

  既像是洞房花烛夜时,新郎满怀忐忑掀开新娘的大红盖头,又像是风月场里,豪客轻解那繁复的薄衫罗裙。

  小心翼翼,情趣自生。

  掀开第四层后,一个‘母’字赫然入目。

  母?

  鼎鼎大名的【母虎之威盖世法】?

  还是那老头儿自悟的神通?

  温言急不可耐了,一把扯开碍事的黑布,接着,他的脸绿了。

  只见泛黄的书本上,几个错落有致的文字组成了一个书名——

  《母猪配种法》!

  咔!

  这是温言那攥紧的拳头在喧啸。

  随只听一声嘶吼响起:“老匹夫!别让我见到你!啊~~~”

  一旁,左丘菊瞧见温不大对一本书目眦欲裂、苦大深仇的模样,禁不住伸头望去,顿时笑出声来,又觉得这是在他伤口上撒盐的不道德行为,赶忙转身掩嘴,香肩兀自耸动。

  就连平时最向着温言的一本是道刀,此刻也突然躬着刀身,在地上滚来滚去,无缘不吹有故之风,绝对是笑得不由己所致。

  她们不笑还好,一笑,温言绿着的老脸却是挂不住了,没好气道:“笑笑笑,有什么好笑的,哥这是准备培育新品种,才向老匹……老先生讨要的,你们不要多想!”

  一人一刀闻言霎时一愣,紧接着更为放肆起来。

  银铃声与哐啷声,嗯,绝配。

  隆隆隆!

  也不知是不是为了消除温言的尴尬,那幽黑的青铜通道内、忽然传来一阵万马奔腾般的巨大响声。

  效果也是极佳,两人一刀顿时收住了自己的心思,挤在一起如临大敌。

  左丘菊不确定道:“水声?”

  温言点了点头,“有这个可能,先撑起灵气罩!”

  言罢,两人身周微芒瞬起。

  温言犹不放心,手指飞速连决,召出道道防御阵法附加在灵气罩上。

  就在他们做这些动作时,通道的声响已是越来越大,似乎是某种庞然大物正在接近,且其中还掺夹着人的惨叫声。

  那是……白发老头儿的声音!

  众人先是一愣,随后更为警惕起来。

  “啊~~~救命啊!”

  话语刚落,随只见昏暗的通道内飞出一个白发老头,化作彩虹般的轨迹,踏踏实实撞在了众人后方的墙壁上。

  遭此变故,灵气罩中的两人一刀却是头也不回,目光紧紧盯住那条有些可怖的通道。

  “要来了!大家小心!”温言沉腰立马,横在面前的双掌有电弧正在流转。

  轰隆隆!

  物事虽未见,其声已炸裂当场,劲风四起,连这个房间都开始摇晃起来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温言瞳孔微缩。

  一双干枯似老柴,再无法修饰的手透过黑暗,呈现在众人的眼底。

  随着这双手臂寸寸毕露到手肘时,它们中间竟是露出了一个人头!

  双颊、鼻翼、脑门皆是深陷,皮肤干干巴巴的,像是老树皮般敷在上面,浑浊不清的冷毅眸子正透着寒光,死死盯住众人。

  紧接着,一个千疮百孔的破败身躯钻了出来,却是不见其下那两条腿,极为突兀与怪异。

  他刚浮于通道口的半空,方才还震耳欲聋的声响戛然而止。

  咯吱、咯吱……

  只见这半人下巴颤动片刻,猛张干裂的嘴巴,“吼!”

  温言指着眼前的诡异人物,对一本是道刀问道:“难不成,这就是你所说的神祇?”

  慵懒嗓音却是不复慵懒,正经回道:“不错,说不得需要复活的就是这个玩意,不过还好,它现在身躯不全,应该不能施展多大的能耐。”

  遇事不决,便要紧搂温不大的左丘菊水眸渐大,“这可如何是好?虽然是残躯,但他可是神祇啊!而且你们看,他已经堵住了通道的出口!”

  捂着老腰凑近的白发老者苦笑一声,叹道:“刚才我刚想出去,他便在外面等着了,我使了浑身解数,仍是难以突破……”

  他刚说完,身形便飞向了那个神祇。

  “啊~~~”

  却是对赠书一事怀恨在心的温言将白发扔了出去。

  报仇、试探两不误!

  而且按照白发老者自己所说的话语看来,他指定有两把刷子,不然怎么能完好无损回来?

  接下来的事情也印证了温言所想。

  只见白发老者的身形在空中诡异地一个拐弯,堪堪躲过了那干枯手臂挥出的森冷红光,接着他在墙壁上轻轻踩踏,潇洒倒退回众人身后。

  刚落地,边听他满含怒气的骂声响起:“@¥&+#*!”

  温言不置可否,转头跟身旁的一人一刀打商量,“美女们,不要吝啬你们冰雪聪明的头脑,有什么好法子,都可以大胆提出来哟!”

  挨了动听的夸,一人一刀顿时慷慨激昂。

  “横砍!竖批!将他大卸大块!”

  “啧!不敢苟同,这样太费事了,我认为打晕了更好!”

  “……”温言在这一刻化成了无言。

  得,还是自己来想办法吧。

  不知道他有没有毒,近身战等会再做斟酌,还是先看看他有什么属性上的弱点吧。

  心念至此,温言从储物法宝里召出一叠符箓,属性皆是俱全。

  “引雷!推土!生风!点火!耀光!沉暗!起水!化木……”

  五花八门的符法朝着神祇暴涌而去。

  温言双手并拢做着剑指,闭目凝神,紧密关注着接下来的的差异。

  眼看符法袭来,浮在通道口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神祇蠕动嘴唇,发出一声奇异的呵叫。

  他伸出枯手朝密集的符法不断地画着圆圈,将其拢成一团,随后张大嘴巴,一股脑塞了进去。

  嗝……

  一缕青烟从神祇的嘴中喷出。

  早就做足心理准备的温言并没有惊讶,转头、语速极快地对左丘菊与一本是道刀道:“前辈,小姐姐,再试试狂轰滥炸!”

  “好!”

  “没问题!”

  一本是道刀狂抖乌光,达到某个临界点后,它却是赶忙收回了多余的法宝能量,“时乘六龙,初杏问酒!”

  旁边的左丘菊也是不甘示弱,手中的蓝光正在聚拢,隐隐组成了一个鸟兽的模样,“引恨吞声,宿鸟投林!”

  “咦?你的招式名怎么跟我的颇为相似?跟啥风?”

  “啧,要你管?又不是只有你识字!”

  看着又要内讧的一人一刀,温言额头满是黑线,“大敌当前,你们就别吵了!”

  接着他头也不回招呼道:“喂!老前辈,你也赶紧来帮忙!”

  “啊!哦!”白发老者赶忙加入阵列中。

  于是。

  四条手臂、哦不,三臂一刀尖,并排成列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