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四十八章 青铜诡事

我的书架

第四十八章 青铜诡事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片刻后,这个房间恍如白昼。

  温言当机立断,“都赶紧,别让他做出什么防御!”

  咻咻嘶!

  颜色迥异的法式应念而去,如天雷奔袭,瞬间便撞上了正形似发呆的半身神祇,随只听“噹”地一声,那致使虚空都扭曲的威能,竟是消成了天雨散花般的光点!

  白发老者须发怒张,嘴唇颤动,“这还算是人吗!”

  一本是道刀没好气道:“他已经脱离人的范畴,位列神祇了!”

  温言不免又有些怀疑,“喂,头发白见识短的老前辈,你到底是不是浩澜宗的宗主?”

  听到这话,白发老者咳嗽两声,“我现在的情况你们都知道,境界十分卑微,查探不出不是很正常?再者说了,你们又没告诉我!我还以为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尸魁!”

  左丘菊噗嗤轻笑,朝他点了点自己的脑门。

  一旁,温言也摊了摊手。

  两人云里雾里的手势弄得白发老者血气上涌,闷哼一声便不想再作言语,但转念后却是不愿露怯,故作担忧状,“现在这个情况很不妙,他软硬不吃啊!这可如何是好?”

  “这可说不定,方才那些只是硬菜,软的还没上呢!”温言咧嘴嬉笑,神色轻松。

  左丘菊眼眸泛亮,抓住他的胳膊道:“咦?温不大你有什么好法子?”

  一本是道使刀背敲了敲她的纤手,“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?放尊重点!否则,你现在就要跳脱衣舞!”

  随只见一人一刀又在那传音互飙,神情极其激动。

  温言却是无暇顾及她们的小剧场,摸着下巴,“现在操纵他的,指不定是不是原来的魂魄灵智了,可能是后来之物的寄居身,又或是残念的本能使然。”

  也就在这时,浮于通道口的半身神祇忽然消失不见。

  “小心!”

  噗!噹!

  接连两声怪响,变故频生。

  看着近在迟尺的恐怖面容,温言顿时悚然,虽说一本是道刀的乌光挡住了神祇的头颅与另一只枯手,但……手臂上那正在与自己交融的枯手,局势实在不容乐观。

  一本是道刀焦急提醒道:“他想要夺舍,或者投宿!赶紧想个办法,把他逼出来!”

  在它说话期间,温言已是伸指在那交融处接连狂点,封闭其中的脉络联系,以此预防神祇的意念、跟法能的干扰,接着把手紧贴在遭殃的手臂下方,轰转灵力。

  啵啵啵!

  已经透进半指有余的枯手骤然顿住,一时间僵持不下。

  “去死!”左丘菊化灵成剑,向着枯手狠劈而下。

  噹!

  如同砍金石的反震让她身形有些踉跄。

  当事人温言神色肃穆,略微摇头,“不行!神祇的肉身已经强得跟先天至宝差不多了,以我们的境界难以靠蛮力破坏,只能智取!”

  左丘菊虎视眈眈地盯着那只枯手,默念清心咒强制让自己冷静,“那我需要怎么做?”

  额头开始冒汗的温言语速极快地说道:“跟我、跟他的做法差不多相同,以心神虚游,封其窍穴,截其心念!”

  “明白了……”脸色有些苍白的左丘菊点点头,将纤手虚放于那正在试图交融的枯手上。

  温言温声道:“小心,不要接触他的皮肉!还有不要勉强,实在不行就退出来!”

  左丘菊轻嗯作答,闭目凝神,随只见她的手心迷蒙出雾气般的气体,沿着枯手的毫毛孔洞渗透而入。

  察觉有个猥琐、闲置的人影正在闪动,温言头也不回地招呼道:“老前辈,这里是个迷宫!只有我们知道出路!过来帮我一把!不然我们都会死!”

  已经跑到通道口的白发老者脚步蓦地一顿,略微思索,又火急火燎跑了回来,搓着手,“那我该如何帮你呢?事先声明,危险的不做,太脏的不做,减寿也不做,还有……”

  “行了行了!”温言不禁翻了个白眼,“不用这么麻烦,你只需要喂我吃药就好了。”

  “啊?”白发老者手势顿时愣住,脸上满是不可置信,结结巴巴道:“喂喂喂,喂你吃药?”

  温言剑眉微挑,“很难么?”

  白发老者神色更为纠结,“不是很难……是很为难……”

  “少说屁话,时不我待!”温言没好气道。

  “那……”白发老者上下打量了一下温言,“你的丹药呢?”

  “没有!”温言义正言辞。

  “没有?”白发老者面色顿僵,接着一摊双手,“那我拿什么喂你,少侠?”

  温言鄙夷地看了他一眼,“我的用没了,前辈的用不了,小姐姐作为一把刀,哪会带什么丹药?当然是用你的!”

  白发老者嘴唇泛起苦笑,“少侠,我一个投影之身,哪会带这种东西啊……”

  “少装大头蒜,在绿地我都打探清楚了,你身上多的是!”温言却是戳破了他的谎言。

  “行吧……”白发老者很不情愿地应了声,随即灵光一闪,“事先说好,现在用掉的,以后你要还给我!”

  “那是自然,甚至可以加倍!这种小事我还是可以答应你的!”温言咧嘴一笑。

  白发老者不确定道:“君子一言?”

  温言接道:“驷马难追!”

  于是。

  少顷之后。

  白发老者那捏着丹药的兰花指轻轻一晃,“来,大郎吃药咯~~~”

  随只见丹药化作优美的弧线,稳稳落在温言的口中,紧接着‘咔’地悲鸣,成了他散向四肢百骸的补给。

  与此同时。

  咳,枯手里。

  看了看眼前残破、且通红的‘渔网’,左丘菊咬咬牙,尝试着第三次进攻。

  只要通过这里,接下来就会容易许多……吧?

  她默念一声‘护’,身周便出现一个润薄丝滑的气泡,接着扬起身形,朝一处缺口颇大的地方冲去。

  还未接近,那‘渔网’却是透出一堵妖异的红光墙,将左丘菊的来势轻而易举挡住。

  哼!不要小瞧我!我好歹也是秘灵境的女强人!

  身形有些虚幻的左丘菊双手飞速掐诀,随着手势顿止,一个更为模糊透明的影子从她身体里分离出来。

  明明是一分为二,气机却比刚才还要强盛!

  使的正是秘灵境特有的神通——化形分灵!

  虽说比不上投影、分身的超超远距离射控程,还有撒手便可不用再管的便利性。

  但它超强的攻击力,却是‘分形’家族里数一数二的显著代表,且近距离之下,动作极为灵敏,甚至可以精确到毫发之下。

  与主人之间的加成也是相辅相成,大有左脚踩右脚上天的赶脚。

  咳,总之就是非常逆天就是了。

  好比如两千年前,某位征得无上之道的至强者,就是靠一手恐怖的秘灵,杀得诸路天骄、牛人缄默无声,再无出头之日。

  顺带一提,自始至终他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  闲话至此,事归本来。

  左丘菊与身前的秘灵同步掐诀后,身周霎时出现了一个非常耀眼的罩子,不过,它的样子并不同于以往的气泡形,而是呈现出狭长、尖锐的形态,罩壁上依稀可见有螺纹旋转。

  气罩刚刚形成之际,紧贴在一起的‘两人’便合手为剑,急不可耐地向着通红的光墙暴射而去,节节攀登期间,还炸起了连绵不绝的怪响。

  眼看就要撞上,蓝发正乱舞不停的左丘菊娇喝一声,“开!”

  呲……

  通红的光墙如遭烙刑,冒出了缕缕难闻的青烟。

  左丘菊并没有罢休,以身为轴,带动气机飞速旋转,致使本就占据上风的尖锐气罩顿时如有神助,像是春雪消融般快速推进。

  很快,那面并不厚实的红色光墙被打了个洞。

  没了阻碍,左丘菊的高速‘战车’瞬间开到了‘渔网’之内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只见不远处的椅子上,有一个与半身神祇模样相同的人,但跟外面情形不同的是……他的双腿完好无损!

  坐姿大开大合,两膝之间,竖伫着一把有些生锈的剑,剑柄上,堆叠着一双枯手。

  左丘菊的话语刚落,神祇蓦地睁开如血色残阳般的眸子,“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
  言语沙哑,似石在磨。

  ——)——)——)——)——)

  朝着上古青铜之地进发的众人,此时突然在永巴郡、西北边缘处停了下来,围在一起,商量着一些事情。

  慷慨激昂中,大抵是“不行,这样飞太慢了”“有何高见?”“我无所谓。”“不失为一个好计划。”“随便咯。”之类的话语。

  不多时,从茂密的森林中飞出两条‘人体蜈蚣’。

  咳,三个女子做一队,仙人寻意做头,三个男人做一队,仙人丈二做头,相比于之前那有些迁就的奔袭,整体速度明显快了不知道几倍。

  于是乎,本来需要好些时辰的路程,在堆了几百个加速阵法,嗑了数十种增益丹药的两位仙人带领下,硬生生缩短了九成的时间,端的是神来之奇迹。

  迎面而来的,是一条两旁伫立着许多柱子的笔直道路,看似是青石板的路面,却在某处残破的砖头中显露出青铜的冷光。

  两旁的柱子也是十分古怪,底下的柱盘方正,中间是布满竖纹的圆柱,上面的柱帽雕成形态各异的鸟兽状,一眼望去,竟然没有重复的。

  此处周围并无山水,只有昏沉的天空,与这条孤零零的道路,显得有些压抑。

  为了安全起见,众人没有选择直愣愣地飞,而是沿着这条沉闷的道路缓步前行,一路上旁敲侧击,生怕触动什么机关之类的阴损布置。

  这可是上古青铜之地,保不准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发生!

  但走了片刻,倒是相安无事,不过,路子却是越走越低了。

  本性向阳的花智,正不断抹着额头上的汗水,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跟在众人后面,喉咙不时发出紧张的‘咕噜’声。

  无论灵鸳怎么笑他,他却是没了以往的争强心,到了最后,他干脆紧紧抓住丈二的粗壮手臂,模样着实有些畏头畏脑。

  灵鸳嘲弄‘油盐不进’的花智一会,便有些索然无味了,疾步上前,搂住扶南阳的胳膊,撒着娇问道:“师父师父,这条路子越走越低,真的是通往什么不得了的地宫?”

  听到这话,扶南阳蹙眉道:“你师父我也没有进去过,全然是靠历练弟子们带回来的情报推测,而且出于安全考虑,他们也没有深入探究,所以我也是知之并不详。”

  “哦!”

  灵鸳顿时失去了兴趣,不过,她的瞳孔却是越来越大了,宛如一颗亮晶晶的黑宝石。

  一旁,温馨将一块碍事的小石子踢飞,小小的琼鼻发出一声轻哼,心道你这死人,没事跑来这么凶险的地方干嘛?里面有花儿啊?又或者……里面有什么千年不腐的女尸?

  想到此处,她禁不住有些恶寒。

  这一幕,顿时让神识大张的寻意嘴角勾起,伸出柔荑揉了揉小人儿的脑袋。

  丈二仍是老样子,紧盯着师弟的命牌,一丝不苟。

  片刻后,众人来到了一堵青铜巨门前。

  青铜门之上,放置牌匾的地方被圆润地剜去了三块,边缘处依稀可见原本字体的少许笔画。

  众人以此揣摩一阵,却发现根本复盘不出来,索性作罢。

  好在青铜门并不是紧闭的,倒也不用担心狂轰滥炸而导致的坍塌。

  进到里边,周遭的气息开始有些冰冷,目力所及,皆是青铜所构,而且整个场景极为宽阔,似乎是一个巨型的大厅。

  中央放着一个约莫三尺高、丈余长的四方物,其内黑乎乎却又波光粼粼的,似乎是蓄水的池子。

  此情此景,吓得花智赶紧爬到了丈二身上,只听他颤声道:“这……会不会是什么养尸的棺椁吧……”

  灵鸳没好气骂道:“闭上你的乌鸦嘴!你要是怕,干脆把你放进丈二师兄的储物法宝算了!”

  花智倒是没回嘴,反而点了点头,心道这也是个好办法,正想对丈二说话,却听那池子突然发出一阵“咕噜”的冒泡声,到嘴的商量顿时咽回了肚子里,转而换成一句惊呼,“这是什么?!”

  扶南阳张开双臂,将众人拦在身后,沉声道:“大家都提高警惕,说不定要有变故发生了,丈二,寻意,要有什么事情,你们都按照方才的队形行事!”

  两人轰然应诺:“弟子领命!”

  也就在此时,众人身后,那敞开的青铜门忽然传出一声低沉的响声。

  回头望去,却只见黝黑一片,竟是关上了大门!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