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五十一章 谜

我的书架

第五十一章 谜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青铜大厅。

  古琴上密密麻麻的丝弦,在众人周而复始、不知几度的轮番割据下,此时只剩下约莫两百条。

  但是,参与的人呢,却无一例外,毫发无损,如此稀奇的事,无疑赶上登天之难了,以至于那身着青丝薄衫的女子不禁有些纳闷,心道这班人运气真这么好?

  按理说,那上百条‘死线’在这么多双手的频繁动作中,就算是蒙,也应该蒙到了吧?

  想到这里,女子猛然看向那帮形态各异的外来者。

  绝对有人作弊!

  她这貌似鹰视的目光,看得负手而立的扶南阳很是奇怪,询问道:“仙子,你这是怎么了?是身体不舒服吗?”

  察觉女子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,抱胸亭立的寻意朱唇轻勾,糯声道:“仙子,你莫不是又想喊暂停?”

  女子恶狠狠的目光,又移到了抱着寻意大腿的温馨,后者撇了撇嘴,一瞪眼,“把我哥哥还回来!”

  相同的情形,从蹲在地上看着命牌发愣的丈二,仰头看天花板、吹口哨的花智,痴然眼波在两位姐姐间不停流传的灵鸳,全都过一遍后才算结束。

  后面这三个人的反应,也是大有相同,丈二呢,是直接无言以对,自顾自捣鼓师弟的命牌,花智就奇葩了,他竟然嘻皮笑脸地问那个女子:“七次郎,不含糖,仙子约吗?”

  随只见花智化作粉色的彩虹,在黑不隆冬的池子里洗了个澡,但纵使这样,他却犹不死心,朗声喊道:“天上地下,唯我最坚挺!仙子,你考虑一下!”

  咻咻咻!

  愤怒的烟花,在发了春的季节里绚丽地绽放着。

  咳,灵鸳嘛,则是故作催促道:“快点!想耍赖吗?哎呀呀,某人敞亮的赌品不保咯!”

  听到这话,女子这才发现那把尖细匕首已经到了自己的手上,在明亮的光线照耀下,正散发着森冷的辉芒。

  她顿时怒不可遏,涨红了脸,气道:“你可以怀疑奴家的人品!但不能怀疑奴家的赌品!”

  “那你动作倒是麻利点啊,莫不是因为怕死,有些心虚了呢?”灵鸳嬉笑道。

  “还用你说!”女子不满地回了一句,接着便开始在丝弦中挑来选去,那犹豫不决的模样,像极了逛菜市场,被琳琅满目的货物冲昏头脑、颤着手魔了障的老妇人……

  “选哪条呢,这条?有杀气!这条?不太像……”

  虽然这个情形之前就已经看过很多遍了,但灵鸳还是有点忍俊不禁,乐道:“小姐,这些丝弦的样子都是差不多的,选哪条重要吗?重要的是运气!”

  伏在古琴上细细打量的女子闻言,欲下未下的手势顿时停止,扭头啧啧道:“奴家原以为,你的看法与奴家可能会有些不同,但大抵路子也会相通,没想到……你竟会说出这样的粗鄙之语!”

  顿了顿,她接着说道:“就算两个人模样再怎么相似,气场、灵韵却是天差地别,你说的差不多,不过是屁话罢了!还有,不要叫奴家小姐,叫奴家女王大人!”

  “是!”

  灵鸳装模作样行了个万福,挤眉弄眼道:“请女王大人割丝弦!”

  “免礼!”

  女子显然很高兴,反手就是一个利索的手起手落。

  啪!

  响声刚起,她便下意识用双手遮在眼前,但等了一会,却发现古琴仍是平平静静的。

  这种迹象表明,这并不是‘死线’!

  “哟呼!”女子高兴地牵起灵鸳的手,与她转起了圈儿。

  “太好了!恭喜恭喜!”

  唉?

  刚欣喜地道贺完,灵鸳便觉得有些不对。

  自己……跟她貌似是敌对的!

  正此时,道道冷得就要冻住的目光,落在了灵鸳身上,让她不禁打了个冷战,转头一看,只见队友们的眸子,竟都透着红光!

  灵鸳吓得急忙后退几步,警惕地看着那个女子,后者瞧见这一幕,掩着嘴噗嗤一声轻笑,柔声道:“到你们了。”

  “咳咳!”

  扶南阳咳嗽间将灵鸳拉回身后,算是帮徒弟打个圆场,接着他接下女子递过的匕首,看都不看便割断了一条丝弦。

  啪!

  紧绷的丝弦应声断作两截。

  瞪圆眼眸的女子盯了片刻,发现这条居然也是‘生线’!

  当事人扶南阳神情自若,正不慌不忙地整理着衣衫,随后把匕首递给了下位的寻意。

  这都第几次了,他们绝对有猫腻!

  女子蹙紧了柳眉,盘踞在心头的怪异念头,更加茁壮,但,她的灵识探来查去,却没有找到其中的明显证据,只好作罢。

  随只听接连五声毫无波澜的‘啪’响起,那把匕首又传到了这个女子手上。

  “……”看着手中的匕首,女子有些遭不住了,娇躯都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  而且,她旁边还有一个浑身湿漉漉、粉红的恶心家伙正在念念叨叨:“仙子,真的不考虑一下吗?我可是练就了一身精壮的腱子肉哦……”

  花智说着就欲脱掉衣衫,展示男人雄风。

  “啊~~~~~”

  女子收回拳头,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,少顷,她朱唇无奈地启合了几下,“奴家……弃权……”

  言罢,她却是瘫坐在地上,模样颓靡。

  而众人这边,与女子的萧索之景截然相反,皆是喜上眉梢、兴高采烈,此起彼伏的阵阵欢呼,竟有些震耳欲聋。

  如此过了好一会,他们才渐渐消停下来。

  温馨趾高气昂地走到女子近前,颐气指使道:“喂,狐狸精,这破游戏我们已经赢了,你也该兑现你的承诺了!”

  听到这话,女子那飘摇的思绪霎时回归到现实当中,冷笑道:“谁说的?”

  一旁的灵鸳顿时忍不住了,指着她的鼻子骂道:“明明是你自己答应的!现在居然想耍赖,可见人品与赌品都是稀烂!”

  扶南阳蹙眉苦笑,“仙子,不是说好的,我们赢了就放人吗?”

  花智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,说话不算话的人,大腚可是会生毒疮的!”

  寻意则是一手抱胸,一手摸着光洁稍尖的下巴,若有所思。

  一番冷言冷语下,女子的俏脸有点挂不住了,站起身,没好气道:“游戏开始之前,奴家说是一个还是几个才放人?”

  众人议论纷纷的话语声戛然而止,随即都是沉下心来,细细思索。

  少顷。

  ——‘你们需要跟奴家玩几个游戏,要是都胜利了,奴家可以把他交还给你们唷!’

  好吧,是自己这些人,不分青红皂白地唐突了……

  扶南阳的眉头不自禁皱得更紧了,无奈问道:“确实跟仙子所说,但……三个也是几个,一百个也是几个,这又该如何定数?总不能让我们一直玩下去吧?”

  “聪明!”

  女子打了个响指,笑嘻嘻道:“奴家呢,也不是那种投机取巧的人,奴家可以答应你们,加上之前玩完的‘生命争渡曲’,总数绝对不会超过三个!”

  凑近的花智狐疑道:“真的?我怎么觉得你笑得有点假呢?”

  “女王一言,千军万马莫敢追!”女子拍着胸脯,却是没有发出敲鼓般的咚咚声。

  瓷实跌宕的风景,看得花智直了眼。

  扶南阳朝女子拱了拱手,“那接下来的游戏,是文斗武攻的哪一种?”

  “哎呀!你们的记性怎么这么差呢?”

  女子撇了撇嘴,接着道:“奴家之前就说了,不喜欢打打杀杀,接下来的两个游戏,都是文斗类的,不过呢,奴家提醒你们,这两个游戏的凶险程度,丝毫不亚于之前的‘生命争渡曲’唷!”

  听到是文斗类,众人松了口气,但听到后面的话语后,沉下去的心不免又提了上来。

  “莫不是又是以性命为筹码的游戏?”扶南阳明知故问。

  “答对了!”女子笑靥如花,伸出青葱般的玉指晃了晃,“要是出了什么差错,其中的飞流可是很无情的哦!嗯……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的唷!”

  “好吧……”扶南阳叹了口气,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开始吧。”

  “稍安勿躁,奴家准备一下。”女子说着拍了拍手。

  哗!

  只见青铜天花板上,落下了许多红线,线的末端,还绑着卷轴。

  看着吊在眼前、摇摆不定的卷轴,扶南阳觉得有些似曾相识,“仙子,莫非……”

  女子打了个响指,神采奕奕,“不错,正是猜谜!不过呢,跟上一个游戏那轮番上阵的规则不同,它分为六个区域,参与者各自为战。”

  顿了顿,她继续说道:“你们可以放心,其中的题目虽然五花八门,但难度大抵一致。”

  扶南阳点点头,问道:“那输赢如何作算?”

  女子拿出一把约莫十五寸长的细小物事,做了个形似剪刀的手势,“两炷香的时间内,答完其中的题目,便算你们赢!”

  花智眉头一皱,却是发现这件事情并不简单,言道:“为什么是六个区域,难道你这次不参与了吗?”

  女子斜着眼,鄙夷地看着他,“这些谜语奴家都玩烂了,要是奴家参加,你们还有活路吗?不过……如果你们强烈要求的话,奴家倒可以奉陪到底唷!”

  “……”花智被噎得无语。

  于是。

  片刻后。

  众人刚站定在自己的区域内,四周的地面上,便渐渐升起了黑色的薄壁。

  正当他们惊疑不定、准备开溜时,却听到女子的清脆嗓音传来:“不要慌,这是为了保证游戏的纯粹性,防止作弊的隔离墙。”

  少顷,黑墙漫过众人的头顶,形成了一个半圆的罩子。

  噹!

  一声敲锣声突然响起。

  “游戏开始!”

  女子的话语刚落,位于众人旁边,两炷香中的一支蓦地亮起。

  众人如梦初醒,纷纷开始猜谜。

  外边,坐在石台上的女子冷笑一声,心道这次看你们怎么作弊!

  与此同时,花智看着眼前的题目,呆若木鸡。

  ‘唱跳软扑——打一家畜。’

  这特么已经脱离常识的范畴了吧?还能不能更抽象一点?

  花智抓耳挠腮,始终不敢妄下定论。

  第二区域。

  ‘孔雀东南飞——打一字。’

  温馨点点头,开始写下答案。

  第三区域。

  ‘枝头莺鸟飞——打一字。’

  扶南阳略微沉吟,奋笔疾书。

  第四区域。

  ‘小桥约会人未至——打一字。’

  寻意捋了捋耳边的青丝,提起笔,在空白的纸张上笔走龙蛇。

  第五区域。

  ‘不负天下人——打一字。’

  “我最不喜欢就是这些了……”丈二咕哝着,笔尖却是挥洒自如。

  第六区域。

  ‘一点不小心——打一字。’

  瞧见如此简单的题目,灵鸳眼睛一亮,“这个我熟!”

  ……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