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五十三章 虎头蛇尾

我的书架

第五十三章 虎头蛇尾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未久。

  众人于女子前方排成整齐的一列,昂首挺胸。

  哦不,后面还有个蹲在地上,望着门主欲言又止的高大男子。

 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,看得扶南阳有些发毛,瞪眼道:“丈二!你小子又有什么幺蛾子?”

  丈二看了看门主那苍白的脸,又转圜四顾周围,心中酝酿的话语顿时咽了回去,大袖一翻,云淡风轻道了句,“回禀门主,我在仰望你顶天立地的背影。”

  不料他这临来的马屁却是拍在了马脚上,只听扶南阳笑骂道:“你小子少跟我来这套,赶紧起来!”

  “哦。”丈二嗖地站起身,拍了拍衣服上若有若无的尘土。

  正此时,女子的清脆嗓音响起:“这是最后一个游戏,名叫【成神路】,规则呢,也很简单,嗯……你们上前来,奴家给你们仔细讲解一遍。”

  听到这话,众人陆陆续续围到了那个大石台边。

  女子指着铺在上面的兽皮道:“以这张地图作为世界的背景,来模拟修士在逆天的成神路上,可能会经历的种种事件,事件呢,嗯……就是旁边这些带有标注的图案。”

  说着她的手指点了点地图上、画在蜿蜒长路边的各种山川海泽,接着又拿起一个底部平整的人偶,和一个玉骰。

  “人偶代表参与者,投放于起点处,再按照先前决定好的顺序,轮流使用骰子抛掷点数,让自己的人偶前行,每次落点,将会触发好坏不一的事件。”

  女子说到这里觉得有些口干舌燥,掏出一个模样奇异的瓶子,咕噜咕噜喝了起来。

  趁此空档,有些不明就里的灵鸳歪着头问道:“这游戏我大致明白了,又是拼运气呗,但你说的好坏不一,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啧,小姑娘你好萌呀!”瞧见灵鸳的可爱模样,女子忍不住伸手,想摸摸她的橘黄的小脑袋。

  灵鸳机敏的一个低头,不断挥动双臂后退,躲了过去。

  女子有些悻然,收回略显尴尬的手,清了清嗓子,“成神之路又不是一帆风顺的,对吧?好坏不一的事件,很好地映射出其中的艰辛曲折,好的呢,可以让人进步,坏的呢,使人退步,就是这么个意思。”

  众人点点头,深以为然。

  “重点来了!”女子神色激动,指着路上一个画有‘?’的地方,“这里,代表着成神路上的‘未知机缘’,当然,它也分好坏,可能会进境神速,或者一步登天,也可能致人顿足,死亡,回到起点等不同的局面。”

  “哦?”扶南阳大感兴趣兼疑惑,“那这些‘未知机缘’又该如何实现呢?不会是……仙子你根据自己意思随口乱定吧?”

  女子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道:“奴家跟你们都快熬成老对手了,你看奴家是那种人吗?”

  啪!

  一个箱子出现在石台上。

  看着箱子上那个拳头大小的孔洞,扶南阳眉头一挑,伸手指指点点,“哦,哦,哦……”

  “你哦个鬼哦,”女子觉得好笑,“跟抽签差不多了!”

  扶南阳一拍脑袋,连连称妙。

  女子略微沉吟,道:“我们现在多达七个人,所以名次之间的待遇,也需要稍作调整,嗯……算了,一把杀三个也不好玩,还是一轮淘汰一个吧……”

  顿了顿,她轻蔑地看了眼众人,接着道:“要是你们运气差呢,要玩六轮才能结束,运气好呢,说不定一把过,但奴家纵横大富……咳咳,成神路数十载,从来就不知道输为何物!”

  言罢,女子双手问天,张狂而笑。

  “……”众人一阵无语,只觉她似乎得了某种难以言状的病。

  片刻后。

  排在长队后面的女子喊了一句,“你们不能使用灵识探查宝箱,或者用灵力纂改骰子的点数哦!要是被奴家发现,哼哼!”

  扶南阳哑然失笑,轻轻将骰子扔入透明的碗中。

  随只听一阵清脆的‘铃铃’声响起,骰子的向天面呈现出六个点。

  “六步,一二三……”

  扶南阳抓着人偶,在‘成神路’上的格子间起起落落,定在了‘?’的地方。

  “仙子,这是抽签吧?”扶南阳虽然已经知道,但出于明确考虑,还是问了一声。

  “对!”正伸长脖子的女子应道。

  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  言罢,扶南阳却是做起了非常怪异的动作,挠头,摸腚,甚至还扣起了脚板,此间他的嘴里还发出‘依依喝喝’的怪叫,整个人,都散发出跟凡间某些神棍跳大神似的气息。

  他的后辈们视若无睹,皆是做起了仰天状,心中只有两个字——‘丢人。’

  忍俊不禁的女子乐道:“喂,大叔,你羊癫疯犯了吗?病得可不轻快呀!”

  扶南阳扎着马步,横在胸前的双手,缓缓做了个收功的姿势,嘴角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,“仙子,这你就不懂了吧,这叫‘以秽生运’,很灵的一种愿法!”

  女子顿时恍然。

  她这种去过很多赌场的老顾客,对这种‘俗法’倒是屡见不鲜,不过呢,倒是没见过真灵验的,全然是霉运之人的自我安慰罢了。

  所以。

  只要没违反规则,你表演倒立拉稀都行。

  “喝!”

  扶南阳卷起袖子,手腕像蛇扭一般伸进了宝箱的孔洞里,‘铃铃’地摸索一阵,拿出一枚镌刻有小字的玉牌。

  “很不幸,您在探索妖兽洞穴时,遇见了终极之王‘蛛之歌’!但……蛛之歌对你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,赠送了一株仙草,境界……暴涨了八个!”

  念到最后,扶南阳的脸部肌肉不自禁地抽动了几下。

  这么逆天的功效,属于神药了吧……

  “仙子,这是何意?”

  脸色有些泛绿的女子没好气道:“上面不是很明显了么?八个就是走八步,蠢啊?”

  扶南阳点了点头,又拿起人偶数格子,“一二三……”

  好巧不巧,第八步的时候,恰恰又是‘?’。

  “喝!”扶南阳以刚化柔,打起了太极。

  女子侧出半个身子,摆手打断了扶南阳的‘施法’,“行了行了,别整那没用的,赶紧的!”

  扶南阳讪笑一声,又开始在宝箱里摸来摸去。

  “当您站在悬崖仰望星空时,天边忽然飞落一个仙子,跪在您面前,恳求做您的道侣,从此,您与她红尘作伴潇潇洒洒,境界一日千里,暴涨了……十二个境界?!”

  “这……到底是哪个人才想出来,尬不尬啊!”扶南阳脸上的肌肉抽动得更加厉害了。

  女子俏脸涨得通红,却是不说话了。

  有了经验,扶南阳拿起人偶,轻车熟路。

  当最后一步落在‘?’上时,他眉头一皱,转头询问道:“仙子,为什么走来走去都是这里?”

  “狗屎运呗,”女子冷笑一声,“再说了你还是高兴得太早了,又不是次次都是好的!”

  但,扶南阳把玉牌横给女子看时,她的绿脸拉得老长……

  上面写着:夜来明月高,您睡得正好,忽来幽梦,有神祇传法,醒来后暴涨了十一个境界!

  ……

  “一二三……”

  数到十一时,扶南阳下意识望向神色如便秘的女子,而后者察觉他的目光,挑眉怒视,“你看我做什么?再看我扁你!”

  扶南阳转过头,细细打量那些小字。

  ‘很不幸,因为您不小心触怒了狂傲老祖,致使经脉尽碎……但也因此觉醒了至尊修罗血脉,境界暴涨了二十个!’

  瞧见这一幕,排在第二位,毫无出手机会的寻意微笑道:“师父您运气果真好呢,这百步成神路,眨眼就过半了。”

  满面红光的扶南阳捂嘴咳嗽了两声,接着摆摆手,“这是为师多年以来,行善事所得的福缘,不足挂齿,不足挂齿啊!”

  扶南阳说罢望向女子的位置,却只见她已经转过身去,娇躯不时颤抖着,露出的雪白脖颈,已经变得润红。

  这……

  绝对是被气的!

  “我要走了哦!二十步!”扶南阳拿起人偶,极为大声的说道。

  背对众人的女子跺跺脚,算是做出回应了。

  然而,二十步之后,又是‘?’。

  铃铃铃!

  “您出于师门任务探访龙宫时,得罪了一个修为深厚的太子,在大打出手中,您无意中揭落了太子的面皮,竟发现……他其实是个母的!您秉着‘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’的念头,找准时机强吻而下,却不料触发了‘一见钟情’,从此……您暴涨了十七个境界!”

  扶南阳读完长叹了一口气,已经无力吐槽。

  接着他摇头摒除杂念,拿起人偶又是一顿起落。

  ‘?’……

  “您在白云之上小便……时,浇到了一条隐居此地的小神龙,导致被吊起来打了三万六千年,但因为您在这个期间频频顿悟,暴涨了十六个境界!”

  扶南阳嘴唇蠕动片刻,哑然失笑,“神剧情……”

  又十六步之后。

  ‘?’。

  “您在荡魔之战中,打倒了习得‘神罗天征’的太古巨妖,获得了它的妖丹,暴涨了一百个境界!”

  扶南阳目瞪口呆地喃喃道:“这……难道就是一步登天的神机缘?”

  “哎哎哎!大叔!”背对众人的女子身形一晃,将仍在犯愣的扶南阳推向一边,“你既然已经通关了,就上一边去!”

  接着她对排在第二的寻意说道:“到你了!快点,大家都很忙的!”

  寻意微笑颔首示意,款款向前。

  ……

  约莫过了半炷香的时辰后,只见女子蹲在大厅的墙角,有些怀疑人生。

  可恶,奴家连骰子都被碰过!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