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五十四章 穿越者

我的书架

第五十四章 穿越者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温馨蹦跳到女子后面,拍着她的香肩嬉笑道:“这下你没话说了吧?快快快,赶紧把我哥哥交出来!”

  听到这话,女子兀自颠腾着身躯,“奴家不服!你们肯定作弊了!”

  一旁,花智道了句:“你可别胡乱诬赖人啊,我们可是在你的灵识覆盖下,光明正大,堂堂正正地赢了游戏!”

  ……

  七嘴八舌的义正言辞下,说得女子自己都觉得有些害臊了,心道这莫不是就是‘福运不可长久,一朝便溃于北’的典型例子?

  罢了罢了,自己又不是什么不讲理的带恶人。

  不过……

  “人我肯定是会放的,只希望你们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。”

  扶南阳疑惑道:“什么请求?要是摘星夺月我们可是做不到!”

  女子站起身,绕着众人转了一圈,点点头,“你们实力不错,应该可以带奴家出去。”

  众人闻言皆是不免愕愣。

  一个连仙人都不虚的人,为什么还要别人带她出去,是没有脚,还是脱裤子放屁,臭显摆啊?

  女子似是知道了他们的心里所想,解释道:“别看奴家似乎很风光,不过是依仗这里的地利罢了,其实奴家才刚刚踏入五气境不久。”

  “什么?”众人异口同声地惊呼道,却是更加不解了。

  感情自己这些人是被一个菜鸟玩弄于股掌之中?

  不对!

  这十三装得一点也不真实!

  花智摊了摊手,玩笑道:“不是吧仙子,你要是五气境,那我不是连凡人都不是?”

  “对对对,她这叫白鹤进鹅群,再怎么装也不像鹅啊”灵鸳附和了一句。

  花智眼冒亮光,对灵鸳试探道:“九霄龙吟惊天变,化作春泥更护花?”

  “哟呼!”

  看见这两人突然击掌,女子有些莫名其妙,思索片刻,道:“嗯……怎么说呢,奴家并不是这里的人,甚至不属于这个时代,是出于某个因缘际会的时空穿越者!”

  顿了顿,她指着大厅中间那方水池,“醒来,就在那里了!”

  这下众人更蒙了。

  不是这里?不属于这个时代?时空穿越者?

 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……

  扶南阳皱眉道:“仙子,你说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,可有什么证据证明?”

  “等下啊!”女子来了劲头,在周身翻翻找找,少顷,她拿出一张皱巴巴、红彤彤、带有人像的长方形纸张,“噹噹噹!这就是证据!”

  刚接到手里,扶南阳便闻到了一股奇妙的味道,接着竟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  咔!叮!

  扶南阳那苍白的脸色,居然复回了些许的红润!

  他惊骇道:“这是什么!竟然可以让人立地顿悟?!”

  “这……”女子张嘴欲言,但却无语。

  一张人民币,在异世界还有这等神奇的功效?

  唔……自己还有二十多张存货,说不得,要发了!

  她脸上故作毫无波澜,高深莫测道:“这下你们相信奴家绝无虚言了吧?”

  扶南阳面色复杂地愣了片刻,转而朝女子郑重地做了个道揖:“鄙人扶南阳,在此谢过仙子!”

  紧接着,众人纷纷效仿。

  他的同门后辈自是不用多说,而温馨,则是因为那个死人的关系,爱屋及乌,花智呢,瞧见合作伙伴兼损友之父的道伤好了大半,也是由衷的高兴。

  凭白受此大礼,女子坐立难安,镂空丝袖猛一挥,“免了免了,忒俗!”

  说罢,她抬步走在前面。

  “跟我来!”

  众人如梦初醒,赶忙跟在女子后面。

  而与此同时。

  某通道内。

  “破……小姐姐,咱们是不是走错了路?这怎么跟来时的不太一样啊!”

  左丘菊东敲敲,西摸摸,想借此找出暗门的所在。

  她前面的乌光传出一句:“你问我我怎么知道?这里的通道如此复杂,难免会搞错!”

  “嗯?”左丘菊愣了愣,却是闻到了……

  路痴的味道!

  “小姐姐,你前面是什么方位?”

  一本是道刀道不假思索回道:“这还用问,肯定是东啊!”

  “……”左丘菊兀自抚额,一时间无了语。

  那明明是北边!

  她不动声色地快步走向前,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,商量道:“小姐姐,你又要照顾温不大,又要负责带路,会很累的唷,接下来,就让妹妹帮你分担一部分吧!”

  上一句的话语刚落,左丘菊心思电转间,尤觉自己的演技不够逼真,继续道:“就让不怕辛苦、温柔贤淑、美丽大方的我,来照顾温不大吧!”

  嗯……

  这铁定稳了!

  果然,只听浑然不觉自己中计的一本是道刀骂道:“去去去,你那点心思都已经写在额头上了,你当本小姐瞎啊!”

  “哼!”左丘菊故作不满地跺了跺脚,嘟着嘴,“不让我照顾温不大,那你总得给我一些事做呀!”

  她这副作态让一本是道刀顿时有些不耐烦,没好气言道:“胸大无脑屁事多,想帮忙是吧,那你就在前面带路!”

  “知,知道了……”左丘菊耸拉着脑袋,很不情愿的领在前面。

  心里,却是乐开了花。

  哼哼,你也有被我算计的一天!

  于是。

  随后的路程,便朝着事先定好的方向明确起来。

  东,与古杀阵背道而驰。

  走走停停、拐来拐去片刻,方向感奇差的一本是道刀觉得脑袋开始迷糊了,有气无力道了句:“不行了,休,休息一会儿……”

  使乌光将温言小小翼翼的放在一旁,她便‘噹啷’一声贴在了地面,心中念念叨叨:

  要不是自己道行不够,无法调动一本是道刀的全部力量,早就带人穿墙了……

  那还用这么累啊!

  难得见她的窘态,左丘菊转身掩嘴,无声而笑,好一阵,才重归平静。

  忽然。

  有痛呻苦吟声落进左丘菊的耳畔里。

  温不大?

  她转头看去,却见温不大鼻孔出了个大泡,睡得正香。

  “噗!”

  也亏你睡得着!

  左丘菊笑着笑着便发觉不对劲了。

  她想到了一个人。

  一个非常龌龊,下流,肮脏,猥琐,卑鄙……的破人!

  狗屎!

  左丘菊攥着粉拳暗骂了声,竖起耳朵仔细听,发现那半死不活的呻吟声却是越来越近了。

  “哎……哟,哎……哟,谁来救救我这把老骨头?他日必有重谢,哎……哟”

  这话刚落未久,昏暗的通道内,爬出了一个烂掉半边身子的人。

  冒着绿色荧光的伤口处,正不断地快速蠕动着,竟是渐渐生出了红肉!

  霎时间,四目相对。

  白发老者打了个哆嗦,觍着脸道:“仙子,您好吗?只要你不计前嫌,将老,我、小的救起来,小的一定奉上一件大宝贝!”

  “看不上,”左丘菊翻了个白眼,“你要死请死远一点,别弄脏了这里的地方,污染周遭的环境!”

  “别别别!说死多晦气啊!”

  白发老者说着扭动身体,像蛇般快速爬到左丘菊的脚下,正欲抓住,却见自己仅有的一只手上,忽然踩落一只靴子。

  咔!

  “啊!”他惨叫一声,身形沿着旧路复而又倒退回去。

  随只听那极为貌美、身材超棒的女子冷声道:“你要是再敢碰我一下……”

  咻!

  一枚蓝色的灵力箭,射定在白发老者近前。

  寒气无声穿透,让他花白的头发凝上了一层白霜。

  就算是这样,白发老者却是没有退缩,扯起脖子游说道:“仙子,我真的有一件宝贝!可长可短,可软可硬……”

  咻!

  白发老者还没说完,有些破裂的手掌已是贯入了一枚冷箭。

  呆看一会,他才后知后觉地惨叫了声,“呜啊!”

  “江山不改,我看你的淫贱也是不能移!”左丘菊骂了句,便转身回到温不大身边,坐下歇息去了。

  正此时,她旁边那个睡死过去的人,蓦地坐起。

  “嗯?”左丘菊转头一看,顿时喜不自禁,抓住温言的胳膊摇摇晃晃,“温不大你醒了?太好了!喂!小姐姐,你快来看!他醒了哎!”

  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吼这么大声干什么?”瘫在地上的一本是道刀悬浮而起,绕着温言飞了一圈。

  “奇怪,他的元神明明受损这么严重,怎么还变得更为圆润了呢?”

  左丘菊不解道:“这不是好事么?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  “物极必反?破而后立?还是……”一本是道刀透出乌光,将温言上上下下,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。

  “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  左丘菊朱唇轻勾,安慰道:“没有什么不对,那不就是对的咯,小姐姐你这样瞎操心,可是会把自己绕魔怔的呢。”

  听到这话,一本是道刀更觉头疼,刀尖指了指温言,没好气说道:“你自己看看他现在正不正常,对不对,再跟我说话!”

  哼!我看你就是小题大做,面子过不去了!

  腹诽了一句,左丘菊便伸头看去。

  只见温不大脸上,挂着从未有过的淫笑,口水横流,死死盯住自己的……

  她低头看一眼,却发现早前严丝合缝的衣衫,不知何时开了一道口子!

  而且,两只恶手,正熟稔地解着扣子!

  “啊!你这死人温不大!”左丘菊下意识就想提拳打去,但转念想到他这是受了神魂伤,才变成这个样子,便再也下不去手了,胡乱拍开那双手,站起来,嘟着嘴整理着衣衫。

  眼看此举不成,温言的淫笑转换成哭相,撒泼打滚大叫道:“我要吃内内,我要吃内内!”

  说着他抱住左丘菊的脚,一个劲地往上爬。

  啧,一把鼻涕一把泪,宛如巨婴。

  一本是道刀打趣道:“这些事情,我果然做不到啊!我改变主意了,他非你不养!”

  跟温言较劲拉扯,踢,甩等无所不用的左丘菊闻言,美目一翻,“哎呀,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这成何体统啊!”

  “这好办,”一本是道刀在瞪圆眼睛的白发老者面前,划了一道黑幕,“现在好了,你可以放开手脚,放开身心,来……”

  顿了顿,她一字一句接着说道:“喂!内!内!”

  左丘菊还没说话,无戏可看的白发老者已经不满地喊道:“好歹我也是跟你们共患难过的人啊!你们不能这样啊!”

  “嗯?”

  乌光幻化的硕大眼睛瞥了白发老者一眼,他便再也不敢说话了。

  一旁,左丘菊把背着手、剧烈挣扎的温言绑了起来,拍拍手,若有所思,又拿出一块手帕,塞进了那正不停‘阿巴阿巴’的嘴里。

  “大功告成!”

  接着她向一本是道刀问道:“小姐姐,他这样……真的没有办法吗?我这里有一些凝神安气的丹药,有没有用?”

  幻作人形的乌光点点头,又摇摇头,“可能有用,又可能没用,算了,死马当活马医,你先试试,不行我们再想办法。”

  “哦!”左丘菊从储物法宝拿出一个小瓶,随后拿下那块沾了诸多口水的手帕,“老实点!我们这是在救你!”

  温言:“阿巴阿巴阿巴……”

  咕噜咕噜!

  片刻后。

  左丘菊扶着已经睡过去的温言,长叹了口气,“虽然没什么实质的作用,但有安眠的效果也不错了。”

  一本是道刀点了点头。

  看来。

  必须要快些离开这个地方,去找寻一些治疗神魂的药材了……

  她使乌光卷起温言,道了句:“走吧。”

  “嗯!”

  左丘菊急忙越过那一人一刀,走向前去,做回自己的‘指东针’。

  小队后面仍有一人,略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