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五十六章 不负腰子不负卿

我的书架

第五十六章 不负腰子不负卿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左丘菊愣了愣,赶忙散掉那呼之欲出的法式,朝那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挥了挥手,喜道:“丈二师兄你是来救我们的么?这可太好了!”

  丈二扯了扯嘴角,微微点头,目光落向昏睡在乌光里的、脸色苍白的温言身上。

  随只见他瞳孔微缩,嘴唇无声蠕动。

  片刻后。

  交代前因后果的左丘菊耸拉着脑袋,跪在地上,认真聆听着众多同门那此起彼伏的敦敦‘教诲’。 

  有那么几瞬间,气急败坏的扶南阳作势便想打。

  要不是寻意以盘问清楚为由拦着,左丘菊这朵娇花,说不得就要凋零此处了。

  随着谩骂声越来越高,想一直保持沉默的一本是道刀,有些看不下去了,开口言道:“你们就不要为难她了,这一路走来,她也算变好了。”

  “咦?”正准备‘狂发雷霆’的灵鸳大感惊奇,“刀真的会说话啊?!”

  扶南阳脸色阴厉,胸膛剧烈起伏,怒道:“变好了,就能抹去以往的斑斑劣迹了么?那些因为他们的狼子野心,而丢掉性命的弟子们,就能瞑目了么?”

  温馨冷笑道:“呵,照她所说,我哥哥变成这个样子,也是她一手造成的,有什么资格,让我们对她心生怜悯?”

  她的话语刚落,紧随其后的花智立马觍起脸,附和道:“殿下说得极是!装模作样的坏女人,最令人讨厌了!”

  面对这些冷言冷语,问心有愧的左丘菊一言不发,咬着红唇,神情凄然,眼角的余光,不时瞥向温言,仿佛是临死前,对所爱的人万般不舍,能看几眼是几眼。

  紧观她变化的寻意叹了口气,跟仍在气头上的门主打着商量:“师父,此时此地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还是等出去了,再做定夺吧。”

  “哎!徒儿你……”扶南阳猛一挥袖,刚欲训斥,却正好望见旁边那正饶有兴致看戏的女子,心中顿时冒出一句:家丑不可外扬,只好深吸一口气,指着左丘菊,“回去再跟你算账!”

  接着他朝一本是道刀做了道揖,由衷道:“鄙人扶南阳,在此谢过仙子的救命之恩。”

  听到这话,浓郁的乌光幻作一个虚透的窈窕人形,摆了摆手,“说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,论起恩情,他从来都是站在我前面的,滚滚如雪球,已经大到让小女子都无以偿还的地步了,但小女子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报答,唯有以……”

  她还没说完,道道森冷的杀气已是奔袭而至。

  准备答话的扶南阳顿时有些尴尬。

  左看一眼,是正攥着粉拳,怒目而视的温馨与灵鸳,右看一眼,是秀发无风飞舞的寻意,正看一眼,是身姿挺直,怡然不惧的刀灵。

  咔咔咔!

  周遭的墙壁,地面,皆是附上了一层冰晶。

  在这样下去……

  说不得就要变成修罗场了!

  “咳咳!”扶南阳捂嘴咳嗽了声,“仙子,我懂你的意思,唯有以恩抵恩对吧?”

  一本是道刀颔首道:“没错,小女子正是此意,至于某些别有心机的人怎么想,小女子就不知道了!”

  已经收回瘆人灵压的三个女子闻言,又炸了毛。

  灵鸳跃跃欲试,招呼道:“哇!这么嚣张?姐姐们,并肩子扁她!”

  “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哥哥一命,就可以为所欲为了!”温馨卷起袖子,露出洁白的手臂。

  仍存着理智的寻意,赶忙拉住这两个张牙舞爪的同伴,转头对一本是道刀温声道:“都是自家人,伤和气的话,莫要再说了。”

  眼看动荡的局势又变得平稳,额上隐有汗水的扶南阳终于松了口气,心底一阵感慨:

  疾儿啊,有这么多女子关心你,人生,或许就不会寂寞了吧?

  只是,你的身体能受得了吗?

  心念至此,扶南阳情不自禁摇头晃脑喃喃道:“世间安得两全法,不负腰子不负卿呐……”

  “师父师父,”灵鸳一把抱住他的胳膊,眸子里泛满疑惑,“你这话好玄奥哦,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”

  扶南阳闻言脸色涨得通红,兀自咳嗽。

  师父这是旧病复发了?

  不免担心的灵鸳散开灵识查探而去,好一会,却发现师父除了心绪有些起伏外,没什么大问题。

  哼!又装高深!

  灵鸳跺跺脚,鼓着嘴角郁闷道:“哎呀,师父你就不要打哑谜了,人家脑子笨,不能这么玩!”

  蹲在温言身旁,俏脸漫了些绯红的寻意适时叫道:“师妹,你快过来帮忙!”

  “哦!知道了!”灵鸳应了声,快步上前。

  瞧见师父那满含感激的大拇指,寻意别过脸去,心道一个个都是这么不省心,管挖不管填。

  “无忧姐姐,我师父说的话,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仍在好奇的灵鸳,扯了扯温馨的衣角。

  “哎呀!”面容也有些发赫的温馨,不满地甩掉那只正在轻戳自己的‘魔手’,转念一想,谎言已酝酿了个大概,“就是天道应太极,化转成黑白的意思,只要你能悟到,那就是赚到!”

  蓦地她脸色一变 ,‘恶狠狠’地小声叮嘱道:“还有,以后不能叫我无忧姐姐,叫我温馨妹妹!特别是在这个人面前!”

  温馨说着,指了指睡得跟死猪似的温言。

  灵鸳先是有些不解,转而便恍悟了,嬉笑道:“哦!姐姐我懂了!小妹妹你定是怕被哥哥打屁股,对也不对?”

  “对你个大头鬼!”温馨白了一眼这个戏精,接着却是装作艰难无比的样子,“哎呀!我力气小,有些抬不动!姐姐快来帮把手!”

  “妹妹莫急!”已然进入状态的灵鸳伸出右手,攥紧拳头,用力一弯,拍了拍并不结实的臂膀,“就让姐姐我,为你扫平磨难!”

  瞧见这一幕,站得极远的女子噗嗤一笑。

  看来这中二病,无论哪个世界都是存在的!

  三个女子进行一通笨拙的操作后,抬起温言就要往外走。

  咚!

  可怜的温言,在她们互换头脚的时候,额头上凭白多了个大包。

  扶南阳急忙叫住这三个活宝:“哎哎哎!你们几个是得了宝贝的盗墓贼,赶着去销赃么?这是活生生的人!而且还是病人!毛手毛脚的,要是再出什么差错,到时候怎么办?”

  寻意捂着脸,自觉这不计后果的无脑跟风,确实有些丢人。

  下次,不能随她们的冲动而去了……

  “还是我来吧,稳。”一本是道刀自告奋勇。

  “……”扶南阳细细打量完自己的儿子,又看了眼他头上的大包,叹了口气,向一本是道刀做了个道揖,“那就劳烦仙子了。”

  正此时,温馨碰了碰灵鸳的手,后者顿时会意,大声道:“不用!我把师兄放进储物法宝就可以了!省心省力!”

  “胡闹!”扶南阳瞪了她一眼,“人命关天的事情,岂能如此儿戏?放进里面,就不能根据他即时的身体状态做出应变了!”

  “徒儿知错了!”灵鸳深深鞠了一躬,橘黄的齐腰长发,有一部分贴在了地上。

  “知道就好。”扶南阳点点头,面色稍缓,指着仍在长跪不起的左丘菊说道:“你们把她看稳就行了。”

  似有所觉的左丘菊却是说话了,“门主请放心,纵使万般责罚,弟子也不会逃的。”

  手上多了条绳子的灵鸳哼道:“好话谁都会说,好心就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了,给我老实点!”

  说着她粗鲁地架起左丘菊,将其捆了个严实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那本就蔚为壮观的风景,更加惊心动魄。

  低头看了自己,又看了眼那有些可恶的雄伟,灵鸳顿时有些泄气。

  为什么,是个人都这么……能长?

  寻意姐姐这样,无忧姐姐以前也是这样,还有那个已经死掉的……呸呸呸,姐姐她是升仙了!

  忽然。

  灵鸳心中划过一道小闪电。

  师兄喜欢大的!

  心念至此,她不禁更郁闷了。

  “师妹,你在磨蹭什么?走啦!”

  “啊!哦!”灵鸳应了声,正只见从旁款款而过的师姐……

  一荡一荡。

  她心中的自卑,再也抑制不住。

  ……

  片刻后。

  青铜大门前。

  女子举过肩头的纤手向后挥了挥,“你们让开,我先开个门。”

  众人依言照办。

  “芝麻开门!”

  隆隆隆!

  紧闭的大门,向内里张了开来。

  扶南阳打趣道:“仙子,你的法咒之语倒是十分别致。”

  “风格使然,我念不来那些拗口的,”女子打了个哈哈,朝前做了个跟我走的手势,“佛罗密!”

  “仙子,这又是什么法咒之语?”扶南阳奇道。

  “咳咳!家乡方言!”女子显然有些尴尬,随即神色一正,伸出纤手,“拉住我的手!”

  接着她望了眼其余人,凝重道:“你们也要这样!还有,不要心存侥幸,都打起精神来!”

  众人见女子如此郑重其事,本来稍显放松的心顿时提了起来。

  不多时。

  一条颇长的‘人体锁链’就组成了。

  因为要带着温言,所以一本是道刀便要排在前头,寻意第二,女子第三,断后的是丈二。

  “三!二!一!冲!”

  女子的话音刚落,已经达成同频的‘锁链’向着门外爆射而去。

  锵!

  作为‘链头’的一本是道刀,撞上门框中的范围时,却是发出了一阵金石交击的脆响,猛烈的去势,也随之一顿。

  “别留力,这不是演习!这不是演习!”女子高声喊道。

  也就在这时。

  吼——

一阵仿若千军嘶吼的震耳响声,从大厅内传来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