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五十八章 醍醐

我的书架

第五十八章 醍醐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一天后的傍晚时分,苦乐峰,新建且不大的木屋里,却是挤满了人。

  少顷,倍感无聊的丈二出了门,望一眼湛蓝的天空,只觉豁然开朗,神清气爽。

  负手而立的扶南阳瞥了一眼门外,便把目光归回趴在竹床上的女子,问道:“你们怎么看?”

  “两个灵魂相互融合了?这着实罕见,虽说诸界间与之类似的案例不少,但也是道途听说的居多,真的倒没有见过,所以我也不敢妄下定论。”

  说罢,卞狄禁不住捂嘴咳嗽了几声,略显苍白的脸,顿时泛上些病态的潮红。

  瞧见此幕,京蝴无奈地扯了扯扶南阳的衣袖,后者当即皱紧眉头,柔声道:“大长老,你的伤还没好透,应当注重休养才是,门中的繁务,我会另做安排。”

  卞狄闻言拱了拱手,“回禀门主,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我自当是义不容辞,贡出绵薄气力,况且这事又非打斗,动动生锈的脑筋,没什么影响的。”

  深知他那执拗性子的扶南阳叹了口气,知道再多的空口白舌,也应该是劝不住了,索性不再多说,转头向其他长老征集意见,“你们呢?”

  已经掏出绳子,准备将老大来个五花大绑的无离投愣了愣,不动声色地翻了翻手,再装模作样清了清嗓子,道: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,只知道如果在融合期间发生轻微异变的话,很难存活下来。”

  为女子把脉,闭目良久的舒长安睁开眼,站起身,“她现在,就是在异变的过程中,成了,势必会造就出一位天骄,败了,身死道消,倘若真成了,其中的意识也说不定会是哪个,所以……”

  顿了顿,他悄然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  一旁,轻摇纸扇的青年赶忙捂住舒长安的手势,接着看了眼竹床上女子,见她并没有注意到此事,这才松了口气,大声道:“所以我们需要更小心,削弱那个‘地灵’的极力反噬!三哥!快给这位小姐打几个禁制!”

  身高七尺三,脸有八字颧颊沟的老者停下抚须的动作,错愕道:“我擅长的是给法器打禁制,又不擅长给人打!老四你是不是傻!”

  面容俊朗的青年嘴角微勾,‘啪’地打开纸扇,边摇边温声道:“都差不多,能出效果就行。”

  老者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言道:“屁话!把如此狂暴的力量,刻画在她的小身板上,不得直接炸咯?”

  长老中排行第四的东方规笑意更浓,‘啪’地合起纸扇,晃了晃,“哪有三哥你说这么严重,化繁为简,以巧作衡不就行了?”

  赛丰大感头疼,苦笑道:“说得轻巧,做起来就难了,你三哥我也……”

  “嗯!此法甚妙!”却是眼泛奇光的扶南阳插了一嘴,且还没等赛丰推脱,他便转头跟形如庄稼汉模样的中年人问道:“五长老,加上你的‘相丹之术’,此举有几成胜算?”

  初体验紧张地搓了搓粗糙的双手,不确定道:“约莫五五开,而且这还是在良性状态的前提下,恶性咱就不说了,因为那属于奇迹与天意的范畴了。”

  凑近的舒长安踮起脚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说这丧气话干嘛?只要我们这对‘二加五’的搭档联手,那还不是简简单单?”

  他不说还好,一说,排老五的初体验更不安了,小声道:“可就算如此,我们还是不能解决少主身上的问题啊……”

  舒长安怔了怔,挠头讪笑。

  倒是本应心急如焚的扶南阳笑着安慰道:“神魂创伤的修复,并非一蹴而就的,你我又不是神,难免会有力有未逮的时候,莫要太过自责才是。”

  “门主……”初体验神色复杂。

  扶南阳摆摆手,洒然一笑,道:“我已经给青上古城送去法信,若是快些,他们的人过个几日也到了。”

  接着他朝女子客气地拱了拱手,“仙子,方才的话你也听到了,你意下如何?”

  听到这话,正与温馨她们说些悄悄话的女子翻了个身,露出白花花的肚皮,笑嘻嘻反问道:“难不成还有第二个办法?”

  看她表情轻松,扶南阳顿时恍悟,随即禁不住生出了欣赏,又拱了拱手,肺腑道:“仙子这般心性,扶某自愧不如!”

  女子噗嗤一笑,乐道:“不敢当不敢当,于困境中必要的觉悟罢了。”

  扶南阳点了点头,目光从众位长老的脸一一掠过,吩咐道:“除了大长老、六长老,其余人便留下吧。”

  “领命!”众长老齐声作揖。

  察觉大长老又要自告奋勇,扶南阳伸指朝他虚点几下,笑骂道:“早知你闲不住了,听蝴儿说事务厅近些日子接下的委托,都快堆积成山了,给老子速去处理!”

  卞狄很不情愿地应了声,一步三回头地出了门。

  “门主,那我呢?”无离投问道。

  “你嘛……”扶南阳思索片刻,目露幽光,“明月峰那个白发老者。”

  接下来的话他虽然没有点明,但无离投已是心领神会。

  未久,这间小屋只剩下四个男人,和一个衣衫半解的女人。

  “来吧!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!”女子说罢把一条面巾咬在嘴里,身子一翻,重新趴了过去。

  众长老面面相觑,不免无了语,少顷,才按部就班,循序渐进地做起了商量好的功夫。

  淅淅索索,汗流浃背。

  直到月挂柳梢头,这事才算是结束。

  吱呀。

  在竹椅上打着瞌睡的扶南阳睁眼看去,正见四位心满意足的长老陆续走了出来,他赶忙坐起身,明知故问道:“如何了?”

  眉飞色舞的舒长安拱手道:“回禀门主,幸不辱使命!”

  但把控其中细节的东方规却是‘啪’地打开纸扇,皱眉道:“这个方法也只是暂时的压制,过不了多久,便会失去效应,说不定还会变本加厉,到那时……”

  扶南阳站起身,负手在后,言道:“所以青上古城的事,才变成一箭双雕了啊……”

  赛丰张嘴欲言,忽然想到了什么,传音道:“门主,我实在想不通,为何要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?”

  其余的长老闻言,顿时翘耳以盼,也想知道此中的答案。

  “宝藏入门,虽带刺,易爆,但不能否定她是宝藏的事实,我们需要做的,便是将其中的负面剔除,让正面发放光华。”

  东方规‘啪’地合上纸扇,“门主,你的意思是……她已经算是我门的人了?”

  “不错,这事她在秘境中就已经答应下来了。”扶南阳的眼眸中,正倒映着天边的皎月。

  “二长老也说过,若是成了,她势必会成为天骄般的人物,那对天气门来说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提升,加上疾儿,以后会是怎样的光景,就不用我多说了吧?”

  一门双天骄?

  这……

  太疯狂了!

  这时的众长老,却是有些明白了。

  ——门主在做一场豪赌,不仅是赌女子的融合会成功,更赌成功之后的意识还是现在这个!

  好气魄!

  不愧是门主!

  看见众长老心悦诚服的模样,扶南阳不免心绪飘摇,暗自叹道:

  这都是从前因中诞下的后果啊……

  时间,退回到一日前。

  众人走走停停,已是离了青铜之地颇远。

  灵鸳看了眼已经醒转,正追着左丘菊在‘啊巴’不停的师兄,叹道:“面对神祇的自爆,师兄还能保身至此,已经算得上命大了!”

  一旁的女子嗤笑了声,道了句:“不是命大,是福大!说起来,你们应该感谢奴家才对!”

  “嗯?”灵鸳愣了下,随即作势欲打,“这里可不是青铜之地,你一个五气境的小菜鸟可不要嚣张哦,不然我这个秘灵境的大姐姐可是会发飙的!”

  女子怡然不惧,冷笑道:“要不是奴家利用拥有的便利,压制住了神祇的威能,他一个问道境的菜鸟,能完成这种壮举?快别做梦了!”

  “哼!我看你是真的找打!”见她一次次反驳自己,灵鸳禁不住来了些气,扬起骤放光芒的纤手,张牙舞爪地冲了上去。

  “师妹!”寻意闪身一把搂住灵鸳的腰肢,让她动弹不得,柔声训斥道:“你呀,整天想着打打杀杀,哪像个女孩子……”

  挣脱不得,灵鸳跺了跺脚,“她的语气里含着刀子,人家能不生气么!”

  寻意微微一笑,将娇艳欲滴的朱唇贴在灵鸳耳边,无声蠕动着,而原先有些不满的后者,竟是渐渐起了喜色,不多时,便扭捏着身躯走向一旁,双手堆放于腹前,昂首挺胸,面带和熙。

  温馨大感惊奇,问道:“寻意姐姐,你对灵鸳姐姐说什么了?她居然跟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  看见那满含温柔的目光瞥了一眼哥哥,又落到自己身上,温馨顿时意会,心道也亏得是灵鸳,才愿意无条件相信你。

  解决了这一大一小,寻意便想跟女子赔个不是,刚转头,却只见门主已经在拱手致歉了,也不好添油加醋,干脆安安稳稳站定,模样与灵鸳有些相似,但其中的动作,显得更为自然。

  此时,扶南阳正问道:“仙子,何谓福大?”

  女子言道:“就像奴家刚才说的那样呗,因为奴家强拖住了神祇的下身,加上有意压制,神祇自然就发不出应有的威能了,但奴家毕竟不是真的地灵,做不到真的控制住,所以后面的情形你们也清楚。”

  听到这话,作为当事人,哦不,刀的一本是道刀征了怔,喃喃道:“原来是你在帮忙啊,怪不得我们当时能应付的如此轻松……”

  接着,乌光幻作人形,给女子鞠了一躬。

  见她如此郑重其事,本不信的众人,将信将疑。

  “三个游戏,”女子的目光定在温馨身上,伸出三根手指,再变作两根手指,“有两个都有藤蔓唷!”

  她又使青葱玉指点了点花智。

  “你的命运之神,会不会是奴家呢?”

  一时间,此地落针可闻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