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五十九章 昏招

我的书架

第五十九章 昏招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距离苦乐峰约莫五十里,是那幕千丈的巨瀑,再向右横移五里,是孤零零的小玉峰,此处的花草树木相比于其它峰来说,种类更多些,品貌也更优,生机盎翠之下,绿得能让人心痒。

  山顶的宽阔草地间,矗立着一间造型精致的典雅楼阁,露台上,四个女子齐齐依着栏杆,托着腮帮唉声叹气。

  遥望明月高挂,近看蓝瀑熠熠成晶,听着哗哗的水声与百兽的不时嘶鸣,倒是极为安逸,但刚转头,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咧嘴傻笑,口水成线的痴儿面容,心中的祥和感,顿时烟消云散。

  此时的他,正蹲在地上,大呼小叫地玩着一坨黝黑的泥巴,捏成碗状,口朝下猛砸,‘啪’地一声,碗底破碎,泥土飞溅,又快速将其拾掇好,依前法反反复复,乐此不彼。

  女子们本就闷闷不乐的愁容,犹豫又盛了几分。

  抹掉脸上的泥迹,灵鸳提议道:“要不还是把他打昏了吧?老是这个样子,真让人揪心。”

  寻意白了师妹一眼,软糯的嗓音轻轻柔柔,“说什么呢,起码还能动不是?”

  “说的也是,就是太憋屈了!”灵鸳趴在栏杆上,心烦意乱。

  同样动作的温馨歪着头,问道:“如果按照之前的方法,应该可以挽救回来吧?”

  幻作人形的一本是道刀道了句:“暂且不论症状上的差异,光那些可遇不可求的稀世药材,就已经让人头疼了。” 

  “是啊……”灵鸳努着嘴,“以前我跟师父能找到所需的药材,运气占了很大的成分。”

  “总归能行不是?给我列一张方子,我天亮就出发。”温馨的眼神,变得格外坚定。

  “不可!”寻意惊呼着,紧紧搂住小人儿,“还是等青上古城的人来看过之后,再做定夺吧。”

  灵鸳也抓住了一只手,劝道:“是啊无……温馨妹妹,这事急不来的,要是不行我们再结伴一起去。”

  有些喘不过气的温馨答道:“知,知道了。”

  两人这才把她放开。

  寻意站起身,捋了捋遮眼的青丝,想起一事,轻道:“这个时辰,也不知唤作赵铁妞的情况如何了。”

  轻松躲避掉飞溅过来的乌泥,灵鸳朝始作俑者伸了个中指,微笑道:“这里跟那里相距又不远,姐姐你使灵识看看呗。”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寻意颔首,闭起眼,散出灵识向苦乐峰延伸而去,少顷,她睁开眼,“很成功。”

  正此时,把那砣泥巴都快玩没的温言,突然变了脸色,在地上滚来滚去,嘴里叫嚷着:“我要吃内内!我要吃内内!”

  众女子面红耳赤,不忍直视。

  转瞬便恢复平静的灵鸳低头看了一眼,摊手笑嘻嘻道:“寻意姐姐,站在这里的人,只有你有这个条件唷!”

  温馨忍俊不禁,乐呵道:“照目前来说,确实是这样。”

  察觉那哀求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,一本是道刀奇怪道:“看我干嘛?我只是一个虚幻的刀灵哎,兴看,但不中用啊!”

  听闻这些打趣,寻意娇颜上的绯红愈发鲜艳,跺跺脚,“这可是你们说的,别怪我捷足先登!”

  其余三人全是摆手,脸上布满戏谑。

  而自觉不过瘾的灵鸳更是纤手一翻,掏出几碟瓜子分发而下,不多时,悠闲的声音已是嘎嘎响起。

  见她们轻松的模样,寻意不免纳闷,但接触到少主的身体时,便全然明白了,哭笑不得道:“难怪你们不着急,原来是这样啊!”

  灵鸳吐出瓜子皮,含糊不清道:“可不是么,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,非那个囚禁起来的‘奶妈’不肯。”

  寻意揉了揉太阳穴,娇嗔道:“这我怎么知道!”

  也是,她于秘境中全程都在劝架,打架,思考,忙得焦头烂额,对这事确实不甚清楚,而且刚回到天气门,便按师父的吩咐去做了些琐事。

  好不容易脱开身,赵铁妞的事情已接踵而来,期间又充当了心理辅导的角色。

  等仪式开始,她依着师父之言,带着众人来到这里,这才有清闲的空隙。

  虽说傍晚到月挂郎空这几个时辰里,聊的内容并不重复,但相关的却是未曾听说。

  最重要的是,少主因为师妹毛手毛脚的大药量,昏迷到前几刻前才刚刚醒转,他醒了,又作何呢?嚷嚷着要玩泥巴。

  她一个正常人,拿不正常的人难免没了办法,只好凭空摄来一团泥巴,交由少主玩去了。

  但是呢,神志不清的他刚刚接过,居然一把扔掉,哭喊着这里的不好玩儿,要万兽秘境里的才行。

  于是,没辙的她火急火燎又进到万兽秘境里,找了不同的泥巴回来,这事儿算是堪堪结束。

  见寻意暗自苦恼,并未对瓜子动嘴的温馨,踢了灵鸳与一本是道刀一脚,行礼致歉:“因为我们的关系,让姐姐劳神了。”

  “都是自家人,说这些干什么?”寻意将三个调皮蛋扶起,叹气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,难不成真要便宜那个有异心的女子?”

  瞥了眼正要上房揭瓦的师兄,灵鸳再次提议道:“把他绑起来吧?或者加大药量,让他昏迷个十天半个月的?”

  “瞎说!”寻意轻拍了一下师妹的手,“睹物回思,说不定是治疗这个疾状的好办法。”

  温馨点了点头,附和道:“不错,在那些人没来之前,带他去看一些熟悉的人与物,或许会有奇效。”

  一本是道刀道皱起眉头,轻声道:“他的记忆,似乎是停留在绿地与自爆之间的某一瞬了,这样真的有效果吗?”

  寻意微笑道:“凡事皆是探索过后才能得到经验,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”

  打定主意,她们便抄起颠腾不停的温言,往秘境最后的边缘,冰雪囚牢飞去。

  不多时,众人便出现在一个牢房外。

  说是牢房,却没有冷硬的铁栏杆,更不是简陋的一床一坑,反倒华美得形如宫楼,其中的家具也一应俱全,反差着实有些大。

  但无论房屋还是家具,全都呈现出湛蓝的颜色,兀自往外冒着寒气,细微的结冰声,咔咔响个不停。

  而房间的蓝发女子,正忙前忙后,十分卖力地清除各处垂冰与坐刺,瞧见众人的到来,她脸色一喜,接着迅速敛去,小跑到中央,把桌椅上的冰层先行剔掉,这才把门打开,躬着身子,朝里面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各位师姐,请进!”

  “咦?”灵鸳似是发现了新奇,嘻嘻笑着,“你这坏婆娘,倒是挺有闲情雅致的嘛。”

  “慎言!”寻意斥了灵鸳一句,转头向左丘菊行了一礼,“我师妹嘴碎成病,还请左小姐不要在意。”

  听闻这刻意生疏的称呼,左丘菊愣了下,微微笑道:“哪里的话,灵鸳师姐的真性情,师妹可是羡慕得紧,喜欢还来不及呢。”

  “油嘴滑舌!”灵鸳撇了撇嘴,心底却满高兴的。

  “咳咳!”温馨虎口捂着嘴,假意咳嗽了两声。

  寻意将鬓前的发丝捋到耳后,正欲向左丘菊说明来意,眼前忽然闪过一个人影,随只听正襟危坐的左丘菊发出一声惊呼。

  她掩嘴一笑,柔声道:“这便是我们来找你的原因,少主他现在似乎只认你。”

  左丘菊又惊又喜,一惊温不大正在解自己的衣衫,二惊‘少主’二字,喜得是温不大就算失了忆,低了龄,依然记得自己。

  她将那两只作恶的手死死抓住,禁不住赫颜,羞怯道:“这,这如何使得啊,师妹我又不是随随便便的浪蹄子!”

  灵鸳没好气道:“使不得?我看你心里是乐开了花吧?”

  见少主那急不可耐的魔怔之色,寻意叹了口气,幽声道:“若是有第二个办法,我们绝不会为难左小姐,但现在的事态,已经到了死马都当活马医的地步……”

  稍加思索,她站起身继续说道:“当然,要是左小姐不愿意,我们也不会强求。”

  “寻意姐姐,跟一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阶下囚,还这么客气干嘛?大不了不试就是了!”灵鸳冷笑着上前抓住师兄的手,强拉硬拽。

  温言‘挥舞’着两条长长的鼻涕,大喊大叫:“我要吃内内!我要吃内内啊!”

  左丘菊的脸色阴晴不定,拿不定主意,于本心来说,这倒是一件美事,但从另一个层面想,这可能是一件祸事,因为拿捏不准她们是来真的,还是出于某种目的的试探,若是自己草草入套,后面指不定会有更残酷的惩罚,在嗷嗷待哺。

  灵鸳掏出直性鞭,把师兄的双手捆了个结实,往大门狠狠一推,“走!”

  扑通。

  温言五指成爪贴在地上,用自己的指甲死命抵抗,毫不在意磕磕碰碰与寒气入体,只是一味的坚持,期间还念念叨叨:“我要吃内内……我要吃内内……”

  沉默不语的左丘菊更迷糊了,总觉得她们这是利用温不大来表演苦肉计,好让自己尽快‘下水’。

  “啊!师兄你怎么了?!”

  左丘菊寻声望去,却见温不大的十指上,触目惊心的点点猩红正在漫散,她再也忍不住,站起身飞跑而去。

  ……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