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六十一章 门中风云

我的书架

第六十一章 门中风云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之后几日,众女子带着温言在秘境中飞来荡去,几乎每个角落都差不多都游了个遍,从开始的兴致盎然,到最后便索然无味了,于是又去了外门转,而外门就那么点大的地方,对精力旺盛的她们来说,根本不兴折腾,几个来回后尤觉不过瘾,盯上了方圆之外的地方。

  好在扶南阳告诫在先,不许超过五十里,不然这些莲足生风的仙子们,说不得就要做出‘挟天子以浪迹天涯’的壮举。

  也正因她们不顾隐蔽行踪的招摇过市,说话也不讳口,导致门里门外的弟子看了个清,听了个全,加上一传十十传百,都知道师姐前辈们跟那个二傻子‘有一腿’。

  一时间众说纷坛,流言四起,有说那个二傻子是师姐们用作发泄.欲望的工具,玩儿傻了,才良心发现带在身边,有说是其中一人的私生子,因为夫家发生了不可逆的变故,这才发退回来,逼不得已养在身边。

  但有耳尖的弟子,听闻前辈们称呼那个二傻子为‘少主’后,此事的舆论,便倒向了门主这边,延伸出的小故事大故事,皆是绘声绘色的,什么老来得子,子却傻啦,一夜风流撒野种啦,等等等。

  猜测的同时,却是担忧起门派的未来了,心想难不成以后是让那个二傻子引领他们?诸界中类似阿斗的例子比比皆是,可真到了自己头上,又该如何是好啊?

  想办法呗。

  明示暗示一应俱全,汇成纷纷的雪花,飘落到门主那里,言说破孩子必须破摔,劝他关起房门另开炉灶,传承出品质优秀的后继人才行,更有甚者,竟打起暗杀‘少主’的念头,不过温言身边那几个女子终究不是花瓶,也就不了了之。

  扶南阳对此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因为一旦挑明温言便是扶疾的身份,定会把他的昔日仇敌招来,置门派于水深火热之中,但也不好说弟子们的不是,毕竟,如果抛开温言的另一重身份不谈,不管他们是真心还是假心,对当下反而是最优的识务选择,只好找一处清净之地躲了起来,眼不见心不烦。

  正如此,无形中倒坐实了温言是‘野种’的事实,弄得弟子们吃饭饭不香,喝茶茶如水,怎一个难受了得。

  为何呢?

  对于他们来说,并非是接受不了二傻子是少主的事实,而是因为‘仙花插在粪坑里’带来的别扭反差,搞得有点自闭。

  且在这个度日如年的期间,他们总会看到只要那个二傻子一嚷嚷着“喝内内”,前辈们便会适时地撑开了漆黑的灵气罩,忙活一阵到半天不等,出来的时候,竟都是面红耳赤,衣衫不整的一幕。

  纵使再愚笨的人用脚指头想,也能想出来此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一颗颗爱慕的心,如土鸡瓦狗般崩塌殆尽,寻死觅活的人数,达成了门派历史上的最顶峰。

  莫得办法,扶南阳只好成立了一支预防队,对这些‘可怜人’进行了救赎,方法也很简单,一棒打晕带走,消除记忆后再扔回去,同时叮嘱寻意她们不要再四下游荡,老老实实待在苦乐峰,或者小玉峰都行,总之不要再出门,免得弟子们‘旧病复发’。

  几个疯玩数日的女子眼看逍遥不成,只好挤在苦乐峰的小屋内,以赵铁妞独创的【成神路】打磨时间,玩着玩着,便都沉迷其中,倒不怎么无聊。

  但一始终是一,玩不出什么花样儿,没过多久就心生腻歪,不过,赵铁妞作为一个来自未来的人,玩过的游戏不计其数,哪会这么容易屈服?

  在九成一败的实验中,她终于捣鼓出了一副扑克,刚成,她便把扑克举过头顶,在诸多好奇的目光中得意洋洋,摇头晃脑地说着规则。

  说的,正是斗.地主的规则,至于为什么不是其他的玩法,自然是赵铁妞的私心所致,擅长,还有斗.地主那一对二,二对一的阶级刺激,让她欲罢不能。

  好汉架不住人多,又何况是三人的游戏,这种玩法,并不能满足所有人,都觉得光光愣看,很没有参与感,沉浸其中才能领略魅力。

  赵铁妞提议还是用老规矩——轮番上阵,赢家守擂,输家出局,美曰其名败者食尘。

  此时,屋内的草席上。

  作为地主的赵铁妞‘啪’地摔出一张牌,张狂高喊道:“小王!愚蠢且卑微的土拨鼠们,匍匐在我的脚下吧!哈哈哈!”

  农民之一的寻意捋了捋遮在眼前的发丝,嘴角微勾,从手牌的最前端拿出一张,微笑道:“赵妹妹你还是高兴的太久了,大王。”

  而她的队友花智伸手一扬,从寥寥只剩五六张的手牌中丢出四张,“小4炸!”

  胸有成竹的寻意略微错愕,惊道:“我们是一起的啊,你炸我干什么?”

  花智愣了下,随即恍悟,伸手就想把那四张扑克牌拿回来。

  “我让你作弊!”赵铁妞掏出一个手掌模样的‘苍蝇拍’,重重地把花智那只正要反悔的恶手拍到通红,气呼呼道:“规矩都忘了?”

  “那个,有点儿记不大清了……”花智挠头讪笑,很不情愿的缩回手。

  赵铁妞催促道:“炸我不要,赶紧出牌!”

  花智看看自己的牌,又瞥了眼同阵营的寻意,颤巍着抽出一张,苦笑道:“3。”

  临旁,脸上贴满纸条的灵鸳蓦地瞪大眼睛,没好气道:“你是不是傻?往大了顶不知道?要我说,就应该出最大的K!”

  赵铁妞白了她一眼,提醒道:“观牌不语真淑女。”

  接着她快速地出了一张4,嘻嘻笑,“这是我最后的累赘哦,不拦着,你们就没机会了!”

  “那可未必。”寻意神色淡然,缓缓出一张A。

  “这句话,原封不动的还给你!”赵铁妞嘿嘿笑着,出一张2。

  寻意摇了摇脑袋,柔声道:“走一步,看十步,这可是赵小姐你自己说的,怎地就当局成迷了呢?”

  杂乱但明朗的牌局上,落下四张J。

  “要,要不起……”赵铁妞耸拉着脑袋。

  寻意将手中的牌全部丢了出去,道:“3到8的顺子。”

  “顺子?”眼神黯淡的赵铁妞抬起头,似乎看见了翻盘的希望,伸出食指,细细点着自己的手牌,大喜道:“我要我要!”

  “让你失望了,我已经出没了。”寻意摊了摊双手。

  “啊?太可恶了!”赵铁妞说着脑袋着地,浑身挂满黑线。

  一旁,吃了良久败尘的三个女子见状,眉开眼笑,皆是朝她伸出带着纸条的纤手。

  “姐……妹妹,应该贴几条?”

  “等等啊,我算一下,嗯,初始两条,两炸是八条,又因为她是地主,总共十六条!”

  不多时,‘孑然一身’的赵铁妞,脸上贴满了纸条,轻轻呼气,贴得井然有序的纸条便飞舞起来,端的是‘衣带飘飘’。

  沾了队友光的猪队友花智扯着嗓子,阴阳怪气嘶喊道:“有请下一位受害者!”

  灵鸳捋起莫须有的袖子,自告奋勇道:“食人花你别得意,我来治治你!”

  片刻后,败下阵来的花智,用像是含恨托仇的语气跟温馨说道:“殿,殿下,微臣先走一步……”

  ‘雀占鸠巢’的温馨笑骂一句“戏精”,仍不忘往他的脑袋上贴上纸条。

  也就在屋里众人玩着游戏,欢声笑语的时候,天气门的外门牌坊处,忽然飞下两个人。

  在前的,是个中年人,并未束冠,而是在后脑勺扎了一条长长的马尾,额方鼻挺,脸型椭圆,又不乏棱角分明,剑眉迷目,整张宽厚的嘴,都围满了粗且浓的短胡,咋一看,像是刺猬身上的黑色毛刺,坚硬非常。

  他着了身白色的麻衫,脚踩一双草鞋,胸前的襟口,不知为何湿了大片。

  中年人捋了捋额前那随着风儿摇摆不定的飞发,身形向后一仰,半躺在虚空,拿下腰间那个大葫芦,拔开塞子,将葫芦高高举起,再猛然倒出葫中酒,“咕噜咕噜”喝了起来,嘴里还不时喊着“痛快,快哉”的字语。

  如此的放荡不羁中,顿生豪迈潇洒之感。

  与中年人同行的年轻男子嗤之以鼻,抚着额没好气道:“兴绿叔,您准备已久的表演卖力得过早了,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,装样子给谁看啊?”

  后面这名年轻男子,长着一副越看越耐看的面孔,眼神清澈,仿佛蕴含着星辰与大海,皓月与明空,顾盼之间,宛若能说出话语来,头上的冠冕十分端正,一身修身的黑衫干干净净,满身的书卷气。

  浪荡意醉的背剑酒鬼,温文尔雅,背着书箱的俊秀青年,好似太极中的阴阳鱼,分开,便是各自的极致,合起,虽然黑白分明,却没有形成冲突,反倒是格外顺眼,让人只觉缺一定不可。

  中年人闻言,朦胧的醉眼霎时睁大,踉跄转身,恼怒道:“臭小子你懂个屁啊,这叫临时抱佛脚,是防止一会儿出错的好办法!”

  年轻男子觉得好笑,温声道:“兴绿叔,您醉得都快不省人事了,还能使得动瓷实的脑子?依你侄子我看啊,您一会儿啊,表演的肯定是躺在地上,如何才能更舒服的名堂。”

  满身酒气的中年人,停下正欲到嘴的葫芦,无奈道:“兴公乐啊兴公乐,你小子就没指望我好过,得,我不喝总成了吧?”

  被唤作兴公乐的年轻男子笑了,点了点脑袋,向前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兴绿叔,在这里磨蹭也不是事儿,咱走一个?”

  “得咧!”兴绿虎躯一震,卸下满身的酒气与醉意,率先走在前面。

  等兴绿已经离了自己有三四尺之距,兴公乐这才挪动脚步,无声跟在其后,不过,两人还未踏过牌坊,就被一个脸色病白的中年人拦了下来。

  “兴绿兄!公乐少侠,端的是好久不见了,让扶某人我好生想念啊!快快快,且随我进屋,温茶洗风尘!”

  ……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