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六十一章 殒鹰

我的书架

第六十一章 殒鹰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三人客套一阵,拾阶而上。

  离了牌坊颇远,谦谦公子兴公乐突然转头,诧异地问道:“南阳伯伯,您的道伤怎地还是未有好转?是不是我开的药方子不对,日久失了疗效?”

  扶南阳轻笑声,拱拱手,道:“没有的事,以公乐少侠的‘妙圣’之谓,断不会出现丝毫差错。”

  兴公乐眼中的疑惑挥之不去,“两者皆不是,那又是为何?”

  “不过是自我的赎罪罢了。”扶南阳脸色平静。

  听到这话,兴公乐如醍醐灌顶,霎时恍然,当即不再多问,微躬身子拱手道:“伯伯如此的高风亮节,想来拨开迷雾的扶疾兄若是知晓,也会心生理解的。”

  “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,”扶南阳摆着手,叹口长气,“现在说的还是太早了啊。”

  而心心念念如何才能在人多的地方,闪亮般帅气出场的兴绿洒然一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:“吃无关于早晚,说不定还会变成宵夜,要我说,南阳兄你且放宽了心,不要总折磨自己,坏了行万事的本钱。”

  扶南阳哭笑不得,言道:“兴绿兄说话还是这么风趣,云里雾里的,看来属下的弟子们没少受罪吧?”

  旁边的兴公乐一摊双手,笑道:“可不是么,他们的精气神就像六月飞雪一般,着实有些凄凉,前些日子,还有人找我要生发的灵药,说是头发快薅没了,闪闪缩缩的模样十分可怜。”

  兴绿一听也乐了,轻踢侄子一脚,笑骂道:“那是因为他的根性太过于拙劣,理当要掉头发,换做旁人,哪会有这破事?”

  兴公乐并不恼怒,脸上仍旧保持着和熙的微笑,连连应是。

  不多时,一行人走进议事厅。

  早便沏好茶水等候少时的京蝴,向远来的客人行了一礼,轻轻拉开推至桌下的椅子,示意他们入座。

  这个大房间,因为前阵子扶南阳的大发雷霆差点崩塌,历经三番五次的修缮后才稳定下来,而短命的桌椅一去不复返,换了一代又一代,到这茬,总算是打破魔咒,难得的一直相安无事。

  屁股还没坐热的兴公乐站起身,微笑颔首,双手接过一杯热茶,复而坐下,慢条斯理轻抿一口,放开眼光打量四周。

  大大咧咧的兴绿则不然,只是单手随意接过热茶,仰头一饮而尽,便转头跟扶南阳聊着天南地北的天,另一只手,始终不离放在桌上那三尺五寸的剑鞘,准确说,是缠着黑布的剑柄。

  书箱在地剑在桌,知礼公子与破俗莽夫的碰撞下,无形中隐成泾渭分明的太极之势,明面的形意虽然温和得似是暖阳,背里,却像暗藏杀机的夺命陷阱。

  作为本地之主的扶南阳夫妇,对此并未露出什么不满,都知道这是他们长年深陷险地的习惯使然。

  两盏茶的功夫,房间里毫无避讳的高谈阔论声,渐渐平息下去。

  扶南阳站起身,向那个马尾齐臀的豪放中年人认真做了个道揖,道:“麻烦兴绿兄了。”

  正把那柄剑意古井不波的剑斜挂背上的兴绿,轻挥下手掌,“哎,这都什么话啊,套用南阳兄你之前那句话,八字还没一撇呢。”

  “我信得过妙圣二字。”扶南阳向兴公乐躬身拱手,纹丝不动。

  极为注重礼仪的兴公乐这下没有回礼,淡然受之,自信仿佛活物,在他的眼眸中肆意舞动,轻声道:“走吧。”

  扶南阳点点头,纵身向长空飞去。

  少顷,天际中的光圈悄然收敛。

  画面一转。

  他们已是身在阵台上。

  脸色蓦然凝重的扶南阳大手一翻,现出一面黑巾,又将其快速覆于脸上,自觉破绽全无。

  看着正做着同样事情的京蝴,兴绿纳闷道:“你们夫唱妇随的,是为哪般?”

  恰此时,从远处飞来一个弟子,刚落到阵台,便急忙向面带黑巾的扶南阳与京蝴相继行礼,沉声道:“前字辈弟子莫敢情,见过门主,见过夫人。”

  蒙面人之一的京蝴仰头看天,权当不知不晓。

  背对这名弟子的扶南阳只好掩嘴咳嗽一声,手向后,不停挥动,“去去去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  那弟子挠着不解的脑袋,悻悻传送离去。

  扶南阳叹口气,苦笑着传音,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个原本。

  兴绿觉得有趣,捧腹大笑,好一会,他感叹道:“扶疾小友不愧是号称情场无敌,桃花成海的猛人,走哪哪都是故事,让我这个生活平平无奇的大光棍自愧不如啊!”

  耸了耸背后书箱的兴公乐也是忍俊不禁,紧接着,他那依依如水面的眸子忽然变得如狼幽视,警惕地查看周遭,好片刻才收回目光。

  “造孽。”撂下一句,扶南阳再不愿多说,尴尬地冲飞而起。

  “哈哈,南阳兄说笑了,孽即福也,再多也不压身。”兴绿说着缓缓拔出背后那深藏鞘中的剑,才出半寸,天地似乎光亮几分。

  兴公乐伸手压住剑柄,摇摇头,“兴绿叔,这又不是什么无人之地,御剑飞行的门面事,还是当心些。”

  “瞧我这脑子!”兴绿松开紧握剑柄的手,一拍脑袋。

  未久,众人落下苦乐峰。

  此时的峰上景象,颇为欢乐。

  依次牵着前者衣襟排成一队的女子们,笑意盈盈,不时扭来扭去,而她们前面,是蒙着眼,流着哈喇子的温言。

  倒数第二的灵鸳嘻嘻笑着,单手作喇叭花状放在小嘴儿前,朝着前方挑衅地高喊道:“喂!臭老鹰!我在这呢!快来捉我这只弱小无助的小鸡呀!”

  “阿巴阿巴!”头上挂着几条杂草的温言双脚一蹬,寻着声音猛地扑去。

  首当其冲的寻意灵活地一个左闪,轻松避开呼啸而来的攻势,在其后的赵铁妞依瓢画葫,堪堪躲过劫难,用力过猛之下,连带着排在第三的左丘菊也顺势倒向一边。

  见到飞身半空的温言,正扯起嗓子,欲再作些嘲讽的灵鸳愣了下,也想来个漂亮的闪身,却发现根本来不及,下意识心念一动,身形消失原地。

  “哎?”因为个子小,导致次次做鸡尾的温馨,发现自己已然身在一丈外,随只听方才立定的地方,传来一声结实的扑地声。

  一旁,作为裁判的花智吹响口中哨子,并直的手板指向灵鸳与温馨,“你们两个,出局!”

  “啊?”灵鸳嘟着嘴,满是不服气,“我只是本能啊,这也算犯规?”

  温馨扬起脑袋,高高地瞪她一眼,没好气道:“那我算什么?”

  看一眼蒙着眼睛的温言,又转头看一眼蒙面的夫妇,忘了要闪亮登场的兴绿调侃道:“南阳兄,京蝴嫂子,你们莫不是也是老鹰中的一员?”

  “咳!”扶南阳老脸顿时挂不住,朝混做一团,争吵不休的女子们大声骂道:“女孩子家家的,老做些不顾身段的事情,成何体统!快些过来,给青上古城的上人们问个好!”

  女子们慌乱答应着,背过身正了正衣衫,这才转身款款而来,一步两步,大家之风油然而生,刚才的顽劣模样,仿若迷人眼目的海市蜃楼。

  “见过两位上人!”女子们向远道而来的叔侄齐齐施了一礼。

  “众位仙子免礼。”兴绿虚抬几下手掌,转头刚想跟身后的侄子吩咐几句,却见他已经身在小屋前,正摁住挣扎不停的‘老鹰’,用手中的细小寒芒飞快连点着。

  一时间,此地除却某人的哀嚎,再无他响。

  都屏气凝神,大气也不敢出。

  随着兴公乐那似蝶飞舞,辗转成雾的手势停止,龇牙咧嘴嚷个不停的温言头一歪,昏了过去。

  仍未摘下面罩的扶南阳急道:“如何?”

  兴公乐将手中的细长蓝针放回书箱,头也不回道:“缝缝补补,暂且稳定下来了,不过此法只是治标,还治不了本。”

  “这又做何解?”扶南阳问道。

  “缺一味灵药。”兴公乐说着,见他还要发问,摆摆手,“无妨,我只是忘在家中了,并不是什么稀世之物。”

  扶南阳松口气,转念想起一事,指着低着头,双手紧抓裙子的赵铁妞言道:“公乐少侠,你看她还有得救吗?”

  本来紧张兮兮的赵铁妞,听到这话瞬间破功,不合时宜地笑出了声,心道本姑娘年纪轻轻的,哪会这么容易夭折?

  兴公乐摸着下巴,复而点点太阳穴,“她这里也有问题?”

  他的言下之意,是指元神。

  恪守礼法的兴公乐,绝不会在没有经过任何允许的情况下,伸出手脚,或是散出灵识查看别人的身体,况且还是女子的身体,于情于理,恐会让他心神难安。

  所以在这之前,兴公乐对在场的女子,也只是如蜻蜓点水般一目带过,并未停留哪怕少许的半刻,加上扶南阳关心则乱的法信中,洋洋洒洒说的全是温言的事情,赵铁妞这三个字,却是半点笔墨都未曾见

  三人客套一阵,拾阶而上。

  离了牌坊颇远,谦谦公子兴公乐突然转头,诧异地问道:“南阳伯伯,您的道伤怎地还是未有好转?是不是我开的药方子不对,日久失了疗效?”

  扶南阳轻笑声,拱拱手,道:“没有的事,以公乐少侠的‘妙圣’之谓,断不会出现丝毫差错。”

  兴公乐眼中的疑惑挥之不去,“两者皆不是,那又是为何?”

  “不过是自我的赎罪罢了。”扶南阳脸色平静。

  听到这话,兴公乐如醍醐灌顶,霎时恍然,当即不再多问,微躬身子拱手道:“伯伯如此的高风亮节,想来拨开迷雾的扶疾兄若是知晓,也会心生理解的。”

  “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,”扶南阳摆着手,叹口长气,“现在说的还是太早了啊。”

  而心心念念如何才能在人多的地方,闪亮般帅气出场的兴绿洒然一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:“吃无关于早晚,说不定还会变成宵夜,要我说,南阳兄你且放宽了心,不要总折磨自己,坏了行万事的本钱。”

  扶南阳哭笑不得,言道:“兴绿兄说话还是这么风趣,云里雾里的,看来属下的弟子们没少受罪吧?”

  旁边的兴公乐一摊双手,笑道:“可不是么,他们的精气神就像六月飞雪一般,着实有些凄凉,前些日子,还有人找我要生发的灵药,说是头发快薅没了,闪闪缩缩的模样十分可怜。”

  兴绿一听也乐了,轻踢侄子一脚,笑骂道:“那是因为他的根性太过于拙劣,理当要掉头发,换做旁人,哪会有这破事?”

  兴公乐并不恼怒,脸上仍旧保持着和熙的微笑,连连应是。

  不多时,一行人走进议事厅。

  早便沏好茶水等候少时的京蝴,向远来的客人行了一礼,轻轻拉开推至桌下的椅子,示意他们入座。

  这个大房间,因为前阵子扶南阳的大发雷霆差点崩塌,历经三番五次的修缮后才稳定下来,而短命的桌椅一去不复返,换了一代又一代,到这茬,总算是打破魔咒,难得的一直相安无事。

  屁股还没坐热的兴公乐站起身,微笑颔首,双手接过一杯热茶,复而坐下,慢条斯理轻抿一口,放开眼光打量四周。

  大大咧咧的兴绿则不然,只是单手随意接过热茶,仰头一饮而尽,便转头跟扶南阳聊着天南地北的天,另一只手,始终不离放在桌上那三尺五寸的剑鞘,准确说,是缠着黑布的剑柄。

  书箱在地剑在桌,知礼公子与破俗莽夫的碰撞下,无形中隐成泾渭分明的太极之势,明面的形意虽然温和得似是暖阳,背里,却像暗藏杀机的夺命陷阱。

  作为本地之主的扶南阳夫妇,对此并未露出什么不满,都知道这是他们长年深陷险地的习惯使然。

  两盏茶的功夫,房间里毫无避讳的高谈阔论声,渐渐平息下去。

  扶南阳站起身,向那个马尾齐臀的豪放中年人认真做了个道揖,道:“麻烦兴绿兄了。”

  正把那柄剑意古井不波的剑斜挂背上的兴绿,轻挥下手掌,“哎,这都什么话啊,套用南阳兄你之前那句话,八字还没一撇呢。”

  “我信得过妙圣二字。”扶南阳向兴公乐躬身拱手,纹丝不动。

  极为注重礼仪的兴公乐这下没有回礼,淡然受之,自信仿佛活物,在他的眼眸中肆意舞动,轻声道:“走吧。”

  扶南阳点点头,纵身向长空飞去。

  少顷,天际中的光圈悄然收敛。

  画面一转。

  他们已是身在阵台上。

  脸色蓦然凝重的扶南阳大手一翻,现出一面黑巾,又将其快速覆于脸上,自觉破绽全无。

  看着正做着同样事情的京蝴,兴绿纳闷道:“你们夫唱妇随的,是为哪般?”

  恰此时,从远处飞来一个弟子,刚落到阵台,便急忙向面带黑巾的扶南阳与京蝴相继行礼,沉声道:“前字辈弟子莫敢情,见过门主,见过夫人。”

  蒙面人之一的京蝴仰头看天,权当不知不晓。

  背对这名弟子的扶南阳只好掩嘴咳嗽一声,手向后,不停挥动,“去去去,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  那弟子挠着不解的脑袋,悻悻传送离去。

  扶南阳叹口气,苦笑着传音,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个原本。

  兴绿觉得有趣,捧腹大笑,好一会,他感叹道:“扶疾小友不愧是号称情场无敌,桃花成海的猛人,走哪哪都是故事,让我这个生活平平无奇的大光棍自愧不如啊!”

  耸了耸背后书箱的兴公乐也是忍俊不禁,紧接着,他那依依如水面的眸子忽然变得如狼幽视,警惕地查看周遭,好片刻才收回目光。

  “造孽。”撂下一句,扶南阳再不愿多说,尴尬地冲飞而起。

  “哈哈,南阳兄说笑了,孽即福也,再多也不压身。”兴绿说着缓缓拔出背后那深藏鞘中的剑,才出半寸,天地似乎光亮几分。

  兴公乐伸手压住剑柄,摇摇头,“兴绿叔,这又不是什么无人之地,御剑飞行的门面事,还是当心些。”

  “瞧我这脑子!”兴绿松开紧握剑柄的手,一拍脑袋。

  未久,众人落下苦乐峰。

  此时的峰上景象,颇为欢乐。

  依次牵着前者衣襟排成一队的女子们,笑意盈盈,不时扭来扭去,而她们前面,是蒙着眼,流着哈喇子的温言。

  倒数第二的灵鸳嘻嘻笑着,单手作喇叭花状放在小嘴儿前,朝着前方挑衅地高喊道:“喂!臭老鹰!我在这呢!快来捉我这只弱小无助的小鸡呀!”

  “阿巴阿巴!”头上挂着几条杂草的温言双脚一蹬,寻着声音猛地扑去。

  首当其冲的寻意灵活地一个左闪,轻松避开呼啸而来的攻势,在其后的赵铁妞依瓢画葫,堪堪躲过劫难,用力过猛之下,连带着排在第三的左丘菊也顺势倒向一边。

  见到飞身半空的温言,正扯起嗓子,欲再作些嘲讽的灵鸳愣了下,也想来个漂亮的闪身,却发现根本来不及,下意识心念一动,身形消失原地。

  “哎?”因为个子小,导致次次做鸡尾的温馨,发现自己已然身在一丈外,随只听方才立定的地方,传来一声结实的扑地声。

  一旁,作为裁判的花智吹响口中哨子,并直的手板指向灵鸳与温馨,“你们两个,出局!”

  “啊?”灵鸳嘟着嘴,满是不服气,“我只是本能啊,这也算犯规?”

  温馨扬起脑袋,高高地瞪她一眼,没好气道:“那我算什么?”

  看一眼蒙着眼睛的温言,又转头看一眼蒙面的夫妇,忘了要闪亮登场的兴绿调侃道:“南阳兄,京蝴嫂子,你们莫不是也是老鹰中的一员?”

  “咳!”扶南阳老脸顿时挂不住,朝混做一团,争吵不休的女子们大声骂道:“女孩子家家的,老做些不顾身段的事情,成何体统!快些过来,给青上古城的上人们问个好!”

  女子们慌乱答应着,背过身正了正衣衫,这才转身款款而来,一步两步,大家之风油然而生,刚才的顽劣模样,仿若迷人眼目的海市蜃楼。

  “见过两位上人!”女子们向远道而来的叔侄齐齐施了一礼。

  “众位仙子免礼。”兴绿虚抬几下手掌,转头刚想跟身后的侄子吩咐几句,却见他已经身在小屋前,正摁住挣扎不停的‘老鹰’,用手中的细小寒芒飞快连点着。

  一时间,此地除却某人的哀嚎,再无他响。

  都屏气凝神,大气也不敢出。

  随着兴公乐那似蝶飞舞,辗转成雾的手势停止,龇牙咧嘴嚷个不停的温言头一歪,昏了过去。

  仍未摘下面罩的扶南阳急道:“如何?”

  兴公乐将手中的细长蓝针放回书箱,头也不回道:“缝缝补补,暂且稳定下来了,不过此法只是治标,还治不了本。”

  “这又做何解?”扶南阳问道。

  “缺一味灵药。”兴公乐说着,见他还要发问,摆摆手,“无妨,我只是忘在家中了,并不是什么稀世之物。”

  扶南阳松口气,转念想起一事,指着低着头,双手紧抓裙子的赵铁妞言道:“公乐少侠,你看她还有得救吗?”

  本来紧张兮兮的赵铁妞,听到这话瞬间破功,不合时宜的笑出了声,心道本姑娘年纪轻轻的,哪会这么容易夭折?

  兴公乐摸着下巴,复而点点太阳穴,“她这里也有问题?”

  他的言下之意,是指元神。

  恪守礼法的兴公乐,绝不会在没有经过任何允许的情况下,伸出手脚,或是散出灵识查看别人的身体,况且还是女子的身体,于情于理,恐会让他心神难安。

  所以在这之前,兴公乐对在场的女子,也只是如蜻蜓点水般一目带过,并未停留哪怕少许的半刻,加上扶南阳关心则乱的法信中,洋洋洒洒说的全是温言的事情,赵铁妞这三个字,却是半点笔墨都未曾见着,端的一概不知。

  然而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赵铁妞以为兴公乐是因为自己的莫名笑声,故作模样来嘲弄自己,当即带着怒火大步向前,一把抓住他的衣领,往一提,冷冷道:“小白脸,你说谁脑子有问题?有种再说一遍!”

 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荡在半空的兴公乐有些蒙,随即边不露痕迹的朝扶南阳使眼色,边摆手苦笑道:“仙子你误会在下的意思了,在下说的是元神,不是脑子。”

  也就在这时,居高临下的他,不经意间看见了高耸不垂的雪山。

  着,端的一概不知。

  然而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赵铁妞以为兴公乐是因为自己的莫名笑声,故作模样来嘲弄自己,当即带着怒火大步向前,一把抓住他的衣领,往上一提,冷冷道:“小白脸,你说谁脑子有问题?有种再说一遍!”

 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荡在半空的兴公乐有些蒙,随即边不露痕迹的朝扶南阳使眼色,边摆手苦笑道:“仙子你误会在下的意思了,在下说的是元神,不是脑子。”

  也就在这时,居高临下的他,不经意间看见了高耸不垂的雪山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