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六十七章 疯迷

我的书架

第六十七章 疯迷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元罗秘境里,无妖无兽,有的只是不知何数,将整个天地都塞得满满当当的原生阵法,它们的效用虽不一而足,但基本都是奔着治疗与辅助增益去的,而且功效还极为牛叉,只要不是无力回天的死透,或是极为罕见的疑难杂症,又或者难以抑制的道本颓状,无论何种寻常的伤病,几乎都能迅速解决,恢复。

  世上有两种人是最难缠的,一种是毫无牵挂的,一种是没有后顾之忧的,两者的共性都是底气十足,纵使万般阻挠,也势不可挡。

  而拥有元罗秘境的青上古城,无疑是后者。

  烂得只剩脑袋的某五气境弟子边飞边喊:等老子回趟家!不出半刻,我定能把你打得嗷嗷直叫,哭爹喊娘!

  仗着强横法门的五气境觊觎者站在原地:等就等,你还能翻了天不成?

  华光一闪,不多时,华光又一闪,身体已然完全,甚至比之前还要强盛的某五气境弟子:贼子受死!

  一阵刀光剑影,辉影重重之后,烂得只剩半边脑袋的觊觎者边跑边惊叫:见鬼!你吃老鼠药了吗?这么猛?!

  雄姿万丈的弟子张狂大笑:放弃吧,论持久和坚挺,你是比不过坐拥元罗秘境的青上古城的!

  认为这是投机取巧的觊觎者很不服气:持久坚挺了不起啊?持久坚挺,难不成可以打破等级的限制,为所欲为了吗?

  一旁,对高一境觊觎者举刀就插的弟子轻蔑嗤笑:对不起,持久坚挺,真的可以为所欲为!

  元罗秘境的威名,就此远播,属下的弟子,也因此而突飞猛进,境界一日千里。

  什么?根基不稳的后遗症?

  元罗秘境!

  什么?需要大量灵气才能突破?

  元罗秘境!

  什么?走火入魔?

  元罗秘境!

  当真是屡试不爽。

  何况,还有一个有着‘妙圣’之谓的少主。

  此时,元罗秘境最中央,衍生出其它阵法的母体——‘无真阵’中。

  “赵小姐,坚持住,很快就能将那枚种子剔除了!”兴公乐依仗着似是镶入他的后背,千丝万缕的各色光线,下针如暴雨。

  光着背部的赵铁妞咬咬牙,轻嗯一声。

  巨大的莲台上,其实还有一个人。

  那便是躺在赵铁妞旁边的温言。

  而兴公乐却是一心二用,忙完那边,顺势将一堆浮空的药草旋转浓缩成一颗屎黄,哦不,土黄色丹药,送入他的口中。

  要是让外界那些自认医术高明,专修辅丹益符的大家知道有人敢这么干,说不得会隔着十万八千里,吹胡子瞪眼,指指点点破口大骂,口中大呼害人,可若有一朝知道是妙圣的手笔后,指定会立马换上另一张脸,赞声不绝,献媚得如同一条摇尾乞怜的大哈巴狗。

  不怪他们如此,属实是因为兴公乐的医术造诣,已经达到了某种难以企及的高度,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,除了佩服他天马行空,羚羊挂角的绝世手法外,剩下的,只能是羡慕嫉妒恨了。

  骂,是不存在的,除非,有铁头娃想尝尝兴公乐那庞大拥护者们自愿发起的人海战术,打骨折都是轻的,个人的房子,财物统统没收,再罚抄一千万遍他所著的《封织术集》,期间,还有人昼夜不停地监视着,作弊的机会十分渺茫,试问,这谁顶得住?

  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,盛名之下其实难副,可对兴公乐而言,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,长得英俊是一方面,手段高而不虚是一方面,最难得的是还有一副谦谦温良的心性,无外乎于此,称得上容貌与才华并存的完人,所以,他理所当然成为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,搅动风云的天骄人物。

  要不是兴公乐的母亲,兼职青上古城的门主张梦竹在秘境外拦着,那些门里门外,闻讯而放下无论是闭关潜学,还是出任务之类手头工作的疯狂迷恋者们,定会冲进来把他压在身下,堆成一座壮观非常,香气喷喷的肉山。

  喜好八卦,恨不得刨根问底的她们可是听说,长久孑然一身的少主居然带了个班女人回来!

  一时间,浩浩荡荡的女子军团群情激愤,唾沫飞溅,气势汹汹地紧逼而来,大有强拆秘境的势头。

  “打倒外来贱种!碎尸万段以证青天!”

  “打倒外来贱种!碎尸万段以证青天!”

  震耳欲聋的口号一浪接一浪,不断冲击着张梦竹的心神,这个模样只有三十好几的美妇闭眼抚额,显然很是头疼。

  天气门的几个女子同站在阵台上,不免暗暗咋舌。

  见过疯狂的,没见过这么疯狂的!

  躲过一口朝着脸上招呼的绿水,寻意皱着眉头担忧道:“张门主,她们……应该不会攻上来吧?”

  张梦竹叹口气,转身给几位客人认真行一礼,道:“她们是有心,总归没那个胆的,我这个作为门主的,在这里先给诸位赔个不是了,他日,我定当亲自上门赔礼。”

  言罢,她猛然转身,衣袖猎猎作响,将那些起不了大风浪的阴损小物事全盘尽收,复而扔回去,气沉丹田,随声如怒狮吼:“都给本座安静!”

  无形的涟漪似是狂风般骤散而去,将在场的女弟子们吹得秀发飞舞,身形踉踉跄跄,离着近的,成了断片的风筝,在空中飘来荡去,惊呼此起彼伏,像是聚集着一群嗓音清脆的大鸟,在这里高声和鸣。

  “这几位仙子是因求医而远来的客人,并非是乐儿的什么相好,尔等再乱谱鸳鸯颠倒黑白,损她们的声誉,本座今日便狠下心来,清理门户!”张梦竹面若寒霜,语气虽然平静,声调也不高,但在这嘈杂的环境中,却清晰可闻。

  众弟子你看我,我看你,大眼瞪小眼,丑八望娇仙,过了好一会,才化作五颜六色的潮水,缓慢退去。

  正此时,阵台忽闪光芒,显出了兴公乐与两位患者的身形。

  两人站,一人趴。

  寻意急忙把嘴巴亲吻阵台的温言扶起,又喜又忧道:“兴公子,我家少主他现在……”

  “基本无碍了,”神色轻松的兴公乐摆摆手,难得的开了个玩笑,“好生调养几日,定会还给你们一个生龙活虎,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猛男。”

  寻意俏脸泛红,抓起温言贴近身来,行礼道:“如此,我们势会将兴公子的恩情永远铭记于心,切不会忘的。”

  说着,她抬起纤手,在储物法宝里翻来覆去。

  兴公乐见状,嘴角勾勒着的温醇笑意霎时褪去,板着脸说道:“在下与扶疾兄的过命交情,希望寻小姐别用对付他人的俗法来衡量,这样实在酸臭至极,别说是在下,就连生性洒脱的扶疾兄反过来看见这类似的一幕,也定然会不高兴的。”

  听到这番话,寻意的心底泛起阵阵感动,心道:少主啊,你真是找了个知心比心的好朋友,我这个做师姐的由衷替你高兴。

  她复而向兴公乐行一礼,歉道:“是我唐突了。”

  “算起来都是自家人,用不着这么生分,”兴公乐含笑颔首,随即朝阵台外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诸位仙子为扶疾兄奔波这么久,想来也累了,在下已经让杂役弟子精心打理好客房,先去稍作休息吧。”

  于情于理,寻意也不好推脱,糯声道:“多劳兴公子费心,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  一行人跟着兴公乐,渐飞渐远。

  伫立原地,以有要事未作为由没有跟去的张梦竹收回目光,对阵台上的阴影问道:“霞儿可还安生?”

  那里的光线微微扭曲,传出一道沙哑的嗓音:“回禀门主,二小姐正砸着家具,闹得不可开交。”

  眼神千变万化的张梦竹点点头,再问道:“可还寻死觅活?”

  “未。”

  “想来也是,心上人都送上门了,哪还会舍得走那凄凉的黄泉路呢?”张梦竹轻笑着,仪容如春花盛绽,但不过眨眼间,已变作寒冬的雪山,“哼,一个负心的渣痞子罢了,怎配得上霞儿?现在他已经来了,张离,你怎么看?”

  沙哑的嗓音道:“回禀门主,我蹲着看。”

  张梦竹愣了下,笑骂道:“谁问你这个?成心挤兑你老姐是不是?”

  无语一阵,沙哑的嗓音不解道:“这不是老姐你自己问的么,怎地倒打一耙呢?”

  “你呀,”张梦竹伸指点着那团阴影,表情无奈,“修炼都修傻了,总有一天会吃亏的。”

  “我始终坚信在乱世之中,一力降十会才是真理,何况,天塌了还有老姐你顶着呢,我一点儿也不慌。”

  阴影骤放华光,现出一个苍鬓却黑首的童颜老者。

  “罢了罢了,”早就听腻这套说辞的张梦芝顿感无趣,摆摆手,转身遥望于天际遨游的白鹤,喃喃自语,“就因为他!我可爱天真的霞儿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啊,如今他自己送上门来了,趁此得来不易的机会,这笔账,可得好好算一算了。”

  张离顺着张梦竹的目光看来看去,也看不出飞过的仙鹤与其他的有什么不同,道:“老姐,它们都是黑头白身黑尾的寻常货色,一看就不是特别好吃,算了吧。”

  咯!

  他的脑袋上,兀起大包。

  而此时的寻意等人,已经到达目的地。

  是一片无边绿翠的草原。

  大风吹得草尖摇曳如海浪,也吹得人心旷神怡。

  兴公乐轻轻推开草庐的门,微笑道:“虽不是什么豪宅华宫,但也别有一番风味,希望诸位仙子不要嫌弃寒碜,怪在下没好生招待才是。”

  捋着发梢的寻意嘴角微勾,言道:“无妨的,习惯了高山流水,凌云自发的峰上风景,偶尔来来这种满目生青的平原,其实是一件陶冶情操的美事,自然不是装腔作势的豪奢之派可以比拟的,又何苦来哉呢?”

  “寻小姐如此想,让在下紧张的忧心顿宽啊,”并未进屋的兴公乐笑意更浓,转念想起一事,拱拱手,“在下还有些脱不开身的事务还未处理,也不多做打扰了,诸位好生休息便是,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找在下,嗯……等下在下会派个人过来,通告她就是了。”

  还没等众人回话,他已是冲天而起。

  灵鸳玩笑道:“看来是挺急的,屁股都冒着火。”

  将温言放躺在床上的寻意白了她一眼,轻声斥道:“乱说话!”

  忽然。

  “呀,呀,呀,肚子好疼啊……”一本是道刀在地上滚来滚去,啷啷作响。

  气质似是翻天覆地的赵铁妞举手过头,不停上下晃动,也跟着起哄:“烧鸡!烧鸡!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