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六十八章 名秀

我的书架

第六十八章 名秀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一晃,已经过去半日不止。

  在此期间,跟着兴绿的飞剑去蹭了个大机缘,导致刀身胖一圈的一本是道刀似乎吃得太撑,痛苦地嚷嚷着要借青上古城的炼器房回炉重造。

  俗话说自己急时,总不会一帆风顺的,兴公乐说是等下便派人过来照应,却半晌都迟迟不见人影。

  见一本是道刀的哀嚎变得歇斯底里,众人实在是如坐针毡,顾不得作为客人应守的规矩,从这个名为‘长青’的秘境,急急传送到青上古城的门面秘境‘丽天’里,在两个张手欲拦,口中大呼敌袭的守门人中横冲直撞地闯进炼器房,折腾好一阵,这事才算完。

  剑有剑气,刀也有刀气,如果把之前的一本是道刀比作朴实无华的小老百姓,那它现在,指定是气概万千的大将军,举手投足都气场斐然。

  镌刻着繁复符文的炼器炉刚散去光芒,不管身在秘境何处的人,皆生出暴风雨欲来,满城悬寒刀的压迫感,惊疑的同时,无不是深感悚然,心想莫不是大祸将至?

  好在似要一卷风云的大将军心甘情愿解甲,眨眼便做回憨厚的庄稼汉,并没有发生什么骚乱。

  关于此事,境界低微的弟子们是因为眼拙而不识货,雾里看花自是在所难免,可活了悠久岁月,见多识广的高层人精们,断不会置之不理吧?

  何况,还有两个跑得差点掉裤子的报信弟子?

  还别说,他们真就是石佛枯坐万年禅,丝毫也不带动的。

  又或许是因为这件事,兴公乐派来的人,好巧不巧姗姗来迟,奇怪的是,她颇为靓丽的脸上,有一个通红未褪的鞋印,显然是刚遭殃不久。

  “咳,因为走到屋子拐角的时候,少主他握了一下我的手,然后就这样了。”

  支吾少顷,唤作名秀的貌美女子才如是说道。

  众人不免又暗暗咋舌,心想这些疯狂的迷恋者们,真就无处不在呗?

  名秀,其实是兴鹿霞的贴身侍女,不过两人的关系并不像是主仆,反倒像是姐妹,亲密无间,无话不谈。

  千年前递信的小事,前阵子放人的大事,都是她一手造就的。

  在名秀看来,世上没有什么事,比得上兴鹿霞和扶疾那有声有色,可歌可泣的爱情更扣人心弦了,虽说里面比重最多的,只有自家小姐单方面的相思成分,但这并不能改变她的热忱。

  所以,纵使兴鹿霞的要求再苛刻,名秀也会在不违抗门主之命的前提下,竭尽所能地照顾周全。

  而兴鹿霞能‘二进宫’,她脱不了关系。

  说起来,是扶疾与无忧双双殉情之后发生的事情。

  消息灵通的名秀也是嘴贱,刚得知,便迫不可耐告知给自家小姐。

  正以‘刻苦修炼,力求一棒带走’为目的,自闭在深关的兴鹿霞一听,顿觉天都塌了,嚎啕的大哭凄传千里,听者无不动容,倍感揪心。

  恍恍惚惚片刻,她竟然举起森冷的小刀,狠狠抹向脖子。

  啪。

  兴鹿霞倒在了血泊中。

  可要在拥有元罗秘境的青上古城中自杀,无疑比登天还难,何况她还是地位尊崇,门主最为疼爱的二小姐?

  嗖一下,被救过来的兴鹿霞被关进特制小黑屋里,身上,还打着密密麻麻的禁制,以防止她自爆。

  炼魂境的兴鹿霞,拿这些她认为花里胡哨的东西却是没辙,一来二去,破坏的心思也就淡了,不过人憋屈太久,总归要爆发与发泄的,房间里四分五裂的家具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  度日如年,年如一日,十日已过。

  前些日子的某个傍晚,名秀听说,刚回来不久的少主和兴绿长老打算再出趟大远门悬壶,目的地,竟然是让门主每每提及都咬牙切齿的天气门,诊的,是个年轻人。

  本来,就算是再匪夷所思的事情,名秀也不会太惊讶的,可不知怎地,她隐隐觉得少主他们这次行医,非同一般。

  心一有疑,必要刨根问底的名秀,顾不得僭越身份,趁着夜色溜进了兴公乐的房间中。

  “少主,你和兴绿长老为什么要接下这吃力不讨好的一单呢?”

  正唱着歌儿洗着澡的兴公乐目瞪口呆,瘫在了木桶中,好一会,只露出脑袋的他叹气道:“无妨,这又不是第一次了,料想我娘亲也不会说什么的。”

  坐在桶边的名秀眨眨眼,促狭道:“可能不会说,打是肯定的。”

  兴公乐一听也莞尔,伸指点着胆子越来越肥的侍女,笑道:“你啊你啊,老爱操心这些事情。”

  名秀从水桶上下来,探低身子,在兴公乐耳旁吹兰吐芳,小声道:“少主要是受伤,哪怕只是一丁点儿,我这个作师妹的可是会彻夜难眠,心痛如镜碎的呀。”

  馥郁直灌入鼻,兴公乐只觉口干舌燥,想说些俏皮话,可想却空白,喃喃出三个字眼:“秀,秀儿……”

  “师兄,你这次去救的,是谁呀?”

  娇颜飞着桃红的名秀,给兴公乐来了个鼻与鼻只有一指的面对面,如丝的媚眼,透着似乎蕴含魔力的小闪电。

  这个动作属实香艳,让无论是心神,还是肉体都有些受不了的兴公乐赶忙把脸扭向一边,只留给名秀一只通红的耳朵,言道:“救,救的是扶疾兄的转生体。”

  片刻后。

  久久没有听到回话的兴公乐猛地转过头,却见名秀已经不见了踪影,他愤怒地一拍水面,嚎道:“你又放我鸽子!”

  “抓贼!‘乐无边’的姐妹们,随我冲啊!”

  屋子的四周,忽然亮起数量极多,泛着幽幽光芒的眼睛。

  翻窗,砸门,揭瓦,无所不用其极,俨然像是攻城。

  至于身在其中,光溜溜的兴公乐之后会是如何,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总之,跟嘴上挂着盈盈笑意,已经远去好几里的名秀无关。

  “论潜行,屏障,你们还是太嫩了呢。”

  翌日清晨。

  心情郁闷的兴公乐与兴绿离去后不久。

  平静的‘皇酉’秘境里突起喊声:“大事不好了!小姐她不见了!”

  始作俑者名秀也不是个啰嗦,坐以待毙的人,刚放人,就飞跑到门主面前,双腿一弯一滑,低头长跪不起。

  按理说,胆敢捅出这么大篓子的家伙,必定小命不保,事实上也是如此,名秀被吊在校武台上,准备处以火刑。

  那一日,到场的人很多。

  张梦竹的目的也很简单,杀鸡儆猴。

  可就在‘刽子手’想要点火的时候,天空蓦降飞剑,随只听一道似有醉意的嗓音传下:“火上留人。”

  如此,名秀总算活了下来。

  当然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事事都有代价。

  “嘿,被师兄摸一下手就能放出小姐和捡回一条小命,这生意倒是不亏。”

  看着踏着飘忽步伐离去的兴公乐,名秀歪头想道。

  可兴鹿霞虽然已不用三次进宫,但行动还是有所限制的。

  刚一回来,就被等候多时的张梦竹伸手一抓,像是拎小鸡一样,不由分说就塞进储物法宝里,等众人离去才放出来。

  而此时的她,正蹲在议事厅里,在地上画着圆圈,唉声叹气。

  “我说娘亲啊,这样做,会不会太阴险狡诈了?”  

  神色阴郁的张梦竹哼了声,嘴角勾出一抹冷笑,道:“他不是清高么?看不起你么?那我就要当着他的面,办一个比武招亲,他来,证明他的心里有你,我这个作为母亲的,自然就有了台阶可下,顺理成章地把你托付给他,但……他要是不来,证明他心里没你,说不得我就要把你假意送人了,之后,也怪不得我动用人脉,把他的名声搞臭!”

  兴鹿霞站起身,抓着张梦竹的手摇摇晃晃,嘟嘴道:“人家非他不嫁的,娘亲你不要乱来啊!”

  张梦竹顿感无奈,点了点兴鹿霞的额头,恨铁不成钢道:“你呀,就是太天真了,所以才这么容易地被那个渣痞子骗去了心。”

  紧接着她走到堂中的书桌前,在雪白的纸张上奋笔疾书。

  笔归笔山,张梦竹头也不回喊道:“张离!”

  “在。”

  “以此为样,往每个秘境布告出去!”

  “是!”

  ————

  长青秘境。

  草庐外不远。

  脸胖得形似葫芦的年轻人环顾众人,神秘兮兮道:“你们听说了吗?貌若天仙,气如皓月的小姐要比武招亲了!”

  头顶只有一小撮头发、面色潮红的独眼老者停下摇扇的动作,鄙夷道:“你当我瞎啊?上面写的不是明明白白?”

  想卖关子,却卖了个寂寞的肥胖年轻人只觉脸面无光,使出一招金鸡独立,厚如肠的嘴不停蠕动:“好胆!敢嘲笑你威武无双的师兄!看我不把你先打趴下,好减去一个对手!”

  “葫芦娃!我特么早看你不爽了!”见肥胖年轻人如此装十三,独眼老者也来了气,使出一招雄鹰展翅,“且不说小姐她鹿依谁怀,但绝不会是你!”

  公告板前,尘烟弥漫,数十个人仿佛是雪球般,越滚越大。

  “加油!加油!”

  “咦?哪里来的鼓舞声?”

  还没等那些人看过来,寻意便已经把依着窗台双手托腮,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灵鸳拉回来,拉下帘子,同时撑起一个笼罩屋子的灵气罩。

  踩着凳子的温馨嗤笑道:“哼!这板子立得真好,就生怕我们不知道似的!”

  把玩着一根尾巴草的灵鸳嬉笑道“要我看啊,咱就不去,气死他们!”

  赵铁妞丢掉手中的拼图,举起手兴冲冲道:“请问!女的能不能参加?!”

  “你?”化作人形的乌光上下打量了赵铁妞一眼,忍俊不禁,“就算能参加,你确定你可以把忽高忽低的境界控制在入神境之下?”

  “看来张门主倒挺贴心的嘛,知道少主他现在的境界不高,”寻意淡淡一笑,转过柔弱无骨的娇媚身段,看向那个盘坐床上,闭目养神的清秀男子,“少主,如何呢?”

  面无表情的温言睁开眼睛,缓慢下床,穿好鞋袜,身形暴起,顷刻间没了影子。

  只留下一众呆若木鸡的女子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