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六十九章 心火

我的书架

第六十九章 心火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一天后的正午时分,丽天秘境校武台处。

  距地面约莫五丈的上空中,漂浮着一个身形挺拔,鹤发童颜的老者。

  他双手捧着已经打开的绫锦卷轴,大声把其中的内容念读出来:

  “本次比武,采用的是积分制,初始分数为十分,胜者,加一分,败者,减一分,凡出界,不能动弹,昏迷,自愿认输至十场的人,皆视为败者,失去……争夺魁首的资格!”

  场下聚集的人山人海顿时哗然,嘘声骂声埋怨声,不绝于耳。

  鹤发童颜的老者抚须微笑,丝毫不恼,等声浪平息了些,这才继续道:“但,可以进入败者组,前五名,可获得门主亲自颁发的丰厚奖励。”

  众人一听,暗道难怪准备了两个大小不一的校武台,原来还有这门道在里面,心中的不畅快,倒是莫名消去许多。

  有这种想法的,无不是自觉夺魁无望,又不愿错过此盛事的低境弟子,皆都秉着凑热闹的心态,图个乐呵。

  参与感固然重要,要是还有好结果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  说不定,真能踩着什么狗屎运呢?

  “为了保证公平,比武中不得使用强提境界的功法,更不能气急败坏自爆,且无论输赢,打完必须下台,换另一组人上去。”

  “按照数字抽签的方式,决定自己的顺序,和交战的对手,切忌,抽签中不可使用灵识或者某种秘法来窥探作弊,一经抓到,将会失去比武的资格,逐出师门!”

  这个惩罚属实狠,让某些心存侥幸的人,彻底熄火。

  咚!

  悠扬的锣声响起。

  “以报名的先后早晚,过来抽签!”

  而离着此地颇远的草丛中,蹲着一名鬼鬼祟祟的年轻男子。

  “唉,那谁,名秀,你帮我去抽签吧。”

  蹲在另一丛草里的名秀噗嗤一笑,道:“扶公子,你以前可是万事不畏,英勇世无双的,现在怎地跟一只小老鼠一般,缩头缩脑呢?”

  温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小声道:“不要叫我扶公子,叫我温言就行了,还有,你要知道,世道是一直在变的,识时务者,方为俊杰。”

  “好的扶公子,”名秀点点头,隔着草隙望向校武台,“你这又是何必呢,你的诸位夫人,咳,诸位同门又没有反对,何苦来哉?”

  温言也不说话,只是兀自叹气。

  他在昏迷的时候,并非真的一事不知。

  无忧已经恢复的神魂事,兴鹿霞的事,赵铁妞的事,等等等。

  没错,温言其实在装疯,还装了一路,为了能逼真,他真的是忍‘辱’负重,苟且偷生,此中的辛酸,不足为外人道。

  目的何在?

  自然是为了从另一个视角,去看身边的人。

  好在兴公乐是个一点就透的聪明人,懂得配合,明明一治就好的事情,就硬拖着,不然,温言早就穿帮了。

  对兴鹿霞,于他来说,是一种难以启齿,无奈,模棱两可的感情。

  温言怎么也想不通,自己有什么好,值得这个女子如此地不顾一切?

  纯粹到让他自惭形秽的地步。

  也到了自己为她而搏的时候了!

  温言如是想道。

  坏,就坏在这里。

  ‘这板子立得真好,就生怕我们不知道似的!’

  这不是很明显吗?

  意思是——‘你装得真不咋地,我们都知道了!敢去,我们就把你的腿打断!’

  好家伙,这还得了?

  先溜再说!

  温言在草丛中藏了一夜,倒是没有什么事发生。

  但越是如此,他越是害怕。

  好比如暴风雨来临之前,总是格外宁静的。

  也不知道名秀怎么找到自己的,还带来了一块牌子。

  报名的燃眉之急,总算是解决了。

  可一味地躲着,终究不是什么好办法。

  毕竟一会儿要上去抽签,上台打啊……

  豁出去了,爱谁谁!

  草丛温猛地站起身,昂首往校武台大踏步而去。

  淅淅索索。

  他刚才蹲的地方后面,钻出来几个人。

  眼睛眯成月牙的寻意掩嘴笑道:“少主这个走路姿势,挺别开生面的。”

  灵鸳拨弄着手中花花绿绿的物事,头也不抬道:“姐姐,我这里还有四五包‘毒妃笑’,等下给师兄送去吧?”

  寻意美目一翻,白了灵鸳一眼,低声斥道:“瞎说什么呢?使出这种阴损的东西,不是有损我们天气门的脸面?”

  “比武规则里又没有这一条,”灵鸳嘟着嘴儿,很不服气,“我们不用,人家也会用的,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师兄?!”

  “你认为少主是个愿意吃亏的主吗?”寻意气定神闲,抿得极为诱人的朱唇,勾出一抹自信的弧度。

  灵鸳一拍自己的小脑瓜,恍然大悟道:“也是哦,从来都是他阴人,没有人能阴他的!”

  正把手伸进大箱子里,把牌子翻来覆去的温言激灵灵打了个冷战。

  这种感觉,有人在惦记自己!

  究竟是谁?

  他掏出一枚玉牌,环顾四周的弟子。

  除了千姿百态的众生相,察觉不到方才的气息所在。

  呵!

  看他呆呆愣愣的,旁边的事务官皱眉道:“你是哪个峰的弟子?速办手续,莫要耽误后面的人。”

  “哦哦哦,抱歉抱歉。”

  温言依着名秀提供的资讯,伏案下笔。

  ————

  咚!

  “比武正式开始!”

  童颜额发的老者看了眼手中名单,用极为洪亮的声音念道:“第一组,闻乐格辟,南宫大祥,出列!”

  “弟子在!”

  仙光一闪,校武台中间出现两个人。

  他们的身材高大匀称,浓眉大眼的相貌也颇为相似,乍一看,十分像兄弟,唯一能区别的地方,就是一个头顶能反射日光,一个不能。

  把背向着对手,故作深沉的秃头男子道:“闻乐格辟,请赐教。”

  同样动作的长发男子突然耸肩大笑,好一阵,他转身拔剑,洒然道:“南宫大祥,请赐教。”

  见他们已经整装完毕,童颜鹤发的老者拔地倒掠,双手掐诀,往校武台放了个灵气罩,刚落到场外,他便弹指出芒,射向挂在高架上的大锣,嘴里喊着:“开始!”

  砰!砰!

  闻乐格辟与南宫大祥同时消失不见。

  等了一会,仍是听不见打斗声音的某弟子疑惑道:“他们去哪了?”

  一时间,这朵在半空漂浮的巨大云彩上,多了无数双瞪大、泛着蒙光的眼睛。

  “在那里!”

  “呸!真够猥琐的!”

  “一人在极北,一人在极南,又遥遥相望,是想用眼神杀死对方么?”

  当事人之一的闻乐格辟老脸一红,咳嗽一声,脚踩飘忽不定的步伐,一摇三晃奔驰上去。

  抱剑于胸的南宫大祥嗤出声笑,不冲也不避,就这么直愣愣伫立原地,等到来人已经冲到近前,他才不慌不忙地把手搭在剑柄上。

  华光一闪,徒装十三的南宫大洋呈‘卍’字型趴在了地上。

  闻乐格辟看着自己的拳头,口中喃喃道:“我变秃了,也变强了。”

  咚!

  童颜鹤发的老者适时喊道:“闻乐格辟,胜!”

  “第二组准备!”

  ————

  云彩上,某处不起眼的角落,等得昏昏欲睡的温言终于听到了这样一句话:“第九十九组,扶禄寿,甘水,出列。”

  他晃了晃有些酸涩的脖子,纵身跃下。

  看着眼前那比自己高了一身还不止的巨大身影,温言目瞪口呆。

  搞针对是吧?

  别人对付的都是正常人,就自己特殊?

  模样憨厚的巨汉挠挠脑袋,细声细气道:“你不要这么深情地看着人家嘛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  温言如遭雷击,脖子上不禁起了些鸡皮疙瘩。

  咚! 

  “开始!”

  长相人畜无害的巨汉面容一冷,举起硕大的拳头,向温言轰然砸下。

  呼——

  砰!

  特制的校武台,竟出现了细小的裂痕。

  躲过一劫的温言仓促起身,身形一扬,与巨汉拉开四五丈距离。

  他认为,这个距离在入神境之下,属于比较安全的距离,不管敌人是冲过来,还是做些什么动作,都能反应过来。

  但,巨汉只是瞬间,便到了温言后面。

  这整个过程,自诩眼力过人的他都没有看清楚。

  呼——

  势破千军的一拳,朝着温言的后脑勺狠狠砸下。

  倘若接实,指定跟大锤论西瓜差不多。

  一样的汁水飞溅。

  温言心中一动,将自己瞬移到一丈外。

  可纵然已经如此,那如芒在刺的感觉,依旧没有消失,反而更加的强烈。

  再移!

  嗖!嗖!嗖!

  两团黑影闪来闪去,几乎闪遍了整个校武台。

  那巨汉也是个奇葩,无论两人怎么闪,他出现的位置,必定是在温言的身后。

  嗯,前人栽倒,后人成仙?

  你特么的!

  温言暗骂一声,心底膈应得不得了。

  从一开始,他居然都没出过一招,换谁,谁顶得住这种憋屈?

  温言这时已经想清楚了,哪怕被打到重伤,也要让那个巨汉付出沉重的代价!

  呼——

  凛然的拳风,与之前如出一辙。

  温言往后一躺,借着身体产生的坠势,将手中匆忙凝结的灵力剑,朝着巨汉的下丹田骤然捅去。

  呲……

  “啊!我的肚子!”

  面露痛苦的巨汉捂着腹部,在地上滚来滚去。

  “我投降!我投降!”

  他拍地大喊。

  嗖一下。

  童颜鹤发的老者出现在巨汉身边。

  嗖一下。

  两人消失不见。

  校武台上,只留下一脸懵的温言。

  这是什么情况?

  咚!

  “扶禄寿,胜!”

  与此同时,比庞大彩云浮得更高的白云上,趴着,探出脑袋的兴鹿霞噗呲一乐,笑道:“娘亲,你找来的这些戏子,演的也忒假,忒浮夸了吧?”

  在椅子上坐得极为端正的张梦竹轻笑道:“既然他肯来,总得通融通融的,再说了,打他,你又心疼,不打他,演,你又觉得不真实,你呀,真道是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  “哎呀,人家不是这个意思了,”兴鹿霞把身子往后挪了挪,手肘撑在白云上,双手托腮,兀自颠腾着两条小腿,“我是说,演得太假了,他肯定会看出来的。”

  张梦竹倒不是很在意这些,言道:“无妨,只要别人看不出什么端倪,料想他也会乐意接受的。”

  可她哪里知道,温言心中的想法是——

  难受!

  因为,此前在万兽秘境的历练中,他并非一无所获的。

  经脉经过一系列搏斗的洗礼后,变得更为坚实,灵力流转而过,再没有那种火辣辣的疼痛感,于是,顺理成章的,境界升得飞快。

  温言现在,已经身在第四个大境界,是五气境巅九的猛人了!

  而且,这还是他刻意压制的结果,要真的大开丹门,再上一个大境界,也不在话下的。

  不过,温言并不想这么做,原因有二:一,这副身体还是太嫩,过于急躁的话,肯定会出大问题,所以,必然需要精炼,稳固,才能为未来打下夯实的基础;二,能扮猪吃老虎,怎会何乐而不为呢?

  可一味地精益求精,说不得还是一件坏事。

  好比如堤坝满了不放水,就这么憋着,指不定哪天来一场大雨,爆发了呢?

  张弛有度,方得自在。

  偶尔一次,才有益身心嘛。

  对火气已经很大的温言来说,这次的比武,就是一个发泄口。

  加之那个巨汉步步紧逼的攻势,让他心中的火达到了高、巅峰,不发,更待何时?

  只要挤出一丝的空隙,他必死无疑!

  但,温言费尽心思与巨汉周旋了半天,缝隙是有了,人,也被抬走了!

  他现在很难受!

  急需某种调和!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