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七十二章 仙恢

我的书架

第七十二章 仙恢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  “霞儿,你还是把他放下去吧,免得弟子们心生怀疑。”

  听到娘亲的传音,殷勤递着瓜果的兴鹿霞不情不愿地应了声,走到藤椅旁,拍了拍蒙面黑衣人的肩膀,附耳轻道:“马上就到疾哥哥你了,加油。”

  温言点点头,纵身一跃,俯冲而下。

  在将要到达地面的时候,他却是凭空消失不见。

  未久,在草丛处,现出了温言的身形。

  此时的他换了身白衫,一手负后,一手横在胸前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,飘逸的长发只用了一条红带随意束住,小风刮过,便会舞动不止,整副模样,端的是尽显骚包。

  嗯,不错,这样才有魁首的风度。

  温言恬不知耻地点评了自己一句。

  一迈龙虎步,踏遍天地间。

  怎一个潇洒了得。

  “哎呀!”

  因为自感良好的温言用眼睛看天,使鼻孔看路,致使他经过一个颇深的小坑时,跌了个狗吃屎。

  云彩上,目光紧盯着温言的寻意掩嘴噗嗤一笑,乐道:“不知道的,还以为少主他走路忽见宝,着急捂住呢!”

  灵鸳也忍俊不禁,笑道:“而且按照师兄他这个姿势来推断,定还是件大宝!”

  一旁,温馨小嘴儿一撇,心道:哼,看样子,你这死人比在欢欣之森那次还要高兴吧?

  不过,她现在的神色,倒是非常轻松。

  嗯,他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并没有发现自己恢复神魂的事。

  以后,就这样维持下去吧。

  温馨斜瞥了眼笑意盈盈,含情脉脉的兴鹿霞,道:“喂,蠢鹿,去给我拿些灵心核桃来,本贵客要吃!”

  兴鹿霞一听,心中老大个不乐意,再一看,只见姓无的大马金刀坐在藤椅上,小小的身板,竟有女王的气质,顿时更加不岔,但想到自己身为地主,也不好推脱,便火急火燎地飞去库房了。

  好在路途不怎远,约莫两三刻就能往返,也不算太累人。

  “诺!”她把那袋子物事一抛。

  “谢了,”温馨颔首示意,食指点了点嘴唇,眼眸霎时瞪大,“哦对了,还有一种名叫西尼的仙果,我也很喜欢吃,麻烦你再去跑一趟吧。”

  兴鹿霞小声嘀咕了句屁事多,又风风火火飞去,不多时,又风风火火地飞回来。

  “诺!给你!”

  “呀,还有一种名叫朝思的仙果,我也很喜欢吃……”

  这下,兴鹿霞总算明白了,姓无的拿自己开涮呢!

  她猛一甩袖子,没好气道:“吃吃吃,你化成蛆虫吃去吧!”

  温馨装作怔了下,不可置信道:“你,你敢骂我?”

  “骂你怎么了?”兴鹿霞冷笑一声,身形暴起,再猛然下压,“本小姐还要打你呢!”

  两人混作一团,在地上滚来滚去。

  看了眼正手忙脚乱的众女子,站在云彩后方的某个蒙面黑衣人暗暗咋舌。

  扶兄,你的后宫,起火了啊!

  与此同时,圆形校武台上。

  肥胖年轻人跟独眼老者的斗法,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。

  仙法满天飞,法器遍地走。

  这已经不像是点到为止的比武了,反而更像是拼命的实战。

  但,两人并没有使出什么阴损的物事,或者另类的魔功,皆是堂堂正正的明面攻式,发动的同时,嘴里还会喊出术名,显得极为体贴。

  “虎裂圣爪!”

  “碧炎雷!”

  “冰蛇神闪!”

  “赤狱焰!”

  到了最后,两人干脆不做防御,也不见招拆招,都十分默契地高举双手,憋出一个巨大的灵力球,然后,又将其浓缩在手心。

  砰!

  两人的身形晃动时,原地炸出一声响亮的炮响。

  独眼老者莫炎边贴地飞奔边咬牙喊道:“李冬卿!”

  “莫炎!”肥胖年轻人李冬卿也在狂冲,葫芦脸上的肥肉,随着他的跑动颤动不止。

  “李冬卿!!”

  “莫炎!!”

  两人转瞬相撞,猛然对波。

  轰!

  渐渐扩大的炽烈光亮,宛如一轮初升的太阳。

  场外那些境界低微的弟子们,无不是以手遮眼,生怕亮瞎了自己的招子。

  李冬卿和莫炎使的是互相排斥的双性法术,按理说,之后的响声,应该连绵不绝,愈发震耳才对,可很奇怪的是,除了第一声声响外,后面却半点声音都未曾听着,安静得有些可怕。

  作为裁判的童颜鹤发老者眉头一皱,隐隐觉得有些不妙。

  也就在他刚想动作,去制止场上的两人时。

  隆隆隆!

  校武台上,忽然如同永夜般黑了下去,紧接着,又变得明亮非常。

  狂暴绝伦的气机四下散溢,眨眼间便撞了圆润的灵气罩。

  这仙人所做的手笔,竟开始越撑越大。

  啪!

  大风起,光蛇游。

  方圆八十丈内,草木翻飞,地震如湍河,狂涌不止。

  就连特制的校武台,也没有幸免于难,塌陷了足足十多丈。

  只一瞬,这里已天翻地覆。

  而首当其冲的李冬卿和莫炎,身上的衣衫已然破破烂烂,露出了白花花的肉体,昏迷在正在倾斜一边的校武台上。

  眼看两人就要滑落到石缝中,华光一闪,他们身旁出现了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,华光再一闪,三人成影。

  “止颓!”

  有苍老的嗓音喊道。

  数十道身影从虚无中应声飞落,分散在遭殃的硕大圆地周围。

  五颜六色的光芒此起彼伏,不一会,李冬卿和莫炎搞出的法术余波,便被拾掇得老老实实,干干净净。

  “喝!”

  随只见他们凭决齐力,将狼藉的地面,翻飞的草木,和塌陷校武台都归回了原位,乍一看,怎一个完好如初了得。

  云彩上的寻意赞道:“法可使事物毁灭,法也可使事物恢复,而能使这般规模都恢复如初,甚至还更胜以往,想想都绝非易事,兴妹妹,你家的仙人们当真了不起啊!”

  兴鹿霞螓首微抬,洋洋得意道:“那是自然,青上古城里,没有一个废物!”

  温馨歪了歪头,道:“你不就是?”

  “你!”兴鹿霞一下就火了,捋起袖子,“来啊,看看今儿个谁是废物!”

  坐上藤椅上的温馨一拍扶手,大声道:“来就来,真当我怕你啊,你不就是仗着你现在的境界高,欺负我境界低呗,你有什么可豪横的?”

  脸色铁青的兴鹿霞伸出一根青葱手指,恶狠狠道:“就算是同境界,本小姐也能单指碾压你!”

  “同境界?单指?”仿佛听了个天大笑话的温馨一头栽倒在云,躬着身子哈哈大笑,少顷,眼泪都笑了出来。

  装十三失败的兴鹿霞俏脸一红,双手交叉于胸,把头扭向一边,懒得理那可恶的人。

  她自己也明白,若按着千年前的战绩来说,同境相争,几乎没有人是无忧的对手,‘镇世妖帝’‘不败女帝’‘隐灵真仙’等等的称谓,一个比一个可怕。

  有传言称,无忧可上击九重苍天,下扫九幽冥界,都不带喘粗气的。

  可就是这么一个猛人,居然被人打服气了……

  那袭昂扬于世的白衣,踩着她的脸,哦不对,踩着她的脚,也不对,总之,就是踩在某个十分关键的部位上,潇洒散去手中天象之剑,轻笑道:“你服不服?”

  “俺不服!”

  绿发女子挣扎着,不管是身,还是心,都不服。

  “还不服?那我可就要把你衣服脱了!看你服不服!”

  白衣男子伸出手心向上的大手,从小指开始,循序握成一个拳头。

  “流氓!有本事,你就把俺征服!”

  绿发女子轻蔑地嗤笑一声,眼神鄙夷。

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白衣男子点点头。

  接下来的事情,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,水到渠成。

  那时,正在天气门牌坊下,痴痴等的兴鹿霞并不知道这事,不过,她还是从小道消息上,知晓了一些真假不知的相关流言。

  最得兴鹿霞心意,或者说她最愿意相信的,便是‘被吊起来打’这个版本了,要问为什么,那自然是因为听着心情就格外舒畅。

  笑笑笑,我让你笑!

  见温馨笑得直不起身子,兴鹿霞大感不满,心道看我不把你的黑底倒腾出来,让你出个大糗!

  她勾了勾手指,道:“无忧姐姐,你且过来,我与你说些贴心话儿。”

  听兴鹿霞喊得亲昵,脸又笑得跟狐狸似的,温馨打了个大冷战,道:“无事现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

  “哎呀,”兴鹿霞弯着手臂一挥手掌,同时缓慢眨下眼,“人家才不是什么坏人呢,无忧姐姐,你就过来嘛……”

  她这话嗲声嗲气的,弄得温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“行行行,你别骚了,我这就过去!”

  一大一小的两个女子交头接耳一阵。

  “这就是你要说的吗?”

  温馨捂着嘴,眼中的泪水打着转儿。

  “怎么?”兴鹿霞以为姓无的这是急哭了,瞬时只觉神清气爽,“是不是感到害怕了?”

  温馨又倒在了云上,边拍着云边笑,好片刻,她才站起身,上气不接下气道:“谁告诉我是被吊起来打的?还用了十八种刑具?”

  “那当然是……”兴鹿霞指了指站在不远处,似在闭目养神的名秀,“我的好妹妹告诉我的了!”

  “你嘛……”笑得眼眶通红的温馨走到兴鹿霞身边,牵起她的手,“人倒是不坏,就是容易随波逐流,人云亦云,不过这不是毛病,从今天起,我勉强认可你了!”

  “啊?”兴鹿霞有些不解,随即恍悟,猛一甩开温馨的手,“谁,要你认可了?不知羞!”

  可她红彤彤的俏脸,却是藏不住喜悦。

  显然,兴鹿霞很高兴。

  也就在这时,下方传来了一声锣声。

  “第三百组,扶禄寿,冯山全,出列!”

  “啊~哎!”

  见对面那人开了朵七彩祥云落到校武台边缘,又不停翻着跟斗朝自己接近,温言有些无语。

  喂,你穿得这般花哨,行事能不能低调点?

  哥的风头全被你抢去了!

  两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,才先后作了个道揖。

  站在他们旁边的童颜鹤发老者点点头,但并没有离开,或者喊开始,而是环顾一圈周围的弟子,声如洪钟道:“因为莫炎,李冬卿这两个弟子使用强提境界的功法,违反了比武规则,情节十分恶劣,经长老会慎重决定,将他们逐出青上古城!”

  场外那些正襟危坐的弟子们一听,如被冰水浇身,从头冷到后脚跟。

  原来,这不是空话啊……

  “希望接下来的比武,不会再有这种情况发生,否则,按上例处理!”

  童颜鹤发的老者蓦地转头,看向场中的两人,“明白了吗?”

  温言和冯山全连连应是。

  不知为何,冯山全总觉得四长老的目光,落在自己身上多一些。

  他偷偷给童颜鹤发的老者眨眨眼,那意思仿佛在说——

  放心吧,弟子一定会尽心尽力演好的!

  四长老也微不可察地眨眼回应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但这一幕,还是让心细的温言看了个正着。

  喂,不是吧,这青上古城的人,怎么感觉都有龙阳之好?

  等下,不会又来那个巨汉的招数吧?

  温言菊花一紧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