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七十三章 锁男

我的书架

第七十三章 锁男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  咚!

  锣声悠长持久的余音中,紧夹着一句响亮至极的开始。

  云彩上的窃窃私语,也霎时安静下来。

  无数的目光,都集中在场中的两个人身上。

  温言恍惚的神色一冽,立即扎个进退皆可的马步,警惕地看着对手。

  因为怕前身身份,乃至现在的身份暴露的原因,所以他不能使用有天气门影子的高阶法术,更不能施展具有代表性的天象法。

  整个比武,都要小心翼翼,避免露出马脚。

  好在温言对寻常的法术也十分精通,应付当下这并非生死攸关的场面,倒不算束手束脚。

  他仰头闭眼,长长地深呼吸几次,力求体内的气机,达到‘静’却又‘巅’的最佳的状态。

  见温言不做攻势,也不做防御,冯山全暗自着急。

  姑爷啊,你啥也不做,让我怎么演?

  既然这样,我只好用激将法了!

  冯山全虎躯一扭,撩起衣衫的下摆,向温言展示,咳、露出自己那丰满的臀部,边拍边轻蔑地叫嚣道:“喂!姓扶的,你是不是个男人?磨磨唧唧的!”

  温言一听一看,激灵灵打了个大冷战。

  此时,他不是怀疑了,而是笃定对面这厮有断袖之癖!

  且……

  还是有某种恶趣味的欢人!

  一时间,温言精神高度集中,同时,还穿上一套有着厚实钢片的盔甲。

  这是一场不同于以往的战斗!

  关乎贞节!

  一定要小心为上!

  他这全副武装的式样,看得冯山全懵了圈。

  姑爷啊,你断不用如此谨慎,我一沾就倒!

  冯山全等了片刻,却迟迟不见伫立原地的温言有所动作,不由有些着急,咬咬牙,心念一动,身形随之贴地而飞,化成一抹光彩四溢的流光。

  此间,他的口中还喊着:“钻木取火!”

  嗯,这招呢,表面看上去气势十足,内里的气机其实很微弱,一看就知道是稀松平常,一掰就碎的蜡样法势。

  冯山全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在局外人无法察觉的前提下,将自己硬送过去,给姑爷、给长老、给门主制造一个合适的交待。

  可他的这番好意,终究是被急忙闪向一边的温言辜负了。

  你大爷的,下这种拙劣的套子,哥看不出来就自戳双目!

  对面这货指定是故意大开空门,来骗自己动手,然后,他再利用等级压制带来的便利,行些龌龊之事对吧?

  端的是好心机,好算计!

  不过,我是不会上当的!

  暗自分析到此,温言情不自禁摸了摸覆在脸上的面甲,心道自己长得莫不是真的像小白脸?

  等此事了却,一定要把它晒黑!

  正见此景的冯山全气得跺跺脚。

  你愣啥啊姑爷,快上来干死我啊!

  而他这副有点小儿女姿态的模样,也被温言看了个正着。

  我去,眼见为实,不是哥冤枉他啊!

  这人真的有毛病!

  想罢,温言猛地倒掠,与冯山全拉开足足二十多丈距离,这才稍稍安心些。

  姑爷这也太猥琐了!

  冯山全的额头挂满黑线,就连眼眸都空空洞洞的。

  没了张良计,那只好用过桥梯了!

  姑爷啊,长老啊,门主啊,别怪我霸王硬上弓啊!

  他身形一晃,消失在校武台上。

  纵使温言灵识全开,竟还是侦探不出冯山全的位置所在,仿佛,他已经和虚空融为一体,再无迹可寻。

  “十八重玄甲盾!”

  温言结印暴喝一声,头上的红带和发梢无风舞动。

  随只见一层层颜色各异、形似龟壳的气罩,迅速叠加包裹在他的周身。

  不多时,一个冒着土黄色荧光的椭圆大蛋,便呈现在校武台上。

  乍一看,活像一只包得严严实实,准备入火坑而烘的叫花鸡。

  “嘿!”温言身后的虚空中,突然透出一个面带淫笑,四肢张开的大汉,将他牢牢环抱而住,“强人所难!”

  浓厚的男子气息灌鼻而入,让温言打了个大哆嗦。

  可随着他的剧烈挣扎,身上的束缚感,却是越来越强。

  温言干脆不做躯体上的动作,而是猛一仰头,以后脑勺做武器,直逼对方的面门。

  砰!

  血花纷飞,两眼翻白的冯山全倒在了地上,抽搐不定。

  唰一下。

  场中,多出了个四长老。

  唰一下。

  他携着冯山全消失不见。

  咚。

  “扶禄寿,胜!”

  瞬时间,校武台上又只剩下呆呆愣愣的温言。

  初秋的小风一刮一卷,别提多冷清了。

  这特么的,青上古城的人是花瓶做的吧?

  怎地如此不堪一击?

  温言腹排着,大感无趣地走了台。

  ————

  第三日的早晨。

  本次比武,报名的共有一千多组,但因为自身资质或者什么原因,真正能上场的只有六百余组。

  经过前两天的紧张选拔之后,胜者组的数量为一百组。

  其实,按照预估进度来说,这次比武需要六天的时间才能堪堪走完,而且,这还是在弟子们不墨迹的前提下,所产生的结果。

  可看得困乏的张梦竹等不了了,兴鹿霞也等不了了。

  于是,她们便动用绵薄的权力,更改了一些比武规则。

  其中最变态的,莫过于‘上场不能超过半刻钟’这条。

  试问,谁能在境界相差不大,又是一脉相承的情况下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撂倒对手?

  做梦去吧!

  对此,参武弟子们的反应也各不相同。

  一是嘴上笑嘻嘻,心里苦兮兮的,这一类人,一看就知道是逆来顺受的主,本事高不成低不就,又不肯放弃掉二小姐的温暖怀抱,只能咬着后槽牙死撑。

  二是不惊反喜,更加迷之自信的,这种更不用说了,仗着自己的境界高,觉得无敌了呗。

  三是嚎啕大哭,高喊弃权的,这……

  唉,这世界,终究是看实力的啊!

  咳,其他的参武弟子再怎么牛十三,比得上周身环绕着莫名光环的温言?

  他过五关,斩六将,一路所向披靡,全无一合之敌,十二胜零败的斐然战绩,遥遥领先各路对手,位列胜者组的榜首。

  点指可让人口吐鲜血,下半生不能自理,抬脚可致人昏迷,重症不得治。

  一个字,猛。

  当事人此刻很尴尬,正坐在云彩前端的藤椅上,怀疑人生。

  得益于他在场上的神勇表现,收获了一大片不明就里的拥护者,正在后方喊得脸红脖子粗,撕心裂肺的呢。

  温言现在终于明白了,自己就是这次比武的黑洞!

  好家伙,你要是愿意,直接把你女儿送过来便是,哪还用整这出?

  他都做好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争得魁首的决心了。

  竟没想……

  不过,结局倒是不赖。

  既免去了暴露身份的危机,又不用出力气,装装样子就能白捡一个老婆,这种好事,上哪找去?

  兴鹿霞见温言听了自己的话语后,眼神一直阴晴不定的,无处可放的双手顿时不安地抓着裙子,脑袋微缩,“疾哥哥你别生气,这都是我的主意,娘亲她只是帮衬,不要怪她,好吗?”

  蒙面黑衣人温言哑然失笑,传音道:“你误会了,我这是在高兴呢!”

  “真的?”兴鹿霞眨眨眼,有些狐疑。

  “那自然是真的,”温言站起身,拍了拍衣衫上莫须有的尘土。

  兴鹿霞抿了抿薄薄的丹唇,柔声道:“加油。”

  温言点点头,仔细看了侧旁的佳人。

  神若小家碧玉,色仿倾城皎辉,身似窈窕楚柳,最可贵的是,她还有一颗赤诚如神火的心,历经千年仍不熄不悔,男人理想中的最好,已不外如是了吧?

  莫问前尘事,别求未来遥,吾愿争相渡,守得当下安。

  “你真好看。”

  温言轻笑声,从云彩前端俯冲而下。

  兴鹿霞怔了下,掩嘴无声地笑了。

  片刻后,故技重施的温言,从草丛大摇大摆走了出来。

  咚!

  “第十三组,扶禄寿,鳌斯卡,出列!”

  温言心念一动,闪到校武台上。

  他的对面,也出现了一个身材颇矮的人。

  齐眉的刘海呈八字,搭在两边的额角上,相貌是一言难尽的歪瓜裂枣相,滴溜乱转的眼睛倒是挺显机灵,救活了一些精神气。

  “开始!”

  声响刚起,鳌斯卡猛踩地面,离弦之箭般前掠,同时,双手飞速结雷印,结风印,结……总之,他结了很多印。

  准备将对手一指点杀的温言愣了愣,却是想不到来人不按套路出牌,上来就搞动作。

  这个不是岳母大人安排的弟子?

  温言眼睛一亮。

  难得的是个漏网之鱼,不容易啊!

  他飘逸且急速地朝上空飞去,刚在灵气罩顶处挺稳身影,手掌便是一扬,对准下方逐渐放大的小黑点,“梵压!”

  呲呲!

  一尊由火线勾勒而成的宝塔,骤降而去。

  正在上浮的鳌斯卡嗤笑一声,随手甩出五张符箓,“五行囚牢!”

  一只交织着金木水火土属性的大碗,凭空生出,把借着风势不断壮大的宝塔全盘吞下,再反哺己身。

  紧接着,大了一倍有余的大碗,以摧拉枯朽之势直冲而上,期间,它还游刃有余地将洒下的密集光雨弹向四周,且自身并无损伤,反而愈发亮丽,其威能和防御力,可见一斑。

  在这瞬息之间的短暂较量中,先发制人的温言,倒是处在了下风,但他并不着急,仍是老神在在。

  等到那顷刻间就要触及自己门面的大碗袭来,温言才以轻轻抚琴般的手法,在碗体上接连点过。

  ——人有浮络经筋,窍穴,可载灵气而行,吸可收复流转,蕴藏脉下以温养崇神,呼可特立纵贯,表以形态而成术。

  法器自然也有,若是理清后再破坏这些关键的结构,它必会不攻自破,比强打猛摔之类的生蛮办法,来得容易百倍。

  可要做这种精细活儿,没点胆量和多年的造诣支撑,无疑是痴人说梦。

  因为,法器的种类太过繁多,内里的‘乾坤’更是因人而异,百花齐放千变万化,一个不小心,只会落得满盘皆输的下场。

  所以,‘拆穴’这种危险的事情,只有一些浸淫此道千年乃至万年的大能,或者自诩能力高超的铁头娃才敢这么干,一般人,是绝不敢这么干的。

  “你疯了?!”

  鳌斯卡的眼皮狂跳了几下。

  他怎么也想不到,姑爷居然会是这般行事。

  喂,不要乱搞啊!

  我可是要拿演戏魁首的男人啊!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