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七十八章 监视

我的书架

第七十八章 监视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  其实,左丘菊也发现了这个问题。但她想来可能是因为两人许久未见的缘故,导致温言难免生出相逢的激动。就如同自己一般,倒是可以理解的。况且,他还是那种心身极其不一的人。或许,这是不可逆的吧?

  心念至此,左丘菊打算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由着温言去好了。然而,她却是低估了眼前这个男人。才不过瞬间,他的蹭蹭之势,便直逼自己的各处感官。

  好似火烧电击般的感觉,让左丘菊从头颤到脚跟。她猛地抬起头,只见温言嘴角上挂着的邪笑。眼中,有种奇异的光线,正直勾勾,炙热地从自己的脸上,缓缓移到身下。那是……饥饿的大灰狼寻得猎物,要大开血口的狰狞模样!

  左丘菊用尽全力一把推开温言,同时惊呼道:“啊!色魔!”

  随只见,有黑影飞袭出去。

  咚。

  这下,是轮到撞在后面厚实冰墙上的温言头晕眼花了。他捂着后脑勺,痛得龇牙咧嘴,口中还呻吟道:“好好的,前辈干嘛带球撞人?”

  起先,左丘菊很疑惑,但她看了眼有些开阔的胸前后,便霎时恍悟了,气得随手拿起一个冰椅,对准温言就是一甩,“去死!”

  也不知道温言是怎么想的,居然不闪不避,反而昂扬着脑袋,任由那冰蓝的流星砸向自己的面门。

  咔!

  冰椅裂成了碎块。温言那首当其中的鼻子,虽仍是挺立非常,不似伤状,但那两个孔洞中的血,已汹涌到了下巴。纵使这般,他倒笑意吟吟,道:“假使前辈还不满意的,可以再丢两个过来,我命贱且硬,不碍事的。”

  这一幕,左丘菊实是料不到的,在她预想中,温言应该躲向一旁,嬉皮笑脸,对着自己说些没羞没躁的胡话……

  “你疯了?!”

  左丘菊骂了一声,跪爬着奔到温言身边,接着,她在自己无名指上的储物法宝一阵翻找,拿出几瓶疗伤的丹药,拔开塞子,抖出几颗。

  “先止血!吃!”左丘菊捏着温言的嘴,将手中的花花绿绿生蛮怼进他的口中。

  “唔……”温言象征性地颠腾几下脚,随即主动吞咽下去。

  还别说,都是薄荷味的,挺好!

  舔了舔嘴唇的温言胡乱抹了把人中,顿时沾了一手猩红。他边和左丘菊对视,边偷偷拿起她的裙摆擦拭干净,笑道:“几日不见,你的美丽,超乎我的想象。”

  左丘菊哪会不知温言的小动作,只是不想再节外生枝罢了。她白了他一眼,嗔道:“油嘴滑舌!是了,你定是在外面浪欢了,跑来我这里嘚瑟来了是吧?”

  温言一怔,哈哈大笑,问道:“怎么,你很关心这个?”

  “哪,哪有?”左丘菊俏脸一红,颊上的粉黛,竟遮之不住了。

  “在这里,过得好吗?”温言话锋一转。

  左丘菊摇摇头,又点点头,道:“习惯了。”

  “等我哪天有空了便跟门主求情,让他放你出去。”温言拍了拍左丘菊的肩膀,此间,还顺势揉了揉。

  “不用!”左丘菊连忙摆手,低下脑袋,“关不够百年,我不会离开这里的。”

  温言看了眼毫无禁制的周遭,自由进出的大门,当下也明白,左丘菊这是在为自己的罪行赎罪。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所犯,她有这个心,就足够了。毕竟于现在看来,这个结果,总归是不差的。远比被剥皮抽筋拿去暴晒,或是就地处死来得更好,起码,还有活路可言。

  “那么,”温言站起身,摸了摸左丘菊的蓝脑袋,“我们百年之后再见咯?”

  “啊”左丘菊愣了下,急忙站起身,紧紧抓住温言的手,“你不来看我吗?”

  温言疑惑地看左丘菊一眼,问道:“看你做什么?”

  听到这话,左丘菊气得一脚踩在温言的靴子上,奋力碾了碾,然后转身冷道:“滚吧。”

  看着那起伏不定的背影,温言扯了扯嘴角,转过身,往门口大踏步而去,头也不回地抛下一句,“前辈,多保重身体。”

  左丘菊蓦地冲刺到门口,猛地一合冰门,“滚!!”

  温言那慢其他部位一截的屁股,差点遭了殃,与来时,却又如出一辙了。

  他顿足回望一眼,叹口气,冲飞而起。

  屋里,以后背紧贴着冰门的左丘菊捂着嘴,无力滑落在地,不时,有忍不住的呜咽声响起,这一幕,持续了很久,很久……

  诚然,她十分舍不得温言。

  可时势终究如此,任凭左丘菊再怎么不愿,给出的交待,和自己的情感,都无法兼顾到位,难以两全的了。

  而另一边,温言已飘掠空中,周围的景色很美,但他已无暇观览,只是木然的,仿佛没有目的地似的往前去。

  正此时,温言的心中,忽然炸起一句:“小扶疾,你倒挺狠心的嘛,她多好的一个美娇娘啊,就这么轻易放弃了?”

  温言没好气道:“关你什么事?我还没说你呢,老藏在我的储物法宝里偷窥这偷窥那,弄得我做些私活都不自在。”

  华光一闪,他的身旁,出现了一个由乌光幻化而成的朦胧身影。

  随只听,一本是道刀的慵懒嗓音响起:“私活?什么是私活?”

  温言瞪她一眼,道:“就是大小便!明白了吧?!”

  一本是道刀上下打量温言一圈,掩嘴笑道:“你的心可是老成老成的了,还装那个清纯,再说了,你穿衣服跟不穿衣服,在我眼里都没什么区别,用得着这么在意吗?”

  “哪来的歪理?”温言定下身形,以恶狠狠的凶相望着一本是道刀,“你要是不施展瞳术,用肉眼能看得清里边?说白了,你就是馋我的身子,下贱!”

  听他这么说,一本是道刀可就不服气了,义正言辞道:“谁没事总维持着瞳术啊,不显得闲的慌么,我这是出于你的安全着想,帮你观察四周的情况呢,至于看你,那都是附带的,不经意间发生的事情,是无心之失,这也能拿出来说事?”

  “屁话!屁话至极!”温言更不乐意了,鄙夷地给了一本是道刀一个中指,“这里是我家,还能发生什么不测不成,要我说啊,你就是打着维护公家的旗号,冠冕堂皇地行自己的方便罢了。”

  一本是道刀撇撇嘴,满不在乎道:“随你怎么说,反正我就这样!”

  温言只觉如鲠在喉,面色都涨得通红,少顷,他缓缓吐出一句:“既然如此,那你总得做得公平一些吧?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 一本是道刀歪着头,很是不解。

  “只能你看我,我却不能看你,这不是摆明了是我吃亏吗?”温言一摊双手,“从今天起,你也要对我坦诚相待!”

  “咦?”一本是道刀娇躯一颤,又啧了声,“原来你费尽心思绕了半天,就是为了看我的……啊?”

  “怎么?”温言一挑眉头,嘴挂不屑,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?”

  “不是啦,”一本是道刀扭捏几下身子,“只要你愿意,只要你想,人家,也不是不能迁就的啦。”

  温言眼睛一亮,兴奋道:“那你还不快拿出些诚意来?”

  一本是道刀瞪大眼眸,震惊道:“就……就在这里?”

  “找一处无人的地方?”温言提议道。

  一本是道刀突然噗嗤一笑,乐道:“小扶疾,你且看我现在这副模样,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“嗯?”温言睁大眼睛,细细打量着一本是道刀,好片刻,他哆哆嗦嗦着嘴巴,“莫非,你现在就是光着的?!”

  “可不是么!”一本是道刀得意地转了几圈,接着,她飞到温言近前,点点他的鼻子,“你的龌龊计划,泡汤了呢!”

  脸色铁青的温言一言不发,转过身,朝着苦乐峰火速飞去。

  身后,一本石道刀的话语传来:“喂,你不要看吗?人家就站在这儿呢,让你看个过瘾,看个够!”

  温言懒得回嘴,脸上,是如释重负的灿烂神色。因为,经过此事后,他发现自己身上,那好像有人的目光如影随形的感觉,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  这就说明,那个唤作简洁的刀灵收回了监视瞳术。

  叫温言如何不开心?

  虽说她这个行为,是可能出于某种安全顾虑,好心之下对自己做出的保护措施,但,那种于人前不是裸体,却胜似裸体的一丝不挂感,始终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回到苦乐峰,温言左顾右盼,仍是见不着寻意等人的身影,不由有些纳闷。

  ——怪哉,她们又不是什么真的大忙人,怎地刚回来,就火急火燎地不知去了何处呢?而且,这都过了半日不止了!

  他扭头跟那个漂浮在半空的刀灵说道:“简洁小姐姐,你不是长了双水汪汪的千里眼么,那你帮我看看,她们究竟去了哪里,为何这么久都不回来。”

  听温言借机嘲讽,简洁倒不是很在意,只是点点头,眸中乌光大盛。

  此刻,天气门中弟子惊疑不定,皆有种被上苍俯视的不妙感。

  难道是天劫要到了?

  禁地深处,某老怪喃喃自语。

  好一会,简洁收回目光,道:“也没什么,就是在跟你爹和你娘亲他们聊天。”

  “聊什么能聊半天不停息的?”温言好奇道。

  简洁轻笑道:“没什么,就是一人说一句你的坏话,谁说的多谁就赢。”

  温言哭笑不得,道:“寻意总不会参与其中吧,还有,这关赵铁妞什么事?”

  “没,她们两个好像去碎星秘境修炼去了。”简洁答道。

  “这还差不多,”温言点点头,“千年灵潮将近,我也该做点准备,提升点修为了,免得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,就不太好了。”

  “小扶疾你要闭关?”简洁飘落到温言身边,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子。

  “不是,”温言拔起身形,往峰后飞去,撂下一句,“整个炼器房玩玩。”

  “咦……”简洁一脸嫌弃,跺跺脚,也跟了上去,“你不是有我了么,还炼那些个破玩意作甚,瞧谁不起啊?”

  “非也非也,不要歪曲我的意思,”温言摆摆手,“我只是想做些一次性的法器,好趁敌人不备时狠狠阴他一记,这样省心又省力!”

  简洁忍俊不禁,笑道:“也亏得是你,正常人可做不来这事儿!”

  随后,她又问道:“咱家门里,不是有许多炼器房么,嗯,你前身的原住所那里也有,为什么还要再建一个呢,你,是多动症吧?”

  这话,属实是把温言问住了,他微张着嘴,哑口无言一阵,这才硬着脖子大声道:“你懂个屁,这叫狡兔三窟,不嫌多的!”

  “你……”简洁促狭地看着耳根通红的温言,“是忘记有这茬了吧?”

  只觉脸上无光的温言伸出手,向简洁不耐烦地挥动着,道:“去去去,你该哪玩哪玩去,不要妨碍哥的炼器大业!”

  “是,”简洁刹停在空中,行了个让温言看起来格外别扭的万福,一闪而逝前,又打趣了他一句,“记性感人的陛下,炼器虽好,可不要贪炼哦!”

  “切,”温言对着空气嗤了一声,径直坠向自己于之前就挑选好的小土坡上。

  建造炼器房需要的材料,对比炼丹来说,不算繁多,但也不少,比如淬火炉,锻造宝台,强化炉,过青池,调属箱……

  当然,这一切是在有一块很宽敞的空地前提下,才能陆续建起,完善。

  说干就干,温言操起一把体型可大可小的法铲,对此处的花草树木土上下翻飞。

  华光阵阵。

  这里渐渐秃了顶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