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诸界微尘里 > 第七十九章 祭天

我的书架

第七十九章 祭天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温言满头大汗地忙活好些时辰后,炼器房,终于算是大功造成,从远处看上去,外表倒是和寻常木屋并无两样,可一旦走近前去细观时,便会发现它整个架构的衔钉拼接,极其粗制滥造,不仅是模样歪歪扭扭的,墙体上的裂纹也很多,木板与木板之间的缝隙,还可以侧伸过一个手板,俨然像是似塌未塌的危房。

  温言却是点头拍手,口中大呼完美,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,紧接着,他便迫不及待走进炼器房中,再头也不回的顺脚一勾,砰地关紧大门。

  与此同时,外墙中央的裂纹,蓦地骤闪出带着符文的光芒,如同涟漪般缓缓扩散流通,顶尽之后又收缩而回,一张一翕间,与呼吸无异,而那些缝隙,有黑雾涌出,蒙蒙升腾,将炼器房收敛不见。

  这里的景象,竟变得和未动工之前一毛一样!

  墙上的裂纹,其实是强固化阵法,以防止炼器失败,炸得周遭满目疮痍,毕竟,有猛人曾自诩技艺超群,直接省去这重要的一环,结果是,他炼器失败后所产生的大爆炸,轰得两三座山峰都归作了虚无。

  现在,这个铁头娃总算学乖了,布下的强固化阵法,都是按照自己当下所能施展出的最高阶级,来进行规划的,足足有十八重之多,可想而知它防御力,包容力,只要不是乱搞什么神兵仙器的大手笔,应付一些小打小闹,自然是卓卓有余。

  雾气,其实是隐匿和隔音两用的阵法,防止屋里和外界互相吵扰,制造出一个相对安静舒适的炼器环境,避免因为“你妈喊你回家吃饭”“你老婆快生了”“你家的小强死了”类似的破事,而偃旗息鼓。

  温言点燃炉火,待到火候足够,他便从储物法宝里拿出一堆物事,送进炼器炉内,开始漫长的淬火过程。

  既然是一次性法器,温言自是不舍得用最好的材料,选的,皆都中中庸庸,力求能起效果就成,他也明白,这种阴险的东西对修真者而言,上限低得可怜,几近挠痒,而下限,强到可怕,所谓的正中下怀,估计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
  没错,温言的想法是——打得低境修士嗷嗷直叫,哭爹喊娘!

  他现在所炼的,是一种叫‘回旋花镖’的投掷类法器。

  当然,喜欢连环的温言,肯定不会让它这么‘单纯’的,比如什么放射型小阵法啊,触碰就炸的小阵法啊,使人产生幻觉的小阵法,等等等,能塞多少,那就塞多少。

  这样,总不会愧对‘花’之名了吧?

  等到回旋花镖炼够数量,温言还会尝试炼一些陷阱类的法器。

  咳,一脚踩下去,必定原地大升天?

  这是不可能的啦,哥是这般善良的人啊。

  什么,修真者大多是在飞,不会着地?

  那就加几个‘敛息敛形’‘气机锁定’‘飞行’之类的小阵法,不会太为难吧?

  想着想着,温言流下了口水。

  一晃,已过去半日。

  疲劳的温言,有气无力地出了炼器房。

  “这都见月亮了啊?”他抬头喃喃自语道,眼中,有神光炯炯。

  这次炼器,以一字表之,值!

  一共出产八百多枚回旋花镖,五百多个‘地惊雷’,如若君入瓮,就问你死不死,不死?软仙散!迷神散!还不死?哥的真身到了!

  “师兄,你在傻笑什么啊?”

  一道清脆嗓音突然在温言的耳畔响起。

  温言鼻子动了动,扭头定睛一看,笑道:“原来是师妹啊,有事吗?”

  灵鸳微微低头白了温言一眼,双手不安地玩弄着裙子,扭捏着娇躯嗔道:“没事就不能找师兄你了吗,我们现在,可是那种关系哦。”

  “然也然也,”温言乐呵呵地摇头晃脑,“我们是坚不可摧的师兄妹关系!”

  灵鸳一听,气得猛跺一脚,瞪眼道:“师兄你眼睛是长在屁股上了么,这时候还没看出来我现在有什么不同?”

  “嗯……”温言摸着下巴上下大量灵鸳一圈,后知后觉地大吃一惊,“咦,师妹你怎么换上裙子了,啊,你的头发怎么也盘起来了,嘶,你的脸……怎么红得跟猴臀一样?”

  “这就是你的遗言么?”灵鸳纤手一翻,现出一把长剑,随即将其放在温言的脖子上,冷盯着他,“我允许你再重新组织一下语言再说话!”

  温言哭丧着脸,双手一摊,劝道:“师妹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,干嘛舞刀弄枪,搬剑玩鞭,又是何必呢,又是何苦呢?”

  “少说废话,我不吃这套!”紧咬着贝齿,下唇用力抿着上唇,眼睛张得滚圆的灵鸳伸出空闲的手,一把抓着温言的衣领,将他提拉到自己近前,“师兄,你的脖子皮滑肉嫩的,经不经得起我这把杀猪剑的宰割呢?”

  胭脂水粉的香气,夹杂着女子的体香,扑进了温言的肺腑中,让他此前那炼器的苦闷,一时间全都抛在脑后,有些拨开云雾,神清气爽之感。

  温言抬起手覆在灵鸳的小脸上,用大拇指轻抚几下,微笑道:“师妹你以前的样子就很好看,根本不需要用这些东西来映衬的,说不得,还跌份呢,不过,这长裙倒是很好看,比你之前穿的那身,还更能体现你的美,至于你的头发……是有什么风俗说法吗?”

  “真的?”灵鸳顿时喜笑颜开,轻轻放开抓着温言衣领的纤手,再帮他细细打理着上面的褶皱,“师兄你喜欢的话,那我以后就穿这身了哦。”

  “好好,”温言温声笑着,复而指了指灵鸳头上那盘的极高的橘发,“干嘛要梳理成这个样子,不嫌累赘么?”

  “嗯嗯,”灵鸳点点头,轻吐兰气,“它可麻烦,可重了,人家的小脑瓜,都要把持不住了呢,但寻意姐姐说这是已为人妇的装扮,不能免去的。”

  “你扯你师姐干嘛,”温言哭笑不得,心中知晓了个大概,“她都那样了……都没这样,你一个没那样的……干嘛这样?”

  灵鸳眨眨眼,不解道:“师兄,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,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?”

  “嗨,”温言摆摆手,一脸满不在乎,“等你长大了,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你还说人家小!”灵鸳恼得使出一记粉拳砸在了温言的胸口上。

  温言打了个哈哈,牵起灵鸳的手,抬脚往小屋的方向走去,“累了一天,我的肚子都有些饿了,好想吃烤鱼啊!”

  灵鸳的俏脸忽然变得通红,极小声喃道:“人家……人家才不会给你做饭呢。”

  听不真切的温言奇怪道:“师妹你嘀咕啥呢?”

  “啊!”灵鸳摇了摇头,简单盘好的长发霎时倾泻而下,“没,没什么。”

  温言笑道:“那就走吧。”

  灵鸳颔首道:“嗯!”

  两人飞身上天,片刻后,在小屋前落下。

  正忙着烧烤的温馨放下手中的活儿,小跑扑到温言的怀里,嘟嘴道:“哥哥,你这一日都去干嘛了,我们都快急死了都!”

  温言摸了摸温馨的小脑袋,微笑道:“忙~嘛。”

  “那一定饿坏了吧?”温馨挣脱开温言的环抱,兴冲冲跑到篝火旁,拿起一条烤鱼,又跑到他面前高高扬起,“呐,凉了就不好吃了!”

  “真乖,”温言点了点温馨的鼻子,扶着她的后脑勺走到篝火旁,找了张椅子坐下,边对着烤鱼下口,边含糊不清地疑惑一句,“我脸上有花吗,你们干嘛都这样看着我?”

  自从心事已了,性子便大开的兴鹿霞嘻嘻笑道:“老婆看老公,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,疾哥哥怎地这般多疑心?”

  温言不置可否,问道:“寻意和赵铁妞呢,还在修炼么?”

  故意晃荡着脑袋兴鹿霞答道:“嗯,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,我们……”

  温言看了眼兴鹿霞头上那跟灵鸳一样盘好的头发,一样的妆容后,便懒得理会。于他心中,已经有了答案。不用想,定是因为管事的寻意不在,这两个女子就放飞自我了。互相唆使,互相提意见,再互帮互忙,整了‘少女变少妇’这么一出。

  而此刻,兴鹿霞又含情脉脉的欲说还休……

  看来,她们是得了虚的名分后,要进军实的名分了!

  也就在这时,一旁的灵鸳附和道:“对对对,鹿霞妹妹说的对,夜很深了,师兄,我们还是快些去休息吧。”

  果不其然!

  现在才戌时四刻,还夜深,呸!

  温言皮笑肉不笑道:“你们要是累了,就赶紧去歇息吧。”

  对面的兴鹿霞站起身,款步轻移到温言身旁,蹲下身子,抓住他一条胳膊,媚眼如丝道:“这眼见夜黑风高,四下又无人的,前有饿狼咆喊,后有猛虎啸林,我们这些弱女子,难免会心生害怕,很想寻求一个有力,且安全的避风港呢。”

  灵鸳凑了近来,也搂抓着温言另外一条胳膊,然后闪闪缩缩地望了眼周遭,小嘴儿一扁道:“就是咯,此地远看山有恶相外露,近看水有毒物,上有妖气翻腾,下有魍魉隐伏,我们虽是不食烟火的仙子,但手无缚鸡之力的呢,还望神通广大的师兄,搭救一下才是啊!”

  见这两个女子装得似模似样的,又说得有趣,温言忍俊不禁,咳嗽一声,淡然道:“你们的意思呢,我明白了,嗯……你们先去洗个澡吧,完了在屋里躺好等我,我吃完这条烤鱼,随后就到!”

  兴鹿霞和灵鸳对视一眼,难掩激动之色,嗖一下,两人便都消失不见。

  未久,小屋里传来哗哗的水声。

  兼之女子的某种怪吼……

  温言会让她们如愿以偿吗?

  当然不!

  温言瞥了一眼正在卖力烤着丑鱼的温馨,朝她勾勾手指,传音道:“妹妹,快过来,哥哥与你有话要说。”

  极力掩饰难过之情的温馨勉强挤出一个笑脸,撒丫子跑到温言身旁,挨着他问道:“哥哥,什么话?”

  温言蹲下身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又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身后,嘴唇无声蠕动:“快上来,我们一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!”

  温馨眨巴眨巴眼睛,接着又猛地瞪圆,笑着麻溜爬上温言的后背,紧紧搂住。

  随只见,一缕青烟无声无息上升,消失在了朦胧的天际中。

  而屋里的水声欢声笑语声,持续好久之后,终是渐渐平息下去,灵鸳和兴鹿霞躺去床上,裹在被子里,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点着灯好,还不是不点着灯好的问题,说了一阵,也得不出个所以然,索性作罢,皆都安安静静的等待的温言的到来。

  可她们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,却是只听到了篝火的啪啪声,再无他语。

  两人大感不妙,忙穿好衣衫急急出了门。

  小风儿一刮,留下的,唯有寂寥二字。

  灵鸳和兴鹿霞往苦乐峰每个角落寻了个遍,仍是找不着温言的身影。

  这下,她们也了然了。

  温言在放鸽子……

  “我要杀师兄来祭天!”

  “我要杀老公来祭天!”

  愤怒的回音阵阵,响彻这片山峰。
sitemap